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

編按:東京如何從荒蕪之地蛻變為今日的模樣?跟著作家門井慶喜穿越到江戶城,看一個獨特的領導者與一群驕傲的職人,如何形塑出一座偉大的城市。以下內容摘自《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

第一話 遷河道

天正十八年(一五九○年)夏天,豐臣秀吉爬到相州石垣山的山頂上解手。
除了秀吉以外,當世第一大名當屬德川家康。秀吉俯視著下方的小田原城,對一旁的家康說道:
「你看看下面。」
聽得出來,秀吉的語氣很歡快。
「那座城就快打下來了。遙想戰國梟雄伊勢新九郎(北條早雲)叱吒風雲,北條家五代基業將近百年歷史,如今就要屈服在我軍之下了,痛快、痛快啊。」
在一旁跟著解手的家康也附和道:
「是啊,痛快。」
「家康大人,這場戰事一結束,我把北條家的關東八國都給你吧。相模、武藏、上野、下野、上總、下總、安房、常陸這幾個地方,生產力高達兩百四十萬石,這可是天下第一廣大的領土,你就收下吧。」
「承蒙大人厚愛,在下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據說,家康二話不說就接受了。這個故事,後來演變成關東孩童傳唱的一則典故。
──關東解手定江山。
當然,這是後世的說書人編造的故事。事實上,秀吉在攻打小田原的時候,的確有意把關八州讓給家康。不過,家康當下不知該如何回答。
「……」
聰明如家康,也沒辦法馬上答覆這個問題。
他先回到駿府城,跟自己的家臣商量。家臣異口同聲地表示:
「主公,一定要嚴正拒絕才行。」
每個人都強烈反對,還有人盤坐在地上,用力敲打地板。
「要是憑白給我們也就罷了,竟然要我們交出現在治理的駿河、遠江、三河、甲斐、信濃地區,關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有家臣氣到哭。
「表面上這是賞賜我們征伐小田原有功,其實真正的用意是剝奪主公的領地,肯定是這樣錯不了。領地裡的武士和百姓,從父執輩那一代就對主公心悅誠服,現在關白大人要奪走那些領地,無非是要削弱主公的勢力。果然狡猾,真是不懷好意的臭猴子。」
家康認真聽完每一個人的意見。
「唔嗯,你們說得都有道理。」
可是,他做出了一個很果斷的決定。
我打算答應關白大人的要求。」
「主公!」
家臣都被這個決定嚇到了,家康倒是面露微笑,彷彿看到什麼很好笑的東西一樣。
「畢竟是關白大人的要求,拒絕的後果不堪設想。況且,關東確實頗有發展性。」
「關東哪有發展性可言?」
另一位家臣否決了家康的說法。
「確實,關八州幅員遼闊,生產力自然不在話下。問題是,安房的里見氏、上野的佐野氏、下野的宇都宮氏、常陸的佐竹氏都尚未歸順。」
「主公馬上能拿到的,只有餘下四國而已。」
「而餘下的這四國,長年來臣服於北條家,我等舉著德川的大旗進駐,別說他們不肯聽從號令了,甚至還有可能激起民變啊,經營起來絕非易事。」
這種時候,家康懂得以退為進。
「諸位的憂慮,我很清楚。」
他先讚揚家臣的勞苦與忠義,接著說道:
「不過,還是按照我的意思來吧。我再說一次,關東前途不可限量。」
――主公失心瘋了。
每個家臣都認為家康瘋了。當年家康已經四十九歲,一般來說,這個年紀的人應該回顧以往的生涯,把該清算的事情清算完,並且準備好自己的身後事,以保子孫安泰。
所謂的放眼未來,不過是年輕人用來逃避現實的藉口。
「唉、德川家大勢已去。」
最後,此事就這麼拍板定案。
家康決定獨斷乾坤。
他回到石垣山的軍陣中,對秀吉表明心意。
「替換領地一事,在下就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此話當真?」
「在下豈敢虛言。關白大人賜予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在下只有感恩戴德的分。」
秀吉也五十五了,聽到家康的答覆,他開心得手舞足蹈。把礙眼的傢伙趕到邊陲之地,就是讓他這麼愉快。
「既然都說定了,那麼家康大人,你就盡快動身吧,趁這個月你看怎麼樣?」
「在下正有此意。」
「那好,你要在哪裡安頓?」
這是在問家康,他要先入哪一座城。
「這個嘛……」
「來人啊,拿酒來。」
都還沒入夜,秀吉就命人拿酒來喝,還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說到關東的中心,當然就是小田原了嘛。不管是城池或市鎮的大小,還是通往京城的距離,從各個角度來看都非那裡莫屬。不然鎌倉也不壞,那裡現在雖是無城之地,過去可是幕府的根據地呢。號稱源氏後裔的德川家,很適合那塊地嘛,城池再蓋就是了。」
不過,家康說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地名。
「江戶。」
「啥?」
「在下打算遷往武州千代田的江戶城。」
秀吉愣得張大眼睛,不再手舞足蹈。
「這樣啊。」
周圍的其他人也大感意外。
經家康一提,大家想起來確實有這麼一座城。百年以前,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太田道灌曾經以江戶城為根據地,過去也被喻為關東名城。但現在頂多是小田原的旁支小城,說是鄉下小城也絕不為過。
秀吉一臉狐疑,卻也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家康大人都這麼說了,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