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跌破眼鏡 川普如此節省

陳明璋隨興散文詩 《不確定的年代》

人生就是一連串「變幻」的組合,那個時代沒有挑戰和危機?戰爭和改朝換代更是「不確定」的嶄現。有些跨越時空的發明,如飛機、電腦和手機等,更讓人的生活方式完全改變。最近「黑天鵝」和「白犀牛」字眼的出現,更昭示「不確定」已經成為一種「新常態」。尤以川普的出現,他所發動的「中美貿易戰」,更是當今人類社會動盪不安的根源所在。

省吃儉用的川普

真的跌破眼鏡,川普如此節省;
比前任少四成,少花2510萬元;
服侍夫人五人,米歇爾用44名;
從不舉辦國宴,請客常用漢堡;
薪水40萬不拿,全捐給內政部;
座機造價太貴,取消波音訂單;
如此省吃儉用,真的跌破眼鏡;
大富豪的總統,生活如此簡單。

川普待遇不如耶穌

川普背了十字架,不然為何扯上祂!
眾院通過彈劾他,偉大神話受考驗;
真不世出的怪胎,一舉一動眾矚目;
美國史上第三人,永不屈服的川普;
為何有此超能耐?撕裂內外的和諧;
只要在位有一刻,彈不彈劾仍霸天。

台灣變便宜了

談起台灣感傷大,物價穩定少漲價;
薪水少調直縮水,人才便宜外人挖;
中國價廉已過去,亞洲調薪成趨勢;
亞四小龍成墊底,落後感覺仍良好;
再不檢討擴革新,未來機會不在我;
找到成長新引擎,扭轉便宜的形象。

獨角獸在哪裡?

看人成長很羨慕,當年豪氣不見了;
保持現狀無機會,做強做霸才稱雄;
超過廿億獨角獸,未來科技新主流;
隱形冠軍做根基,勵精圖志成大家;
英雄不怕出身低,有夢最美邀同行;
拚搏圓夢才光彩,當獨角獸獲掌聲。

不確定年代詩集序

這是一本隨興散文詩,談論不確定年代的點點滴滴,包括它的來由、演變、未來發展及其因應的管理。

詩是感理知性的結合

寫詩者一般較為浪漫,率性而不受傳統所約制,他們「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具有悲天憫人,打抱不平的「俠義」胸懷;以感性之眼,理性的心及知性的腦,譜寫出一篇篇的詩,不求動人心弦,擲地有聲,而是反映情境、心思及時空三者結合的情懷,也因是「隨興」之作,總是有一股「衝動」之氣要抒解,它的表達形式如行雲流水,一鼓作氣式的嘎然而止,意境各有千秋,不一而足,既不能定格,也不用規範,反正「隨心所欲而不逾矩」,既已寫了,就認了吧!

詩本來就是「心靈」的產物,它來自生活的體驗,工作心得的結晶以及人生風浪的歸納,本來就「不按牌理出牌」,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展現,它的出現,常是突然迸出,一氣呵成,事後回想,確實有點不可思議,但這種突發的靈感,有點像是上天的祝福,有幸就會和它結緣。此和柏拉圖所說的:「寫詩乃受到神啟。」真的有那樣的一點點關聯。名作家陳芳明的感受:「上帝借ذ‮-‬的手給詩人進行一個小小的創世紀,詩人負責把最神秘的感覺傳達給人間。」‬‬‬‬

詩是亮麗人生的添加劑

其實,詩並非神秘不可見,但也不是那樣的平凡易得,它仍然有股感人的意境,誘導無數人競攀登,想抵珠峰的衝動。名詩人陳育虹說得好:「除了詩,還是詩。因為詩是文學的源頭。它像一隻野雁,強壯而靈巧,可以自北飛到南,從東飛向西,翻山渡海沒有邊界。」

