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刻意」讓人生更美好

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第8堂課

起頭時,刻意冒點風險;過程中,刻意發現收穫;結束時,刻意停留在美好。

們對於「冒險」和「安定」的感知,差異在哪裡呢?

「冒險」通常是指「無法完全掌控」的事物,因此,包含需要你付出的心力,和可能回收的成果,都是難以預測的。

正因為可預測性低,這過程可以帶給我們的學習空間也愈大,然而,遇到挫折時可能產生的痛苦也愈強。

「安定」則相反,通常是指「掌控性高」的事物,所以過程中你需要付出什麼、可以獲得什麼,大多是可以預期的,但它帶來的驚喜程度相對較低,我們也比較容易在其中感到無聊。

客觀來思考,這兩條路並沒有絕對的好與壞。但身在「安定」的選擇中,「看見快樂」的眼光是必要的;而處於「冒險」的選擇中,考驗的則是我們「忍受痛苦」的能力。

「看見快樂」加上「忍受痛苦」,便是「恆毅力」最後的一項重要條件。

談到「痛苦」這件事,我們來考大家一個問題。

你知道嗎?在一九八○年代,大腸鏡檢查是讓病人非常痛苦的項目,它的流程是先把鏡子一路送進大腸最深處的盲腸,再把鏡子拉出來,而整個過程最痛苦的時刻,就是鏡子進入到盲腸前的瞬間,通過腸道時的拉扯與糾結。

好了,現在醫院裡,有兩個前來照大腸鏡的病人。

A病人的檢查時間只有八分鐘,而醫師將鏡子送進大腸最深處後,很快地把鏡子一下子就收回來;換句話說,在檢查的最後兩分鐘,A病人遭遇了整場大腸鏡檢查中,最痛苦的感受經驗。

B病人的檢查時間持續二十四分鐘之久,前面八分鐘的過程和A病人一樣,差別在於鏡子送進大腸最深處後,醫師是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把鏡子收回來,所以B病人不但承受了A病人承受過的痛苦,還額外拉長了一段鏡子尚停留在腸子裡的時間,而B病人經歷的最強烈痛苦,是和A病人一樣的高峰痛苦經驗,只是,這些痛苦的感受隨著慢慢收回來的鏡子,逐漸緩和,到了檢查的最後五分鐘,這個痛苦感在B病人身上趨緩,直至完全沒有。

檢查結束後,如果我們請A和B兩位病人對他們全程的大腸鏡檢查經驗進行評比,你猜,整體而言,誰會覺得比較痛?

答案居然是A病人—比B病人整整少痛了十六分鐘的A病人。

為什麼會這樣?

在心理學家康納曼和他的夥伴雷德邁醫師(Donald Redelmeier)進行的研究中,若最痛苦為十分,A病人所回答的痛苦感高達七點五分,遠遠高於B病人所回答的四點五分。背後原因是:A病人的檢查結束在最痛苦的時候,而B病人的檢查時間雖長,累加的痛苦理應更多,但因為他的檢查結束在已經不太痛的時候,所以這最終印象導致了他的評分結果。

這項研究告訴我們:人,會以整件事情結束時的感受,來記憶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經驗。

這就是為什麼,分手的人大多記得結束時這個人有多可惡,而忘了從前交往過程有多美好;被資遣的人大多只記得最後階段老闆陰險的臉孔,而忘了自己過去也曾被提拔指導……

而這也告訴我們,「缺乏恆毅力」有時也是一種選擇。當我們上次的失敗經驗結束在慘痛的感受,便可能會不太願意踏出腳步繼續下一次的嘗試。

所以當我們無可奈何,非得要結束一份工作或一個目標時,千萬別忘了,為了下一回還願意接續下去、重新開始,我們得盡量讓經驗的尾聲,結束在較為美好的感知狀態才行。

而且還要提醒自己,回過頭去「刻意發現」那些過程中的各種細微收穫。

起頭時,刻意冒點風險;過程中,刻意發現收穫;結束時,刻意停留在美好。即便停下來,都是為了儲備力量,再向前走。

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最強大的心智科學╳最有效的學習心法

(本文摘自許皓宜, 周思齊著《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最強大的心智科學╳最有效的學習心法》,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沒由來焦躁感 與OMT有關

被主管「無預警攻擊」該怎麼辦?

五十歲持續學習 打造美好人生

找回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