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 從此有了西洋情人節

年輕男女在這一天交換信件、花和糖果,成了傳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月十四日是西洋情人節(Saint Valentine’s Day),按照傳統,情人們在這一天透過郵件、卡片、花、糖果的交換,傳達愛意。到底這個節日的來源是什麼呢?有幾個不同的故事版本,這邊舉一個流傳比較廣的版本。

大約在西元二七○年左右,羅馬有一個皇帝克勞狄二世(Claudius II),他的外號是「殘酷的Claudius」,當他要擴充勢力、率領軍隊去外面打仗時,發現羅馬年輕人都不願意當兵,他認為是因家庭牽掛和拖累的緣故,所以,下令禁止結婚和訂婚。這讓年輕人十分惶恐,有一個叫聖瓦倫丁(Saint Valentine) 的神父,還是私下替年輕男女主持婚禮,因此被克勞狄關在監獄裡,但是許多年輕人都到監獄外,把花和寫好的信件丟進窗內給他,他在二月十四日那一天被處死。

這一天就選為紀念他的日子;年輕男女在這一天交換信件、花和糖果,成了傳統。

當聖瓦倫丁在監獄裡時,有一位守衛的女兒常去慰問他,被處死的前一天,他寫了一封信謝謝她的照顧,結尾他寫「Love, from your Valentine.」。今天在英文裡我們常說Iam your Valentine.(我是你的好朋友,甜心)。Valentine 變成了一個通用的名詞,意思就是親密的朋友、甜心、情人。

我們在臺灣一年慶祝兩個情人節,一個是陽曆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一個是陰曆七月七日七夕。說到這裡,我倒想問問大家,「情人」這兩個字的定義是什麼?也許有人會抗議,你們學科學的,什麼東西都要下定義。你可曾聽過南宋詞人元好問寫的一首詞,當他看見一個捕雁的人,捕獲一隻雌雁,雌雁落在網中死了,雄雁在旁邊哀鳴,突然向地面猛衝而死,元好問的詞開頭兩句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看不見、摸不著、捉不住、說不清楚的感覺,既然不知情為何物,又何必追根究柢去問「情人」的定義呢?

什麼是情人?

讓我們嘗試描述「情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覺得很開心和舒服,也許你會關懷大笑,也許你會拈花微笑,也許你只想讓他對著你笑。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也許你會覺得有很多很多的話要對他講,也許你會覺得三言兩語他就完全懂得你要講的是什麼了,也許你會保持沉默,讓他講給你聽。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可以無拘無束胡言亂語,你也會講話有分有寸,小心翼翼。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想睜大眼睛好好地看著他,也許你想閉上眼睛,在腦海中描繪他的模樣。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聽到鳥語,聞到花香,聽到仙樂,看到彩虹,也許你會感到一片寧靜、一片空白。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想喝一杯美酒,你會想用一杯清茶,你會想起巧克力伴黑咖啡,你會想起加了檸檬片的可口可樂。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想為他唱幾首老歌,或者你會想為他寫一首小詩。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擔心風太大,他會著涼;太陽太猛,他會流汗,不過,你自己倒覺得雲淡風輕、溫暖舒暢。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覺得沒有任何煩惱,也許你會覺得一切的煩惱,都是值得的。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覺得精神抖擻、意氣風發,你會變得輕飄飄、懶洋洋。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你會希望地球停止運轉。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會想帶他去遊花都巴黎,或者去探訪瑞士山中的小鄉村。

情人是一個人,當你和他在一起時,你覺得「情」是一道敞開的大門。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覺得很孤單,但是,也許你會覺得他還是在你的身旁。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回想起和他在一起時的美好時光,你會開始編織當他再和你在一起時的歡樂。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剩下來的只是工作;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沒有心思在你的工作上。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你會覺得長途電話實在是最偉大的發明。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覺得食物只是維持健康的食品,你的味蕾已經宣布罷工,你的腸胃已經失去消化的能力。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擔心他著涼、中暑、食物中毒、家裡出現小偷、走路被機車撞倒。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不注意穿衣服而著涼,你會忘記關家裡的門而遭小偷,你會走路不留神差點被機車撞倒。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想到你是在撒哈拉大沙漠裡獨行,在北極的寒風中打哆嗦。

情人是一個人,當他不在你身旁時,你會想化作一隻小鳥,可是你卻覺得自己好像一隻在地上爬的爬蟲。

「情」與「理」在拔河

和「情」相對的,卻也相輔相成的是「理」。情來自「心」,理來自「頭腦」。

我們可以說每個人都坐在一部雙頭馬車上,讓「心」和「頭腦」帶著我們走,也就是讓感情和理性帶著我們走。我們要讓這兩匹馬互相協助、調整和制衡,走得平穩、走得快捷,走向正確的方向。

「心」是一匹純真的、火熱的馬;「頭腦」是一匹有條理的、冷靜的馬。

「心」是一匹有衝力的馬;「頭腦」是一匹有持久力的馬。

「心」是一匹跑了再算的馬;「頭腦」是一匹算過才跑的馬。

「心」可能是一匹橫衝直撞的馬;「頭腦」是一匹識途老馬。

當「心」這一匹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忙看清楚。

當「心」這一匹馬跑到懸崖邊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他停下來。

當「心」這一匹馬摔倒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他站起來。

當「心」這一匹馬饑渴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他去找水草。

當「心」這一匹馬跑得太快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他慢下來。

當「心」這一匹馬跑得太慢時;「頭腦」這一匹馬會幫他跑得快一點。

「心」這一匹馬帶著我們去追求;「頭腦」這一匹馬幫我們去接受。

劉炯朗開講:3分鐘拆解社會科學

(本文摘自劉炯朗著《劉炯朗開講:3分鐘拆解社會科學》,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動盪:走在鋼索上的芬蘭

度假村 階級與慾望的展演場

劍橋分析事件大揭祕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