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好年》春節「儀式感」之必要

〈鼠年迎新春系列精選〉

做為父母,我們都會有同樣的擔心——孩子總有一天需要面對各種艱難的抉擇,而我們不在身邊,能做的只是希望過去對他們的教育足以讓他們獨自做出正確的選擇。

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似乎已經對生活失去了原本該有的期待和渴望。

每天都過得平淡如水,沒有半分激情。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候,看著周圍到處充斥著年味,不知道有幾分是發自內心的雀躍和歡喜。

朋友章宇和我說,他小時候過年,家裡是要貼對聯、掛燈籠、放鞭炮、祭灶神的。長大後也許是父母年紀大了,力不從心了,又或許是我們這一代沒有很好地傳承這種文化,那些能給我們帶來快樂的習俗現在已經很少再有機會見到了,過年也只是躲在床上看看電視劇,刷刷動態牆,好像和平時根本就沒有區別。

因為少了特定的儀式,慢慢地我們對這樣的節日失去興致,彷彿節日就是個假期。

章宇對節日失去興趣,對感情也失去興趣。他和很多年輕夫妻一樣,戀愛時如膠似漆,結婚後懷疑當初找錯人。兩人的結合不但沒有將美好平方增值,反而開根號式遞減。

現在,似乎一般的老夫老妻已經不再過一些所謂的「年輕人」的節日,就算有,也是隨便套件休閒服,出去吃個簡單的一餐,點菜時,還會考慮到生活的壓力和經濟能力,貴的不點,多的不要。

因為缺乏儀式感,應付了事的節日就變得可有可無,甚至根本想不起來今天是什麼日子。長此以往,我們的生活就像是結冰的湖,再無波瀾,沒了看頭。

因為缺乏儀式感,章宇說他老婆在家都是衣衫隨便,蓬頭垢面。而他回家永遠倒頭就睡,睡醒就玩遊戲,兩人就這樣漸行漸遠。一想到今後還有幾十年的日子要過,章宇笑著感嘆:「不怕你罵,我真的有時會懷疑,自己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有個外國朋友很認真地和章宇說:「你們東方人很不擅長表達情感,無論是父母與子女之間、夫妻之間,還是朋友知己之間。你們的文化精髓是那麼的含蓄和內斂,要像我們西方人這樣直接表達,對於大部分東方人來說是極大的挑戰,你們總是羞於開口表達情感。」

我們極少會對父母、孩子、愛人說「我愛你」。

我們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要過母親節、父親節、情人節。

為什麼婚禮對一個女生那麼重要?

為什麼畢業非得最後一次聚個餐,弄個畢業旅行才算是完美?

透過這些「儀式」,是讓你和過去好好地道別,然後滿懷信心和希望地去迎接下一段歷程。試想如果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成不變,平淡得如白開水一般,那昨天和今日有什麼區別,你還會期待和今天一樣的明天嗎?

每個人都會有雜亂無序、迷茫困頓的時候,最恐怖的是我們對生活的熱情日益消耗在負面情緒當中。這時候在一潭死水般的生活加入一點儀式,就如同向平靜的湖面丟入一顆石子,會讓它動起來。

外國朋友的話讓章宇深思,而真正提醒他的,卻是他的兒子。他兒子還很小,今年剛剛幼稚園畢業,老師邀請所有的家長參加孩子的畢業典禮,還強調最好爸爸、媽媽都去。

章宇想,幾歲的小孩子懂什麼,這不是折騰人嗎?

他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完全拋諸腦後,直到住在隔壁的兒子同學家長提醒他,他才和老婆一起匆匆趕去。

畢業典禮結束後,章宇發現兒子明顯不開心。

問他怎麼了,孩子噘著嘴說,別人的爸爸、媽媽很早就來了,還打扮得很漂亮,可是他的爸爸、媽媽不但遲到,而且爸爸沒有穿西裝,媽媽也沒有化妝。

章宇十分驚訝,這麼小的孩子居然會介意爸爸不穿西服、媽媽不化妝。兒子雖然年紀很小,但他感覺到了父母對他畢業典禮的忽視,他們敷衍的態度與隆重的典禮在此刻形成鮮明的對比。老師為孩子建立起來的神聖感瞬間被父母毀掉,或許從此以後,他將不再為任何典禮而激動。

中國人自古以來是注重「儀式感」的,但隨著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人們似乎愈來愈不重視日常生活中的儀式,更別說體會傳統儀式中的文化內涵了。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曾經做過相關調查,有資料顯示,七十四.三%的人感覺人民的儀式感愈來愈淡漠。造成這種淡漠的原因有很多,調查中,六十六%的人認為是因為「社會節奏加快,無暇顧及」;六十一.五%的人將其歸結為「儀式教育缺乏,不瞭解儀式的內涵」;四十七.七%的人覺得「現在的儀式過於死板,只是走走過場」;四十五.九%的人認為「各種儀式太多了,無暇顧及」。而事實上,儀式感就是用心對待生活中那些看似平凡的小事。

我們的一生,會經歷很多個儀式。比如出生後會過「百日」、「抓週」,一年中有春節、端午、中秋,戀愛了要過情人節,結婚時會鬧洞房,過世了還有追悼儀式……

傳統禮節中,還有很多尊老愛幼的細節儀式。這些「儀式感」將感恩、敬畏和責任裝進我們的心裡,讓我們獲得內心的莊嚴感和精神上的安慰。

平常生活中的「儀式感」也會為我們帶來愉悅。表現在家庭生活中,可以是每天出門前的擁抱;可以是情人節時,精心為愛人準備的一份小禮物……平常的小事帶著「儀式感」去做,便充滿了精緻的情懷,還可以對抗消極情緒,諸如散亂、無序、慵懶、沮喪……在一個充滿儀式感的家庭長大的小孩,未來一定是充滿幸福感的。

世界著名商業暢銷書《創新的兩難》的作者,哈佛教授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曾說過一段話,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說:

做為父母,我們都會有同樣的擔心——孩子總有一天需要面對各種艱難的抉擇,而我們不在身邊,能做的只是希望過去對他們的教育足以讓他們獨自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只要制定好家庭準則就足夠了,還需要一些更基本的東西,而且要在孩子們需要獨自面對選擇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就開始。我們首先得幫助他們形成正確的行為價值取向,以便他們在面臨選擇時懂得如何去評估不同選擇,從而選擇正確的行為,而最好的培養孩子們價值取向的工具,就是我們所營造的家庭文化。

下一頁:美國家庭中常見的儀式感親子活動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