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市場 已是個「大暗池」

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這些人稱為造市商或經銷商。在NYSE,他們稱為專業經紀人,是1792年的二十九名大行情板創立者的後繼者,是讓市場運作順暢的潤滑油,也是看管財富的守門人。從巴菲特、林區、梅阿姨到阿土伯,都要靠這些中間人幫他們買賣股票。

書亞.列文在華爾街上狂奔,穿梭在一大群身穿訂製西裝、腳踩漆皮皮鞋,頂著全後梳油頭的銀行職員、交易員和專業經紀人之間。這個十八歲的電腦程式設計師身高167公分,一張娃娃臉和尖尖的頭,模樣像個小鬼,外表跟他們完全格格不入。

超短三分頭、舊網球鞋和破牛仔褲,讓他看來像個逃離軍營的新兵。他身上的背包裝著寫滿潦草筆跡的筆記本、皺巴巴的列印文件、複雜電腦語言的教科書、最新型電腦晶片線路圖,以及股票市場交易系統的技術說明書。

列文乍看之下或許像個無所事事的青少年,但他其實極度專注。跟他熟識之後,只要留意他深褐色雙眼的銳利目光,很快就會發現這一點。

當時是 1986年。1970年代艱辛的蕭條時期過後,牛市終於再度降臨世界金融之都。彼得.林區(Peter Lynch)正在角逐富達投信(Fidelity Investments)麥哲倫基金(Magellan Fund)的掌舵人。人稱「奧馬哈的先知」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已經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當時的華爾街有麥可.路易斯(Michael Lewis)也有戈登.蓋可(Gordon Gekko),有惡意併購也有雷根革命。當時市況不錯,而且越來越好,股民已經準備興高采烈地慶祝。

列文完全不在意牛市。這名程式設計師對交易或賺錢沒興趣,他的心思只想著一件事:用電腦改變世界。

黃色計程車朝西駛向華爾街最西端的三一教堂,飛馳在摩天大樓間的小小峽谷中,一臉憂心的人衝出地鐵站。列文瞥了一眼紐約股票交易所NYSE)的喬治亞大理石立面和哥林多式石柱,它們看來像羅馬神殿一樣莊嚴。十七世紀,NYSE等中央交易所首先出現在阿姆斯特丹、倫敦和巴黎的咖啡館附近。1792年,NYSE由二十四名成員在梧桐樹下成立,獨占美國股票交易將近兩百年之久。就本身而言,它代表列文痛恨的華爾街一切,包括內線消息、特殊交易、有關係就沒關係。

金錢、權力、大行情板(NYSE 的代稱),NYSE 的交易在交易大廳中進行,在一般投資人視線之外,是一群行內人士討價還價的活動。交易完成後,NYSE才會把價格公開在交易紀錄彙總單上,讓大眾知道市場目前的狀況─正確說來應該是先前的狀況。NYSE在許多方面就是個超大型暗池。

列文覺得應該有更好的方式。列文是電腦技客中的技客,跟波迪克一樣是 1980年代長大的小孩,當時個人電腦才剛開始逐漸打進中產階級家庭。也是在那個時候,了解數位通訊的強大潛力將帶來非凡機會的科學家和電腦駭客族群,產生了這個革命性想法:資訊想要自由。這些社運派程式設計師自詡為受到啟發的高科技游擊隊,能運用科技改造現行體制,解放資訊的所有層面,讓大眾都能共享。而在這個解放過程中,他們必須打破菁英特權,而最能代表權力和特權的機構,莫過於 NYSE。這個獨占機構把持全世界各大企業的股票交易,包括奇異、迪士尼和IBM等藍籌股。

雖然就技術上說來,納斯達克等其他交易場所也能交易在NYSE上市的股票(反之亦然),但這種狀況極少發生,因為NYSE專業經紀人為了自己的股票,控制了市場。這個優勢地位讓他們能提供最好的價格,投資人沒什麼理由到別處交易。儘管如此,專家經紀人依然收取相當高的服務費。也有許多謠言指出,專業經紀人利用內線消息,搶在客戶委託單前交易。(富達要買 100萬股IBM嗎?我想我也買一點⋯⋯但我先買。)

列文本能地不相信這些。他走過這棟建築,穿過一群正痴痴地觀看、擺姿勢和用傻瓜相機拍照的遊客。當時的 NYSE已經步向末日,他知道。毀滅只是時間問題。

列文一向對城市的五光十色很有興趣。1967年12月31日,他在曼哈頓一所醫院出生,父親是在紐約公園大道上開業的心理藥物學家。他在位於曼哈頓北邊半小時車程的新羅謝爾(New Rochelle)市郊的中產階級家庭長大,成長過程中經常前去紐約市,到上東城④造訪父親位於76街的辦公室,那裡只要幾分鐘就能走到中央公園和占地廣大的大都會博物館。

