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者沒有悲觀的權利

公司願意給你舞台,你一定不可以自建天花板,認為自己沒資源了,就隨便丟包。

「老闆,我想改變一下團隊作業,把全職做A客戶的 team,撥出至少二十%到三十%的時間去做B客戶。」我那位自認很有觀點的執行副總,興沖沖地拿了新的組織圖來跟我討論。我看了一眼組織圖頭就痛了,問他為何要做這樣的安排。

「因為A客戶有潛在風險,如果下一季A客戶的合約沒拿到,這二十人的組織鐵定完蛋。如果我們堅持不裁員,是否該先做點預前管理?」

聽完他的立論,我差點腦充血,但我拚了命,沉住一口氣,深呼吸後說:「Vincent,你當過兵沒?如果你的將軍告訴你:『這場仗我沒把握贏,更糟的是前景不明,你先邊打,我會邊來找哪裡有退路。苗頭不對時,你們就從那邊的戰場上撤退下來!』請問這樣的將軍,你敢跟嗎?戰爭打得贏嗎?」我不敢相信這麼一位高階經理人會說出那種話。是我沒帶好,還是他亂了套?

「領導者絕對沒有悲觀的權利。」我態度嚴肅,一字一句地說,「尤其是大部隊的領導者,如果你對前景悲觀,很簡單,麻煩你直接告訴我,這個部隊你帶不動,你下來做士官長就可以了,不要擋死前方,卡死團隊成長的那條路!我工作這四十年以來,只有不給自己後路,沒有自掘死路的。假如我前面沒希望了,應該是我自己趕快退下,讓有能力的人上來帶大夥突圍。一個領導者怎麼可能會想說:『好吧,我們偏安吧!既然市場狀況不好,做不了一億的生意,就來做做二千萬的生意好了!』一個隨時都在打算撤退的領導者,要如何保護團隊?更何況,從公司的角度、從同仁的角度,不成長是不可能存在的,你怎麼可以阻礙大家前進呢?」

有一次我去客戶那拜訪,對方跟我抱怨說:「你們團隊的人好奇怪喔!給你們生意你們都不接,只會一直跟我說『沒辦法』『人力吃不下』『大家都做得好累』,你們生意真的這麼好喔?」我聽了差點昏過去,一回到公司馬上召開緊急會議。誰敢直接拒絕客戶生意,就是犯了我們公司的天條!因為在工作上,你只想到自己做不來,卻沒想過團隊的下一步。

公司願意給你舞台,你一定不可以自建天花板,認為自己沒資源了,就隨便丟包。你可曾想過,以公司的立場,這個機會可以讓別人來承作,或者請公司給你更多支援?如果你只是怕太辛苦,那簡單,請站到旁邊,不要占據那個位置,因為你占著資源分配的角色,既怕累又懶得找方法,自己不能向上成長就算了,卻同時還在搞死團隊、放空公司。

領導者沒有悲觀的權利,你的天職是帶領團隊創造成長、尋找機會、開疆闢土、搶占市場。你當然可以讓同仁知道世道多險峻、大環境有夠難經營,但你不能夠兩手一攤,讓團隊站在原地空轉,這只會讓隊友對未來失去希望與期待。若你三天兩頭悲觀哀嘆,請從你的位置上走下來,讓其他人繼續帶領團隊前進,千萬別再讓團隊在沒有光亮、不見出口的隧道中低頭漫步,因為你喃喃抱怨、低頭無措,會在失去方向的隊伍中不斷被傳誦著。

圖/先覺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 黃麗燕(瑪格麗特) 著《外商CEO內傷的每一天》,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外商CEO 內傷的每一天

《鯨吞億萬》行騙華爾街與好萊塢的真實故事

《八年執政回憶錄》走這一路 執政紀錄攤在陽光下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