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富豪 致富秘辛

編按:班.梅立克(Ben Mezrich),二○○九年曾以臉書的創建故事為題,撰寫暢銷書《Facebook : 性愛與金錢、天才與背叛交織的祕辛》(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翻拍為電影《社群網戰》)。此次他以溫克沃斯雙胞胎兄弟為主角,透過小說描述筆法和第三者的旁觀角度,撰寫他們在加密貨幣領域開創事業的故事,真實還原現場。本文摘自新作《比特幣富豪》。

色垂簾構畫出聖荷西麥克內瑞國際會議中心(San Jose McEnery Convention enter)的主要舞台,群聚的人潮代表萬事皆比特幣:開發者穿著短褲、連帽T和運動鞋;運動的掛繩與名牌,前一天安置好各自的行動攤位後才剛剛到手。現在一整間偌大的會場滿滿的全是攤位,看起來好似巢室環環相扣的蜂房。

比特幣礦工老是盯著手機,查看位於地下室、車庫以及隔熱秘密基地的硬體設備持續不懈地奮戰,為他們解碼那些難以捉摸的區塊獎勵,也就是中本聰幾年前發起的永久競賽;自由主義份子身上的T恤塗著五顏六色的反政府口號;密碼學家蓄著長髮、滿臉于思;還有帶著錄音筆、架好燈光與相機的金融財經媒體,全都對準舞台,準備捕捉關鍵時刻。

萬一這個關鍵時刻真的很關鍵,也就是比特幣歷史上所謂的支點時刻,所有置身這間工業機庫風會議中心的人都相信,一個無可避免的時刻已然上路,而且即將降臨。

「一開始他們不把你放在眼裡,」卡麥隆站在舞台中央大聲喊話。懸吊在天花板的聚光燈炫目燦爛、滿場聽眾的眼睛全盯在他身上,刺激他的脈搏暴衝狂跳。

「然後他們嘲笑你。」

「接著他們開始找你碴,」與他並肩站在舞台上的孿生兄弟補上這一句,他的聲音透過超大喇吧傳出去,迴盪在整間會議室。

卡麥隆大聲宣布:「最後你贏了。」當場內近一千名聽眾鼓掌叫好,卡麥隆的神經終於平靜下來。台下不是一批帶有敵意的人群,而是加入同一場運動的同好。雖然其中可能有許多人不知道為何溫克沃斯兄弟會被挑選成為報紙的頭條人物,但是,顯然從卡麥隆走上舞台那一刻起,他們都願意給雙溫一次機會。

他們拾取印度聖雄甘地(Gandhi)的牙慧當作這場主題演說的開場白,或許野心太大,不過這段知名語錄卻永遠可以吸引矽谷人,它們簡直就是矽谷幾乎所有企業的口頭禪,但是卡麥隆和泰勒用在他們這場演說中,實際上要比推特和臉書更早就提出觀。

「汽車,」卡麥隆繼續演說,「曾經被視為不可靠的玩意兒,尤其無法與馬匹相提並論。儘管一時蔚為流行,但不適合廣泛採用,因為行車範圍和實用性受到限制。」

卡麥隆和兄弟為了進一步闡明這一點,再追加幾句名言,包括一九○三年左右密西根儲蓄銀行(Michigan Savings Bank)總裁的一句話:「騎馬才是王道,汽車不過是過眼雲煙。小玩意兒罷了。」汽車最初發明時可能會被眾人嘲笑,這道想法似乎聽起來很荒謬,但正如卡麥隆所指,多數最終真正改變全世界的重大創新在一開始都得到類似回應。

許多人都說亞馬遜可能會一敗塗地,因為懷疑論者認為,消費者不會主動在線上刷卡,或是在缺乏「關鍵的個人元素」前提下還願意購物。卡麥隆解釋,網際網路本身,以及它對全世界的潛在影響從以前就一直飽受懷疑。一九九八年,舉世聞名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暨《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曾說過一句讓自己顏面盡失的評論:「到了二○○五年左右,一切都會變得再清楚不過,網際網路對經濟的影響力不會比傳真機更強大。」

