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扶搖直上 你需要四種關係

四種職場共事關係舉足輕重,能幫助你的事業扶搖直上:人生導師、擁護者、研究者與開拓者。

一、人生導師

他們很關注你的事業與進展,很賞識你,也希望你能馬到成功。他們通常是識途老馬,多半比你年長。

也許是上級指派人生導師來教導你,或是你請心目中的楷模指導你。人生導師是無私奉獻的同事或上司,他們覺得啟發同事或員工學習、發揮強項是一件光榮的事。當人生導師與你建立共事關係時,你們不僅僅是師徒關係,也是有助於你大展鴻圖的強勁、正面積極關係。

格萊戈里‧博斯勒(Gregory Bossler)採訪劇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其劇作《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榮獲奧比獎;她談到女演員喬安娜‧華德(Joanne Woodward)對她這一生產生的影響。華德在社群劇場(Neighborhood Playhouse)教書時,兩人相遇;恩斯勒詢問華德能不能為她寫點什麼。恩斯勒這麼褒揚她的人生導師:
「喬安娜‧華德改變了我的人生。談到她,我熱淚盈眶。她是第一個對我說『我相信妳』的人。她是我的人生導師。如果當初沒有喬安娜,我現在就不會出現在這裡。」

我針對兩百五十七名人力資源專家及其服務的公司進行調查後,發現只有一三%的人接觸過正式輔導計畫。因此,恐怕你要自己尋找專屬的人生導師了。

《與人生導師套交情》(The Mentor Connection)一書的作者邁克爾‧G‧蔡伊(Michael G. Zey)是社會學家兼專業人生導師,他指出擔任指導者這個角色,有時候會阻礙友誼:「因為受到提攜的後進和人生導師的地位本來就不平等,師生關係與友誼往往差一步之遙。」

話說回來,人生導師是每位員工都需要結交的獨特來往對象。當我回想這些年來從事的工作,想起二十歲出頭時遇到的一位人生導師,那時我在麥克米倫出版公司的教學部門擔任編輯助理,這是我在出版業的第一份工作。我的上司南希‧克什科夫(Nancy Creshkoff)不單單是領導者,也是我的人生導師,因為她在我六個月內從編輯助理升上協力編輯期間,非常關心我有沒有提升工作技能,也熱心幫助我的出版業工作。

南希每週都為我與其他編輯職員舉辦編輯研討會,我們一共大約六個人;她也會安排我們閱讀有助於提升編輯技巧的書籍。她為職員準備午餐,並花時間坐下來聆聽我操心的事,即便她當時還住在新澤西,從曼哈頓市中心的辦公室返家需要花很長的通勤時間。

你有認識的人生導師嗎?如果沒有,不管你現在處於職業生涯的哪個階段,尋找人生導師為時不晚。你也可以在別人一步步努力攀升的過程中,當他們的人生導師。雖然「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是老生常談,但談到以導師身分協助指導的情況,無疑是金玉良言。

你上班的時候,不妨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你敬佩的人願意指導你。你也可以詢問人力資源部門有沒有你可以參加的正式輔導計畫。假使你已經加入職業協會,可以告知你希望接受輔導的需求。要清楚表明你想要加強的技能,才能找到適合你的人生導師。

聯絡研究所、大學或高中的職業諮詢中心,透露你想找以前在學校認識的人生導師。你也可以透露自己具備哪些技能,想要與在校生或畢業生分享,也願意當他們的人生導師。

二、擁護者

擁護者能激勵你達到更高的水準。他們不像人生導師這種教練與老師,比較像是啟發你充分發揮潛能的人。擁護者的角色與技能無關,他們不會指點你竅門。更確切的說,與其說擁護者是職業顧問,不如說是啦啦隊的隊員。

這種積極的共事關係透過電子郵件交流、在明信片上寫一行字、在語音信箱留下簡短的訊息,或者在早餐、午餐或晚餐的時候鼓勵你奮發向上。不論採用哪一種方式,擁護者都會明確表現出力挺你攀登巔峰的態度。擁護者一直鞭策你前進,也許是寄送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剪報給你,或是向潛在消費者或

客戶介紹你、推薦你的資歷。擁護者做這些事,純粹是因為關心你;你不必探究背後的原因。如果你追問原因,有可能造成反效果,因為擁護者並沒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這些年來,我很幸運能與許多擁護者建立共事關係。我二十多歲時,才剛開始發展自己的自由寫作業,策爾‧拉利(Cele Lalli)是我的擁護者,她當時擔任《現代新娘》(Modern Bride)雜誌的總編輯。我至今仍保留她寫給我的勉勵信件,內容有關我的工作或研究,其中有一句話頗具預言的意味,她提到我針對一起工作的伴侶做了那麼多原創性研究,已經為寫書打下了基礎。她還帶我到曼哈頓東區公園大道,我們在飯店裡的一家高檔日本餐廳吃午餐,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在競爭激烈的自由業,策爾希望認識我,而且在午餐時光讓我倍感榮幸,讓我覺得受到器重。

