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崛起 三種介面的故事

蘋果的崛起其實就是三種介面的故事:麥金塔作業系統、iPod的點按式選盤、iPhone的觸控式螢幕。其他設計都是為了和競爭對手、模仿者爭地盤。

○一八年八月二日,蘋果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價值超過一兆美元的上市公司。非要說的話,抽象的市值數據其實低估了蘋果的成就。蘋果公司製造上億人每天醒來第一眼看見的東西。蘋果公司的供應鏈能從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礦脈,開採提煉微量的稀土,嵌進地球最先進的電腦裡,並將整臺電腦運送到蒙古大草原。但蘋果的崛起其實就是三種介面的故事:麥金塔作業系統、iPod的點按式選盤、iPhone的觸控式螢幕。其他設計都是為了和競爭對手、模仿者爭地盤。

在友善使用者世界,介面可以建立帝國:一九七○年代以前,IBM用打孔卡式主機創造了一個帝國。之後,使用者圖形介面問世,讓蘋果和微軟從有利基的公司變成業界巨頭。(二○一九年四月,微軟緊追亞馬遜成為全世界第三間市值達到一兆美元的公司。)沒錯,蘋果在一九九○年代晚期差點陣亡。

賈伯斯回歸後那幾年,iPod的點按式選盤成為救蘋果一命的主力,成功讓瀏覽超長歌單變成一件有趣的事(歌單的樣式本身來自亞特金森為麗莎電腦發明的下拉式選單)。始終附有鍵盤的黑莓機,則在iPhone出現前開創另一個帝國。就連亞馬遜都因為「一鍵購買」的介面構想而成長。這項專利的價值高得驚人─亞馬遜授權專利給蘋果推出iTunes商店,進帳數十億美元。但它對亞馬遜的價值遠高於此。

一鍵購買排除線上購物的所有檢查步驟,讓亞馬遜在防止整籃購物車取消上擁有決定性的優勢。數份研究指出,平均百分之七十的購物車會被消費者取消,始終是線上零售商數一數二的大挑戰。一鍵購買讓網路衝動購物變得更不假思索,為亞馬遜提振銷量,幅度高達總銷售額的百分之五─亞馬遜的營業利潤率多在百分之二以下徘徊,所以這是非常驚人的數字。

除此之外,它也鼓勵亞馬遜的顧客保持登入亞馬遜網站─讓亞馬遜可以默默地在資料庫建立用戶檔案,成為能販售和推薦各種產品,而不限於書籍的平臺。要不是有Facebook的讚,說亞馬遜的一鍵購買是史上最重要的按鈕發明也不為過。

蘋果的兩大發明─使用者圖形介面和觸控式螢幕─其實是表兄弟,連接彼此的是一脈相承的隱喻。麥金塔作業系統以直覺化的物理互動特性,成為友善使用者的設計,正是想要利用對實體世界的直覺,創造自然的互動方式。兩者之間的連結就是桌面隱喻。觸控式螢幕並非什麼新的隱喻,而是改良過的輸入裝置。

首先,滑鼠游標在螢幕世界裡代替你的手,然後游標在螢幕可以感覺到你的觸摸時消失了。iPhone沒有脫離Mac家族,而是一項成就─終於能真正直接操控數位空間的東西了;泰斯勒從全錄帕羅奧圖研究中心跳槽到蘋果後,就是一直在推動這個目標。

說iPhone的邏輯來自桌上型電腦似乎有些奇怪,如果你從出生起就沒用過滑鼠,那你一定更不能理解。但證據就在:你輕點打開應用程式的方式;在主畫面拖曳程式的方式;應用程式這個概念;電子郵件、行事曆、新聞的發送功能;返回按鈕和關閉按鈕。這個邏輯很低調。我們不會再去注意桌面隱喻,因為我們不再需要它來解釋我們該如何使用現代電腦。

隱喻就是這樣運作的:一旦基本邏輯變得清清楚楚,我們就會忘記它們曾經存在。沒有人記得在汽車方向盤出現前,世界上有舵這種東西,但在沒有人開車和多數人開過船的年代,舵是一個自然的比喻。

一旦開車變得稀鬆平常,這個隱喻就消失了。我們在融會貫通新科技時爬上隱喻的梯子,每一階都幫助我們又再往上一階。事先假設讓我們對新科技的運作抱持信心。隨著時間推移,我們發現自己離起步踩踏的階梯愈來愈遠,最後將它們拋諸腦後,就像許多以船舵為靈感的方向盤設計─或像各種教西方人使用網際網路的隱喻。

《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圖/大塊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匡山、羅伯法布坎著《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友善設計如何改變人類的娛樂、生活與工作方式》,大塊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史丹佛最受歡迎的商業設計課

賈伯斯的敗部復活

史上最棒專案:iPhone紫色計畫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