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成年人 你也可以喊:重來!

衝突、委屈、情緒勒索場景下 說出真心話

小時候,在漫長的夏日裡,我們會在街上打球,直到天色漸暗。每當比賽有爭議時,如果有孩子大喊:「重來!」我們就會停止爭吵,重新開始比賽。身為成年人,我們也可以做類似的事情。

好奇與關心的力量:合氣道

合氣道大師泰瑞.道森曾說過一個我非常喜歡的故事,就是關於體現好奇與關心。道森曾是海軍陸戰隊員,他到日本向合氣道的創始人學習武術。雖然他的老師強調合氣道是一種和平與和解的方式,但道森一直很想在戰鬥中測試他受的訓練成果。

有一天下午,在東京街頭,一名身材高大、喝醉酒的工人跌跌撞撞地走進地鐵,口中憤怒地咒罵著。他撲向一名婦女和她的嬰兒,差點撞上他們。道森站起來,向工人喊了一聲,準備保護乘客,這人卻開始辱罵道森。道森故意朝他拋了一個飛吻,反而更加激怒了他。就在這時,從車廂的另一邊,一個尖銳的聲音喊道:「嘿!過來跟我聊聊。」

原來是坐在車廂另一邊的一名小個子老人。工人轉向他吼道:「我為什麼要跟你聊?」

「你剛剛喝了什麼啊?」老人問他。

「我喝的是清酒。這關你屁事啊!」

「噢,真好啊,」老人愉悅地回答,「真是太棒了!我也很愛清酒。每天晚上,我跟我太太會熱一小瓶清酒來喝,她現在七十六歲了喔!我們會拿到庭院裡,坐在一張老舊的木頭長椅上,那張椅子是我爺爺的第一個學生做給他的。我們會看著夕陽落下,看看柿子樹長得怎麼樣……」

隨著老人這樣說,醉漢的表情也開始軟化:「喔,我喜歡柿子……」

老人問他:「我想你也有一位可愛的妻子吧?」

淚水從工人的臉上滑落,他說自己的太太已經過世了。他開始啜泣:「我沒有太太,我沒有家、沒有工作、沒有錢、沒地方可去,我覺得好羞愧。」

沒多久,那名工人坐到老人的身旁,頭靠在膝蓋上,老人則輕輕撫摸著他蓬亂的頭髮。

道森下了個結論:「我想用肌肉和刻薄心態達成的事情,卻被幾句和善的話語完成了。我見過戰鬥中的合氣道,而它的本質是愛……我必須以一種完全不同的精神來練習武術。大概要很長的時間,我才能談如何解決衝突。」

這就是發自好奇和關心所產生的轉變力量。在面對侵略時,仍然連結著彼此的人性。建立這種連結的技巧,是需要練習的。以臨在引導就是這種溝通的前提和最重要的基礎。擁有想理解對方的真摯意圖,則是指引我們正確方向的指南針。

你加入了什麼?

佛教教師西希薇雅.布爾斯坦(Sylvia Boorstein)講了一個故事:有次她打電話給一家禪宗靜心中心,為即將到來的靜修進行註冊(那是在網路註冊之前的日子)。櫃檯說她必須先和一個叫史蒂夫的人談談,但是他今天已經離開了。於是第二天她又打電話過去,卻發現再度錯過了史蒂夫,並被告知明天早上再試一次,史蒂夫九點就會進來。第二天早上九點剛過,她便馬上打了電話,但櫃檯卻對她說:「很抱歉。史蒂夫還塞在路上。」

希薇雅感到很沮喪:「嗯,我想這表示我不應該用你們的靜修處!」櫃檯相當冷淡地回答:「不,這表示史蒂夫不在這裡。」

我們總是很快就對事情下結論!約瑟夫.戈德斯坦描述他在一次靜心靜修中,和一名學員進行面談。他注意到學員的下顎繃得緊緊的,並開始編故事告訴約瑟夫:「我是一個非常焦慮的人,總是很緊張、緊繃。」

約瑟夫回答說:「聽起來你好像有注意到你的下顎很緊。」

學員繼續說:「我總是很緊繃。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我的感情都不長久,我永遠不會有一段長期的關係,因為我實在太焦慮了……我永遠都會是孤單一人。」

約瑟夫又一次指出:「聽起來你感受到的是下顎有一種緊繃的感覺,剩下的都是你的想法而已。」

體驗到的是一回事,我們加進去的是另一回事。了解這兩者的區別就是關鍵所在,讓人能以一種建立理解的方式,去談論發生的事情。

原則:清楚陳述發生了什麼事,而不做判斷或評論,能讓別人更容易聽懂我們的意思,並朝著解決方案努力。

你是否曾經試著與人溝通,卻發現才說不到一句話,就已經陷入了爭論之中?或許你是這樣說:「我想談談最近廚房有多亂……」但在你還沒來得及說完這句話之前,對方已經開始為自己辯護,或指責是你有潔癖。「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真的搞不清楚。

如果我們用一種別人不認同的主觀陳述來開頭,對方很可能會提出質疑。怪罪遊戲就是從「混亂、忽視、攻擊」的陳述開始的,清晰的觀察能讓我們在比較不會起爭執的狀況下,去討論一個事件。沒有觀察,我們就只能靠自己去解決問題。