眾所週知,詩有許多妙用,並非只是騷人墨客不如意的發洩,而是人生的添加劑,可以化龍點睛,萌生妙不可言的神奇效果。心理醫師常告訴病人:「心煩不安之刻,讀一首詩可以抒壓解悶」。因此,在困頓中失志之時,寫詩或是讀詩,皆有想像不到的「療效」,讓人活了過來,有如重生。名作家王鼎鈞也說:「沒有靈感時,一讀詩,源頭活水就來了;缺乏想像力時,一讀詩,思想就生出翅膀來了;喪失寫作自信時,一讀詩,勇氣就來了。」

反映當時人的心思意念

因此,「詩如人生,人生如詩」,詩和人可以相伴一生,有如荒漠甘泉,啟導人心,走出困境,邁向坦途。《詩經·大序》說得好:「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可見詩是人一生的摯友,不但可結伴而行,且是隨時砥礪,啟人心志,曠達周全。‬‬‬‬‬‬

眾所週知,詩也是時代產物,反映當時人的心思處境,故也是與時俱進,創新表達形式,讓它呈現不一樣的意象。顧炎武《日知錄·詩體代降》就觀察到這種現象的變遷。他說:「三百篇之不能不降而《楚辭》,《楚辭》之不能不降而漢、魏,漢、魏之不能不降而六朝,六朝之不能不降而唐也,勢也。……詩文之所以代變者,一代之文,沿襲已久,不容人人皆道此語。」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說得更徹底清楚:「四言敝而有楚辭,楚辭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詩敝而有律絕,律絕敝而有詞。蓋文體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習套。豪傑之士,亦難於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體,以求解脫,故一切文體所以始盛終衰者,皆由於此。」

不確定是詩的基本內涵

從上詩體的變化演繹,可知詩文的表達亦有「新陳代謝」現象,更何況人類進展到現在,科技文明的興替,霸權的爭奪,人性貪婪的機微以及企業競爭的爾虞我詐,也說明「不確定年代」,詩人舞文弄墨絕對不會缺席不述,表達他們的觀察和心聲,尤以詩人更是「心思細膩」和「觀微入時」,他們的筆觸豈有不發聲「大鳴大放」。

本詩集既以「不確定年代」為書名,就應對「不確定」作一說明。其實「不確定」是一種感受,幾乎每個時代都有人以它來命名。像管理大師彼德·杜拉克的名著《斷續的年代》(The Age of Discontinuity)就強調明天不是今天的延續。剛剛退休的互聯網名家馬雲,他的名言:「今天會很殘酷,明天會很殘酷,後天會很美好,但大部分的人都會死在明天晚上。」這也是為何「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一再被引用的理由。

黑天鵝和白犀牛特別多

日本文學史上空前絕後的傑作《源氏物語》,亦對多變的時代,多所著墨。「目欲窮變世,心行止遠末;人間頻更替,無動是真情。」道盡了人世的無常與更替,這不就是不確定的表現嗎?唐伯虎名詞《清江引》:「春去春來,白頭空自挨,花落花開,朱顏容易衰;世事等浮埃,光陰如過客,休慕雲台,功名安在哉?」他在《花下酌酒歌》說得更透澈:「九十春光一擲梭,花前酌酒唱高歌;枝上花開能幾日,世上人生能幾何;好花難種不常開,少年易過不重來;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

經濟大蕭條感受不確定

其實,人生就是一連串「變幻」的組合,那個時代沒有挑戰和危機?戰爭和改朝換代更是「不確定」的嶄現。有些跨越時空的發明,如飛機、電腦和手機等,更讓人的生活方式完全改變。最近「黑天鵝」和「白犀牛」字眼的出現,更昭示「不確定」已經成為一種「新常態」。尤以川普的出現,他所發動的「中美貿易戰」,更是當今人類社會動盪不安的根源所在。

