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是無窮體驗的萬靈丹?

〈工商書房×樂天Kobo年度好書嚴選〉VR萬物論

編按:14歲念大學、24歲創立全球首家VR公司、32歲宣告倒閉、34歲出專輯、40歲成為暢銷作家、50歲獲選《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虛擬實境之父傑容藍尼爾Jaron Lanie用他的一生,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正的VR。本文摘自他的新書《VR萬物論》。

VR就是那些讓人從外界看來十分滑稽的大型頭戴裝置,穿戴它的人對於自己在頭盔裡經歷的一切,感到無比驚喜。它是科幻小說中最常出現的道具之一,也是退伍軍人用來克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方法。VR是數百萬人深夜在意識與現實之間神遊的動力來源。目前,VR也是少數不必靠收集個資,就能在矽谷迅速募集到數十億美元的募資方法。

VR是當代最前衛的科學、哲學和技術發明,可以打造出包羅萬象的幻影,讓人置身全然不同的世界。可能是在一個夢幻陌生的環境中,或是換了一副非人類的軀體。然而,在人類的認知與觀感方面,VR又是研究「人」究竟是什麼的終極裝置,影響力無遠弗屆。

從來沒有一種媒體能如此讓人體悟到美好的潛力無窮,卻又逼真得令人毛骨悚然。它將會考驗我們,也比之前的任何媒體都更能突顯出我們的特質。

以上描述的都是VR,但它遠不止於此。

一九八四年,我和朋友創立了世上第一家VR新創公司:VPL研究公司(VPL Research, Inc.)。這本書講述我們的故事,也探索VR對人類未來的可能意義。

如今的VR狂粉可能會驚呼:「一九八四年?不可能吧!」但事實就是如此。

你可能聽過,以前的VR花了數十年,也搞不出什麼名堂,但那個說法只適合套用在熱賣的廉價大眾娛樂版VR裝置上。過去二十年間,你搭過的各種交通工具,無論是路上走的、海上漂的、或是天上飛的,其原型都是用VR設計的。如今以VR做手術訓練也變得相當普遍,普遍到有人開始擔心手術訓練過度依賴VR。(但沒有人會建議完全不用VR,這方面的應用非常成功!)

什麼是書本能辦到,但VR辦不到的,或至少目前還辦不到的?

一直以來,大家對VR抱持的浪漫理想有增無減。跟現實中的VR不同,理想中的VR,是科技把高深的技術和嬉皮般的神祕特質結合在一起:那是夢幻般的高科技,也是提供無窮體驗的萬靈丹。

根據最初的定義,第一個VR系統是多人共存於同一個虛擬世界中。這是VPL的RB2,或稱「雙人實境」(Reality Built for Two)。在每個人背後的螢幕上,可以看到他們在彼此眼中的虛擬化身。這張照片取自一九八○年代末期的商展。

我希望我能充分傳達早年的VR是什麼樣子,那感覺像是打開一個全新的體驗境界。那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變成虛擬化身,也看到別人變成虛擬化身;我們首度以非現實的化身來體驗自己的身體。這些經驗令我們目瞪口呆,歎為觀止,覺得科技界的其他一切都相形失色。

我無法利用VR來跟你分享當時的新奇感受,至少目前還不行。VR雖然功能強大,但它還不是一種傳達內心狀態的媒介。隨著大家對VR日益熟悉,我愈來愈不需要再強調這點,但我還是需要經常釐清這個狀況。

偶爾有人會把VR講得好像即將進化成心靈感應的魔法,能隨心所欲把現實和我們的大腦連起來。然而,正因為VR並非無所不能,VR的美妙之處很難清楚說個明白。

未來可能會出現一種新文化,當整個VR產業趨向墨守成規、充斥各種老套玩意兒的時候,那個文化也許可以讓我運用VR衍生的技術,來充分傳達早期體驗VR的感覺。我花很多時間幻想過,成熟的表達文化在VR中會是什麼樣子。過去我總認為,那可能是融合電影、爵士樂、程式設計的跨界組合。

第一個VR定義:一種二十一世紀的藝術形式,
融合二十世紀的三大藝術:電影、爵士樂、程式設計。

即使沒有人知道VR的表達能力最終能達到什麼程度,但VR的本質總是令人血脈賁張,它是隨心所欲的體驗,可與他人分享,一切隨性自在,盡在掌控之中。那是一種全面的表達形式、共有的清醒夢(lucid dreaming)、擺脫現實世界單調一致性的方式。我們所追求的,是一種不只綁在世上既定環境中的存在方式。

我無法不帶感情講述VR的故事。VR之所以值得我投入,是因為它與人息息相關。我只能藉由自身故事來告訴你VR在我心中的意義。

圖/大塊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傑容‧藍尼爾 著《VR萬物論:一窺圍繞虛擬實境之父的誘惑、謊言與真相》,網路與書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史諾登 永久檔案

外商CEO 內傷的每一天

行騙華爾街與好萊塢的真實故事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