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實境」名稱學問大

早期能大致描述這個領域的詞彙,不只「虛擬實境」這個詞。現在大家可能很難想像,一九八○年代大家為了該用哪個詞吵得有多凶,因為詞彙代表派系的重要性。

有人說「虛擬實境」這個詞是我創造出來的,但這取決於你如何看待語境、語言、歷史之間的分界。有一個很好的論點主張那個詞不是我創造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激進的劇作家安托南.亞陶(Antonin Artaud)在討論「殘酷劇場」(Theater of Cruelty)時,使用了法語「réalité virtuelle」這個詞。這個概念並不難懂,他指的是劇場的非語言形式夠強烈,足以喚醒人類的深度體驗和理解,超越傳統語言的界限。

在還不知道亞陶這個人以前,我就開始用「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這個詞了,但這種跨世代的連結還是令我喜不自勝。現在領導VR圈的人若是去讀蘇珊.蘭格(她在一九五○年代提出「虛擬世界」〔virtual world〕這個詞)或亞陶的理念,應該會大吃一驚。

關於VR詞彙的起源,還有其他的爭議。我清楚記得科幻小說家尼爾.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創造了「虛擬化身」(avatar)這個詞—顯然他不是創造出那個字,因為那個字有印度教的古老淵源,他的獨創之處在於用那個詞來指稱你在VR中的身體。然而,顯然有人對此不認同,提出另一種觀點。

早期能大致描述這個領域的詞彙,不只「虛擬實境」這個詞。現在大家可能很難想像,一九八○年代大家為了該用哪個詞吵得有多凶,因為詞彙代表派系的重要性。

有些派系會想辦法讓研討會上某場專題討論的名稱變成「虛擬環境」(virtual environments),而不是「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反之,「虛擬實境」派也希望改從他們的用語,而不是「虛擬環境」。那時也有人主張「合成實境」(synthetic reality)和「人造呈現」(artificial presence),但我已經不記得誰支持哪個陣營了。如今回顧過往,實在很難想像大家會那麼在意這種東西。

VR界的另一位先驅邁倫.克魯格比較喜歡「人造實境」(artificial reality)這個說法。一九七○年代,他可以把人體的輪廓即時呈現在電視螢幕上,讓他們與人造物件互動,那是早年非常了不起的研究成果,也預告了我們今天熟悉的互動模式,例如現在我們與Kinect的感應器互動的方式。

「虛擬環境」這個詞與太空總署之類研究「大科學」的單位有關,所以當年很多正式的文獻使用那個詞,那可能是太空總署的史考特.費雪創造出來的。

「遠端呈現」(telepresence)本來是指你與機器人相連,因此感覺自己變成了那個機器人,或你感覺自己在機器人的位置。「遠端呈現」的研究人員早在類比時代就開始研究了,遠比伊凡.蘇澤蘭還早,甚至比艾倫.圖靈還早。最近,這個詞的用法變廣,涵蓋了VR或混合實境中類似Skype的互動。

「遠端存在」(tele-existence)這個詞是由日本的VR先驅舘暲創造出來的,它涵蓋了「遠端呈現」和VR。

我希望我還記得自己開始使用「虛擬實境」這個詞的確切時間,那應該是在一九七○年代,在我來到矽谷之前。我把它當成指引人生方向的北極星,那也是我剛開始自我介紹時所採用的說法。

我喜歡以「虛擬實境」來表示虛擬世界中第一人稱的呈現,尤其是還有其他人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在技術情境中,「實境」可以作為伊凡.蘇澤蘭所謂「世界」的社會版。

一九七○年代的嬉皮文化對「共識實境」(consensus reality)的概念很癡迷。我向來很討厭新時代(New Age)那種籠統鬆散的理念,可能是因為我自己想不通時,也很容易陷入那種狀況。一九七○年代常有人主張:只要所有的人同時相信一件事,任何事情都能改變。天空可以變成紫色,牛也可以飛起來。現實只是一個集體的夢想。悲劇的出現,是那些不願一起作夢的人害的。

我覺得,淡化實境的現實只會阻礙那種思維中比較實用的部分。如果每個人的想法都能改變,或許世界會變得更良善、更精明。然而,即便那是真的,我們也不見得能輕易知道大家該怎麼思考或夢想。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好,解決問題是無可避免的。

矽谷這一帶的信徒曾要求大家一起夢想社會主義,接著又要求大家一起夢想自由主義,最近他們主張人工智慧至高無上。沒有人清楚說明完美的夢想是什麼,也許永遠不會有人說個明白,但目前還沒有人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總之,「實境」(reality)這個字眼不是只帶有一九七○年代的烏托邦色彩而已。我也喜歡那種感覺,但不見得喜歡它挾帶的所有文化包袱。

據我所知,我也創造了「混合實境」(mixed reality)一詞。但是當時我們的大客戶波音公司裡,有一位工程師更喜歡「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所以我們很樂意跟著使用那個詞。我還是比較喜歡「混合實境」,或許「攪拌實境」(stirred reality)也不錯?

最近,「擴增」是指你看到加了註解的世界;「混合」則是指你看到額外的東西增添到世界中,你可以把它視為真實的事物。

「虛擬實境」以前還有品牌價值,因為它原本和VPL有關,但不是每個VPL的員工都喜歡那樣。例如,我們的首席駭客查克認為,VR聽起來太像RV(休旅車)了。「聽起來像我們想把老年人放進模擬世界裡,這樣一來,我們就不必理會他們了。」希望以後會證明他的想法是錯的。

總之,VR的另一個定義是:

第四十四個VR定義:如果在一九八○年代,
你比較認同VPL那群怪咖,就可能會在當時使用的詞。

注:一九八○年代我使用這個詞的例子,可以參閱Virtual Reality: An Interview with Jaron Lanier. Kevin Kelly, Adam Heilbrun, and Barbara Stacks. Whole Earth Review, Fall 1999 n64 p108(12)。

圖/大塊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傑容‧藍尼爾 著《VR萬物論:一窺圍繞虛擬實境之父的誘惑、謊言與真相》,網路與書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VR是無窮體驗的萬靈丹?

史諾登 永久檔案

外商CEO 內傷的每一天

行騙華爾街與好萊塢的真實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