綜合言之,不確定年代可從宗教上的無常,政治上的改朝換代,經濟上的不景氣大蕭條,社會上的焦慮不安與孤獨疏離等方面來看。這種不確定的感受,在遇到經濟的大波折或面對大蕭條之際,尤其濃烈,我們引述在經濟大恐慌中,紐約當時流行的一首兒歌,更可明證。該兒歌是這樣唱的:「梅隆拉汽笛,胡佛敲事鐘。華爾街發信號,美國往地獄衝!」可怕的連鎖反應很快就發生:瘋狂擠兌,銀行倒閉,工廠關門,工人失業,貧困來臨,有組織的抵抗內戰邊緣。

悲愴年代的人特別孤苦

其實,每個年代都有不確定的情境,尤其是經過戰爭的摧殘,妻離子散,朝不保夕的苦難,他們看不到明天,更不敢奢想今日人們常談的「願景」,這樣的漫長等待,孤獨無助,其內心之折磨和苦楚,不是三言兩語就可形容的。筆者特別以悲愴的年代,來描述他們的苦境:

經過戰亂的洗禮,知識份子特辛苦;
先求溫飽再其他,政治掛帥講忠誠;
一不小心就被扣,反共投共要選邊;
未來模糊看不清,舞文弄墨怎抒懷?
孤獨鬱悶滿焦慮,文人骨氣怎麼擺?
風風雨雨度一生,真是難為這代人。

不確定來自中美貿易戰

不確定年代是本詩集的重點和內涵,本書分成四大部分來加以探討。首先,我們當前所面臨是「中美爭霸賽」,其實川普是否出現,「善變的未來」早就是我們無法改變的前提,在此基礎下,我們花點篇幅探討「善變的未來」和「世界在改變」,接著分析驚天動地,顛覆世界情勢的「中美貿易戰」及「川普這個人」,作為本書的基本架構。

其次,面對不確定的年代,轉型是各方必走之路,不管大到國家,小到家庭個人,皆無法倖免。我們先引述「轉型的實例」,探討「大時代台商的角色」,如何「尋找成長的引擎」以應變求勝。

再者,轉型求變的目的在於成為贏家。為此,要有一些積極的作為,其中最重要的是:「創造贏家的環境」和有「贏家的心態」及做好「變化的管理」。

管理不確定年代最重要

此外,不確定年代的管理亦是重點之所在,這些作為極其繁多,本書分成四大重點來論述。即「創新突破心」、「質‮-‬ب服務心」、「專業不打折」及「心想要做成」,四者前後相扣,缺一不可。‬‬

短短一年之內,筆者竟然撰寫並出版兩本詩集,說來有點不可思議,連個人都感到有點驚訝,每天抽空寫散文詩,已經成為習慣和生活方式,甚至在每日繁忙的行程中,都要抽空撰寫,連出國都不會斷稿,個人也因勤於書寫散文詩,腦筋反而更為靈活,且樂於為詩文,藉詩文和朋友聯繫對話。此不啻為另一個收穫,足以為賞心樂事!

感謝眾多好友鼎力相助

眾所週知,一本書的完成,絕非個人的努力,而是大家群策群力,以竟事功的。其中,前惠氏藥廠亞洲區總裁王文德先生,他高超的攝影技巧和無私的奉獻,令人感佩。二百張栩栩如生的照片,都是他耐心觀察的成果,用在本詩集上,可謂增加無限的光彩和生命力,在此謹致以最虔敬的謝意。而本書的美編許盈珠女士,在她妙手生花的整理後,更增本書的可看性和外觀美感,在此致以最大的謝忱。內人潘金英女士,她可說是本書另一個催生者,要不是她的鼓勵和協助,本書不可能順利出版。另本院同仁許鈺偵主任和洪世昕先生,協助本書的庶務處理,在此一併致謝。最後,謹將此詩集送給生我鞠我的慈父陳福龍先生,以謝養育之恩。

陳明璋誌於元旦前夕
二〇二〇年一月

圖/陳明璋提供(本文摘自陳明璋著《不確定的年代—— 隨興散文詩》,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