列文對運動不在行、對女孩子太靦覥,很早就迷上電腦。他很快就知道,電腦將會以極少人能理解的方式改變世界。他十七歲時,程式設計功力已經相當於西洋棋大師。他決定不繼續念高中,嘗試當自由程式設計師,而當時最需要程式設計師的地方,就是華爾街。

列文走在百老街上,在一般通稱為「轉角」(Corner)、模樣像堡壘的摩根大通(J. P. Morgan)舊總部大樓前轉彎。巨大的石灰岩大門上面,還有1920年恐怖分子引爆炸彈留下的痕跡。沿這條街再過去一點就是高盛的總部,全世界最強大的民營銀行。

列文終於到達目的地:經紀經銷商魯索證券(Russo Securities)。列文在魯索很快就知道華爾街的種種細節。舉例來說,「經紀人」代表客戶交易,就像共同基金一樣,所以名稱中有「經紀商」,但它也代表自己的帳戶交易,所以也是「經銷商」。他剛剛接受魯索證券的傳送員工作。魯索的老闆是一個感情極好的家族,住在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上,專門交易雞蛋水餃股。列文的工作包括觀察經紀商和 NYSE交易廳間來往的文件和股權證書(股票)。列文經常在交易所的交易廳中狂奔,腳下踩著一堆堆作廢的成交單和揉成一團的股票行情單,尋找經紀商或專業經紀人的助理,他們手上有很多股權證明可以讓他帶回魯索。

現場景象相當狂亂。一大群交易員朝他們所包圍的專業經紀人喊委託單,每個人都在紙片上瘋狂地寫下數字,隨時追蹤行情。交易員用怪異手勢表達要買或賣多少股、再用其他暗號表示價格,最快打出暗號的人可以完成交易。場面一片混亂,而且沒有必要,列文這麼認為。數量龐大的文件(和垃圾)令他震驚。為什麼不透過電腦傳輸交易呢?

列文在魯索擁擠的辦公室裡彎來彎去,四處觀看。他看到幾台電腦終端機,但大多數員工只用電話辦公。

突然有個粗啞的聲音從交易台喊他。

「嘿,小子,過來。」薛利.馬希勒(Shelly Maschler)坐在凌亂的桌前喊,桌上散放著一疊疊股權證明和雪茄煙灰。馬希勒穿著非常合身的深藍色外套,繫著黃色寬領帶。

列文稍微屏住呼吸說:「嗨,薛利,什麼事?」

馬希勒說:「你這個週末能去我家嗎?我的衛星天線需要修理。」

列文說:「沒問題,好,我先走了。」

馬希勒說:「沒問題,我會叫我老婆做烤牛肉給你吃。」

列文匆忙離開後,馬希勒靠在椅背上,點起抽了一半的馬卡努多雪茄,微笑著想,我真喜歡這個小子。

薛爾頓.馬希勒(Sheldon Maschler)身材魁梧,強壯結實,就像美式足球聯盟的鋒線球員,也同樣讓人望而生畏。馬希勒的朋友都叫他薛利,他很愛喝酒,最大的享受就是帝王蘇格蘭威士忌加冰塊,配上一根接一根的馬卡努多雪茄。他的頭很大,形狀接近煤渣塊,如果中間沒有脖子緩衝的話,看起來很像焊在他強壯的身體上。眾所周知,他打架時從不認輸,而且認為情況需要時也毫不忌諱使用下流手段。馬希勒的黑色頭髮塗了厚厚的髮油,從前額一路梳到後腦勺,跟尖端塗滿油的矛一樣,看來像是芝麻街吸血鬼伯爵和芝加哥熊隊線衛迪克.布克特斯(Dick Butkus)的混合體。

當時才十幾歲的列文沒有被這個大塊頭交易員嚇倒。

列文對於馬希勒天不怕地不怕、根本不把華爾街肥貓放在眼裡的態度很著迷。他跟馬希勒都出身猶太家庭,知道美國銀行體系被一群擁有長春藤盟校學位的白人新教徒政治掮客把持。馬希勒喜歡一有機會就跟這些大人物嗆聲,他也讓列文知道,華爾街上的強人經常只是外強中乾,只要有腦子、有膽子、必要時還有棍子,就能打倒他們。