現在,比特幣經濟躍上新聞頭條新聞,而且還成為全球辭典的一部分,人們再也無法漠視它的存在,反之,嘲笑派正卯足全力,雙方爭霸一觸即發。比特幣若非被譏諷為笑話就是被痛罵「極盡危險」。抱持懷疑態度的人士將它與眾所周知的泡沫相提並論,無論是一六○○年代的荷蘭鬱金香、一九九○年代後期的達康泡沫,或是二○○八年的房產市場崩盤,但卡麥隆和他的兄弟不相信所有這些比喻都適用比特幣經濟。

比特幣經濟並不是偽裝成某種具有增值作用的易腐花朵,也不是股價表現和經濟產出離譜脫鉤的企業,更非高度槓桿的第二故鄉。比特幣經濟是一套網絡,如果有什麼事他們真的明白,那就是網絡力量無遠弗屆。越多人埋單,它的價值就會越高。這就是梅卡菲定律(Metcalfe’s Law,意指建置網路的費用和規模成正比,但價值和使用規模呈指數成長),明瞭易懂。網絡成長速度一點都不緩慢、穩定,而是病毒式瘋狂傳播。

一旦血淋淋的戰爭開打,而且恐怕會異常激烈,比特幣經濟將如何獲勝?

卡麥隆堅信,最可能反抗比特幣的代表將是那些因為它廣獲採用損失最慘重的族群,這樣便意味著,傳統金融世界裡所有的中間商、尋租者和收費員,包括銀行、轉匯機構、匯款組織、信用卡商和政府都算在內。

卡麥隆和泰勒也知道政府即將介入管制,但他們不像屋子裡多數人認定多做無益,反而相信擁抱、協助塑造這種可能的最終結果非常重要。因為過去一年來,他們從買進、推銷比特幣,加上投資崛起新星之一的經驗已經意識到一件事:比特幣社群面臨的最大危險其實是自己。

Mt. Gox 屢屢失足,引發市場劇烈動盪;所有和絲路沾上邊的事物都跟著渲染暗黑色彩;激進的哲學家在比特幣的起步階段很重要,現在卻與比特幣主流化的運動大相徑庭。所有這些發展都是比特幣社群自己走出來的道路,不是因為某些外部威脅或挑戰,但後兩者很快就會來到。

監管時代將會來臨,而且應該要來臨。在此之前,卡麥隆警告台下聽眾,比特幣社群得「扣緊安全帶,把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條。」

「也許,此時此刻,比特幣最具諷刺意味的一點就是,這個基於數學計算的貨幣正被人類把持。我們可以完全改變這一點。」

比特幣必須學會如何停止與自己打仗。

內容簡介
溫克沃斯兄弟:「比特幣若不是毫無價值,就是終有一天會值得天價。」
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奧運划船選手――泰勒與卡麥隆.溫克沃斯這對孿生兄弟,結束與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柏漫長、煎熬的官司大戰落敗後,原本計劃以創投家身分東山再起,卻發現自己成了矽谷瘟神,沒有初創家膽敢接受他們的資金,就怕因此惹惱祖克柏。
後來,他們在無意間得知前所未有的創新概念――加密貨幣,便著迷於這個當時仍無人聞問、有時還給人一種不祥之感的新世界,於是決定放手一搏,投身加密貨幣遊戲,來一場豪賭,超展開出人意料的第二幕故事。套一句溫克沃斯兄弟常掛在嘴上的比喻,加密貨幣要不是下一件大事,就是天大騙局。除了對賭,別無選擇。
從以比特幣交易為主的黑市購物網站「絲路」為起點,一路進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大廳,溫克沃斯兄弟帶領世界踏上一場驚奇狂野之旅,同時也闡述一個迷人的金融未來,更在二○一七年成為全球第一批投資虛擬貨幣致富的億萬富翁。

圖/高寶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班.梅立克著《比特幣富豪:洗錢、豪賭、黑市交易、一夕暴富,顛覆世界的加密貨幣致富秘辛》,高寶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鯨吞億萬:一個大馬年輕人 行騙華爾街與好萊塢的真實故事

數位代碼和法律密碼 誰會勝出

台積電打敗聯電的秘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