你可能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有人走近你,一開口就是諷刺譴責,態度明顯不悅。你很困惑,猝不及防,心裡可能會想:「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觀察提供了一個共用的參照點,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情境,讓我們以一種對方更有可能理解而無須爭辯的方式,去談論自己的感受和需求。

「觀察」有別於評價或解釋,它是對我們在環境中看到或聽到的東西,對某個事件的具體、明確與中立的陳述。

清楚而中立地訴說發生的事情,可以讓彼此更容易達成共識。我們可以透過篩選掉解釋、批判和評估,建立對事件的共同理解,從而在對話中涵蓋更多內容。

真正的對話

盡你最大的努力讓事情有個好的開始。如果你可以選擇在何時何地交談,就試著設定一些有助益的初始條件,如:時間、地點、誰在場。在對話之前,思考一下你要怎麼以好奇和關心打下基礎。比如說,一封友好的電子郵件或幾個簡單的詞彙,都可以是大方的姿態,讓事情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讓對方知道,你期待著這場對話,想要一起解決問題。

如何開啟對話這件事本身就非常重要。如果你已經開了頭,請表現出尊重對方的態度,詢問對方:「現在依然適合嗎?」這樣能夠從一開始就營造出一種共識和互相尊重的感覺。回顧建構框架的工具,盡可能以一種平衡的方式呈現議題,並說出你們共同的目標。

以臨在引導時,要特別注意對話的停頓和步調。在激烈的對話中,事情往往進展得很快,因而要花費很多心力讓它慢下來。你越能找到自然停頓和去活化的方法,就越容易保持清晰、充分傾聽對方、做出明智的回應。在你自然做出回應之前,花點時間反映聽到的內容,可以減緩對話的節奏。如果持續這樣做,甚至可以創造出一種「給予和接受」的節奏,讓對方跟上並模仿。此時,無論你分享了什麼,他們都能回應你同樣的理解。

再來,要發自好奇和關心,試著真誠去理解。這將表現在你的肢體語言、語氣,還有其他非口語溝通上,以加強善意和合作的氛圍。到了適當的時候,就明確表達你的意圖:「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或「我一定會以對我們都有幫助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樣的話語可以改變整個對話的調性。如果你暫時失去了傾聽的能力,就巧妙地打斷他們,詢問能否聽你說一下。(如果雙方都聽不進去了,那就暫停對話一會兒。)

專注於重要的事情、保持注意力靈活。不要沒完沒了地訴說「發生了什麼事」,而是要去傾聽對雙方都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聽到了命令,就在內心把它們轉化成請求,並以尊重對方需求的方式回應。當你能辨識出需求時,就會有更多的空間去傾聽對方,以創意來思考解決方案。

把這些步驟編織在一起時,要知道基本的方向是分辨對每個相關人員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並辨識出他們的需求,將它們全都並排攤在桌面上。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堅定地扎根於真摯的理解意圖之中、在對話中保持這個方向、用一些精力來對抗那些不太有幫助的反射性反應(保護、防衛、批判、攻擊),並把這些東西在心裡轉變為好奇和關心。展現你的關心及對合作的承諾,通常能幫助對方放鬆下來,更靈活地參與對話。

最後,如果情況很複雜,可以考慮將其分解為多次對話,於不同日子進行。你的第一關可能只是專心的同理、試著去傾聽別人,下一次再說出你的觀點、努力建立相互理解。最後一關,才是探索前進的策略。

重來!

生活是混亂的。儘管我們做了準備、接受了訓練,並抱著最良善的意圖,但還會時不時地把事情搞砸。在激動的時刻,情緒或反射性反應會占領我們,升起一股刺激性的浪潮,托起我們一把撞上岩石。

小時候,在漫長的夏日裡,我們會在街上打球,直到天色漸暗。每當比賽有爭議時,如果有孩子大喊:「重來!」我們就會停止爭吵,重新開始比賽。身為成年人,我們也可以做類似的事情。

「重來」就像按下重新開機的按鈕。

我們認知到哪裡出了問題,重申我們的意圖,並問對方是否能寬宏大量地讓自己再試一次。小到單獨一個字眼,大到整個談話的內容,都是我們擁有的部分。而當我們承擔起做錯這個部分的責任時,大多數人其實都樂意給第二次機會。請求重新來過永遠不會太遲。

根據實際狀況,這可能與提出請求一樣簡單。下面是一些例子,告訴你如何在對話當中或之後,請求重來一次:

.「這個結果並不完全正確。我能再試一次嗎?」

.「我擔心剛說的一些話沒什麼幫助,你願意讓我再試一次嗎?」

.「我們談話的時候,事情並沒有像我希望的那樣發展。我們能倒回去再談一次嗎?」

《正念溝通:在衝突、委屈、情緒勒索場景下說出真心話》圖/究竟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奧朗‧傑‧舒佛著《正念溝通:在衝突、委屈、情緒勒索場景下說出真心話》,究竟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金錢不是忍耐費,是勇氣費

「等待幸福」症候群

相愛就是兩個人互相治療精神病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