當時馬希勒剛離開位於紐澤西州紐華克的全國性經紀商「第一澤西證券」(First Jersey Securities)。第一澤西的老闆是旁門左道天才、詐騙高手羅伯.布瑞南(Robert Brennan)。布瑞南於1980年代以一系列廣告成名。他在廣告中乘坐Sikorsky直昇機飛過大古力水壩(Grand Coulee Dam)等美國著名地標,宣傳第一澤西為小型新創公司提供資金的優點。這些邀請觀眾「與我們一同成長」的廣告出現在晚間新聞之間,甚至還上過超級盃。馬希勒在第一澤西扶搖直上,1980年代中已經成為澤西市分公司的主管。

然而,第一澤西於1986年涉入組織犯罪和股票詐騙,面臨生存威脅時,馬希勒立刻跳船逃生。他從私下經營的運動投注公司賺到一些錢,非常不希望受到法律過度關注。為了保持和華爾街的關係,他跳槽到幾個住在史泰登島上的熟人經營的公司:魯索證券。

有個很懂科技的年輕人願意做低薪工作的消息,很快就傳到馬希勒耳中。馬希勒對電子產品很沒辦法,所以雇用列文幫他在史泰登島哈特蘭鎮(Heartland Village)的家處理一些棘手工作。為了交換烤牛肉三明治或彩色電視機,列文修好了衛星天線和馬希勒家庭辦公室裡的電腦數據機。

馬希勒很快就發現,列文的能力遠遠超過一般的華爾街傳送員。這個活潑的程式設計師一直在讀他能取得的每一本電腦說明書和市場結構技術書籍。他工作得非常認真,白天幫魯索傳送資料,晚上埋頭閱讀沉悶的技術手冊。

當然在華爾街上,年輕人的企圖心就像細條紋西裝和金色降落傘一樣司空見慣。馬希勒不知道,列文的抱負遠超過眼中閃著光芒、每年聚集在下曼哈頓打拚的年輕人夢想的的發大財。因為列文吸收市場管道的技術細節時,也開始建構革命性的願景,這個願景就是:如果用電腦來管理市場,市場將會(以及應該)如何運作。

把數字抄在交易單上、觀察交易員忙亂地聽取電話裡的股價、看過各種錯誤資料、老舊的資料,有時甚至不是資料,而是沒用的雜訊,列文已經預見一個所有資訊透過微處理機順暢流動的市場。電腦程式可以撮合買方和賣方,雙方都能輕易在螢幕上查詢想交易的股票價格,可以看到市場上有多少股,價格又是多少。最棒的是,投資人只要按個按鈕就能看到所有資料,不再被掌握所有資訊的無良行內人士宰割。

當時,全美國所有股票交易幾乎都必須透過中間人執行。理論上,投資人可以直接碰面,一手交錢、一手交股票。幾百年前,百老街上經常看到這種狀況(有時會在路邊,所以也稱為路邊市場〔Curb Market〕)。但實際上,建立一個集中地點,讓專業人士代表投資人執行交易會比較有效率,當然,這些專業人士也會從中賺取一些費用。

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這些人稱為造市商或經銷商。在NYSE,他們稱為專業經紀人,是1792年的二十九名大行情板創立者的後繼者,是讓市場運作順暢的潤滑油,也是看管財富的守門人。從巴菲特、林區、梅阿姨到阿土伯,都要靠這些中間人幫他們買賣股票(當然,巴菲特和林區受到的待遇,會比梅阿姨和阿土伯好得多)。

這些中間人提供服務,藉以賺取價差(spread),也就是他們買進股票的價格和他們再賣回給投資人的價格的差異。我們可以把專業經紀人想成叫做大約翰的汽車經銷商。大約翰以三萬美元向福特汽車買進一輛野馬,再以三萬五千美元賣給客戶,從中賺到的五千美元就是價差。

列文痛恨這套制度。專業經紀人和造市商像橋梁收費員一樣,把自己放在金流的中心,每次賺取幾分幾角,每年累積到幾十億美元。這等於從努力存退休金的一般美國民眾身上,挖錢到這些金融菁英的口袋裡。

所以列文有個想法:投資人何不跳過這些中間人,直接互相交易?何不製作一個電腦程式,當委買單和委賣單的價格相符時,就能自動將它們拉在一起?

這個計畫其實就是把華爾街搬離華爾街。它很簡單,也是未來的趨勢。但聽過列文談論這個計畫的大亨都說,那行不通,甚至可說荒唐。

列文才不信他們那套。

《暗池:人工智慧如何顛覆股市生態》圖/行路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 史考特‧派特森著《暗池:人工智慧如何顛覆股市生態》,行路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心流:自得其樂的自我 成就不凡

不進行指數化投資的「愚蠢」理由

指數化投資讓巴菲特贏得十年賭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