多年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繫;我回到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四年後取得學位、出版一本書、結婚和成家,在這過程中,策爾總是為我打氣。當我和老公需要找房子的時候,她建議我們買下她那間位於康乃狄克州的房子,而她和老公搬到更北邊的地方。我和策爾失聯幾年了,但我殷切盼望找她敘舊。

就在幾年前,我看到當地報紙報導策爾不幸在車禍中喪命,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令我悲痛不已。她享壽六十九歲,以現代的平均壽命來看算是過早辭世。我為已故的擁護者痛哭流涕,她與我之間的情誼永恆不變。她對我的扶助、關心與付出遠遠超出職責的範圍。

我有幸遇到的另一位擁護者是C‧H‧羅夫(C.H. Rolph),他在英國是素負盛名的作家,比我大五十歲。我們保持通信往來有二十年之久,那時他讀了我寫的刑事受害人相關著作《受害者》(Victims)。他欣賞我的創作,也欣賞我幫助刑事受害人的決心。我沒有開口請他幫忙,他就主動幫我寫的書找到英國出版商。他不是代理人,他願意幫我只是因為他是我的擁護者。他來訪紐約時,我們差一點能見到面,可惜在我得知他抵達城市之前,他就返回倫敦了。我們連下一次見面的機會也沒有─當我寫信告訴他,我終於要去英國旅行時,他的兒子用傳真回覆我,他的父親在前一年往生了。

三、開拓者

這一類共事夥伴通常是比你領先的模範,不斷推動你前進。開拓者不是爭強好勝的人,他們很喜歡為你樹立榜樣、鼓舞你,讓你心甘情願的追隨。或許你已經發現自己在同事面前扮演開拓者的角色,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在我研究的過程中,瞭解到有些共事夥伴是其他員工的開拓者,透過以身作則的方式改變其他人的生涯規畫;可見開拓者可以用不同的方法示範,進而影響別人的事業。

這讓我想起一名求職者,他去找在前一份工作共事過的同事,因為他希望到同事現在服務的公司上班。不過,前同事待的部門不是他嚮往受僱的部門。前同事向他保證,他們兩個人都沒有機會到那個部門工作。

這名求職者不顧前同事的意見,毅然決然應徵那份工作。他被錄取後,前同事便跟著申請轉調其他部門,也獲得批准了。之後有一年的時間,這兩人一起工作,直到這位開拓者又找到新工作,轉換到另一個行業。這位開拓者激發前同事萌生「他能辦得到,我也一定可以」的想法,讓他有動力挑戰職涯,努力向前邁進。

四、研究者

研究者能幫助你即時掌握消息,囊括你的工作或公司相關的最新消息,或者引導你瞭解更廣泛的商業內涵,比如你的生意,甚至是整個世界。研究者與「八卦者」截然不同,前者是以積極正面的態度蒐集與分享資訊。他們憑著蒐集資訊幫助你,讓你在工作上一展長才。

你可以指望(但不要過度依賴)研究者幫助你掌握未來兩年的給薪假期、年度大會的舉辦地點,你所待的領域有哪些暢銷書。研究者知道誰是辦公室裡的主力,也知道誰在你的生意上是主要參與者。他們慷慨分享資訊,因為他們重視良好的工作人際關係,也為自己的見多識廣、消息靈通由衷感到自豪。

我有幾個共事夥伴是研究者。就算我沒有請他們幫忙,他們也會透過電子郵件寄一些新聞報導給我,內容有關我感興趣的領域。他們充當觀察世界的「千里眼」與「順風耳」,讓我感覺到自己與世界接軌,變得更有見識,而非與世隔絕(我也扮演其他共事夥伴的研究者─剪文章、分享宣傳活動的動態、轉傳實用資訊─有那麼多人大方為我付出,因此回饋他人是值得的)。

萊斯里‧班克斯(Leslie Banks)在總部位於芝加哥的迪爾伯恩貿易出版公司(Dearborn Trade Publishing)擔任行銷總監,他與總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彩虹圖書公司(Rainbow Books, Inc.)總裁貝琪‧蘭普(Betsy Lampe)都是研究者;他們落落大方的與我分享他們認為對我的研究或職業生涯有用的資訊。我問貝琪為什麼這麼做,她解釋:「這種事就像許多其他事務一樣,有賴於我們每個人與他人分享,因此有共同認識的熟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們湊合在一起,就像一個有歸屬感的大家庭。我相信『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職場上做人很累,不會做人更累》圖/樂金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珍‧葉格著《職場上做人很累,不會做人更累:運用「Workship」,避開衝突、建立信任的關係掃雷術》,樂金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面對職場暗算 別掉進陷阱

被主管「無預警攻擊」該怎麼辦?

讓你的話語權 大過你的頭銜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