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被動投資美股 知易行難

〈工商書房X樂天Kobo年度好書嚴選〉景氣循環投資

「長期指數型被動投資」已是市場的顯學了!

正如被動式指數投資的倡導者、先鋒基金創辦人約翰.柏格(John Bogle)強調:「不要買稻草堆裡的針(個股),直接買下整個稻草堆(市場)就好!」(Don’t look for the needle in the haystack. Just buy the haystack.)更強調無須去做擇時投資(Market timing),他表示:「過去50年來從未見過有人能持續性地成功做到(擇時)。」(After nearly 50 years in this business, I do not know of anybody who has done it successfully and consistently.)

選股、不擇時,選擇低成本的指數型標的投資,是約翰.柏格的理念。而以價值選股聞名的「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對此也深表認同。他不但贏得和主動型避險基金的長期賭注(編按:2007年,巴菲特和資產管理公司(Protégé Partners)打賭,10年內指數基金將會跑贏其精選的一籃子對沖基金。2017年,美國標準普爾500(S&P 500)指數平均報酬率為7.1%,相較之下一籃子避險基金的報酬率僅達2.2%),更曾表示其後代無須擔心理財的問題,只要將資金投入低成本的指數型基金、持續長期投資即可。

上述2位大師所推崇的投資真理,是經得起數字考驗的。假設進行20年(從1999年4月~2019年3月)長期定期定額投資,標的無論是選擇以科技股為主的美國那斯達克指數ETF(代碼:QQQ),或是標準普爾500指數ETF(代碼:SPY),價值加權的年化報酬率分別以11.92%、8.71%,遙遙領先美政府公債5.94%,或是持有儲蓄1.06%,累積的收益差距十分驚人(詳見表1、圖1)。

圖/Smart智富提供

難能可貴的是,上述所假設的起始入場投資的時間點1999年,並非股市低點,而是網路泡沫瓦解前1年,正逢當時股市的歷史高點;隨後20年間又經歷2次重大崩盤(2000年網路泡沫破裂及2008年金融海嘯),卻仍然能夠積累如此驚人的收益,果真驗證長期被動投資無須擇時,只要具備良好的心理素質,堅持到底,最終的豐厚收益將是水到渠成。

被動投資困境》恐懼資產波動而怯於長期持有

既然長期指數被動投資的收益如此亮麗,為何真正可以做到的人,卻沒有那麼多呢?這是因為,能夠堅持到底的心理素質和抗壓力,遠比大家所能想像的還要難以企及。讓我們來設身處地假設一下:

如果,長期定期定額投資10年,但是結算的報酬率,竟然還低於同期持有現金(純儲蓄)的收益,你是否可以接受?是否心志不受動搖?

狀況1》1993年起定期投資10年,美股報酬比儲蓄更差
上述情境正是實際會發生的現象!若從1993年3月~2003年3月,每月定期定額投資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ETF,年化報酬率僅3.71%,顯著低於同期純現金儲蓄的4.14%(詳見表2、圖2)。

圖/Smart智富提供

圖/Smart智富提供

狀況2》科技泡沫破裂前定期投資美股10年,竟不賺反賠

投資10年,卻比儲蓄的報酬率還要糟,很難不讓人心灰意冷。但嚴格來說,這也不過就是少賺了些,大體上還不能算是失敗的投資。只是,你知道嗎?若換個場景,長期投資被動指數型10年,還有可能出現更糟的情況!

投資人若是從1999年4月持續定期定額買進美股至2009年3月,10年定期定額下來,不但白忙一場沒賺到錢,年化報酬率竟然是倒賠!那斯達克指數ETF是-5.27%,標準普爾500指數ETF是-6.11%!

不要說遠低於同期的長期公債基金年化報酬率8.35%,也遠低於同期的現金儲蓄年化報酬率2.79%(詳見表3、圖3)。長期投資至此,竟是以慘賠收場,真是情何以堪!

圖/Smart智富提供

圖/Smart智富提供

美國公債雖是低風險標的,但波段持有也可能虧損

長期投資可能帶來週期性資產減損,不一定只會發生在股市等風險性資產投資上,看似極低風險的標的,例如美國公債,也可能帶來令人意想不到的虧損。

若定期定額投資美國政府債券基金,從2013年10月~2018年10月,投資期長達61個月,5年多下來,報酬率加計配息之後竟為負值(詳見表4、圖4),遠低於同期現金收益水平,可謂「賺了配息、賠了價差」。

圖/Smart智富提供

圖/Smart智富提供

事實上,隨著時間拉長,政府公債因為有配息保護,持有至到期是不會有虧損風險的。然而,若是連通膨或儲蓄收益都無法超越,那麼顯然也不能算是1筆划算的長期投資。

長期被動投資需有強健心理素質才能撐過股災

簡單說,長期投資要發揮功效,就是必須要堅持到底。如果價格出現波動的機率很低或波動幅度不大,似乎可以從「加強心理素質」著手來克服這個問題。然而,回顧過往,短短不到30年的時間,就有2個10年的指數投資期間,會讓長期投資效益顯得十分低落,頻率不可謂不高。而波動幅度方面,約翰.柏格亦曾強調:「長期投資要奏效,必須要對『20%的投資損失衝擊免疫』,才能堅持到底。」連大師都不諱言,長期投資仍難以避免較大波動性的產生。

然而,這樣的波動性可能遭到低估了!無論是在1993年~2003年,或是1999年~2009年這2段週期中,指數長期投資的單年最大下檔空間,都達到-30%~-40%,甚至波段最大下檔空間還有大到逼近-50%的情況(詳見表2、表3)!
換句話說,雖然絕大多數的多頭市場時間,長期投資收益都顯得極為誘人,然而當時間一拉長,偶發性的週期性資產巨幅衰減,卻幾乎是不可避免的高概率事件。

投資人必須捫心自問,自己的心理素質,是否強大到大部位的長期投資出現顯著虧損時(搭配市場必然的悲觀低迷市況),仍然能夠面不改色地堅持繼續投資至15年,甚至20年以上,毫不動搖?

或許有些人做得到,但相信有更多人因為失望、恐懼、憤怒等情緒作祟而做不到!然而,一旦在市場相對低點,放棄持續布局及加碼投資的機會,那麼長期投資的效益就會折損大半。尤有甚者,恐怕有更多人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放棄投資,選擇認賠出場,求個心安。

投資有賺有賠,短暫的虧損,只要不危及生活,這將只會是投資路上的一時顛簸。最糟糕的是,若因為一朝被蛇咬,好不容易建構起來的長期被動投資策略遭到重擊,很可能導致在接下來的幾年,都無法重建進場投資的信心。

那麼,這無疑會錯過接下來的大多頭盛宴,一上一下之間,財富遭到市場無情的重分配,恐怕會是投資生涯的一大憾事!必須再次強調,本書並無意推翻或質疑長期指數被動投資的價值。在絕大多數的時間點,我十分贊同這是理想且正確的投資策略。畢竟,若僅因為被動投資無法規避的週期性巨幅資產減損問題,而轉求主動投資,意圖打敗指數,往往會釀下更嚴重的後果。

圖/Smart智富提供

(本文摘自愛榭克著《景氣循環投資》,Smart智富提供)


延伸閱讀

霍華.馬克:提高投資勝算 專注3大領域

樂觀派、悲觀派和投資人

睪酮素帶來泡沫行情?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