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悲慟的人 這6句話別說

沒有一道暖心暖胃的熱菜,有辦法撫平破碎的心,或是讓死人復活。我們無法相互療癒或是讓彼此免於傷痛。但是我們可以傾聽,就讓這做為好轉的起點。

你待在一個情感受到重創的人身邊時,沉默感覺就好像敵人。這很尷尬,對吧?其實,只有在你相信打破沉默是你的責任時,才會讓人覺得尷尬。

這不是你的責任!同情不是關於你該如何自處嗎?的確不是。如果沉默對你來說很尷尬,那麼就享受一下尷尬吧!

我會保持沉默,看看會有什麼進展。我會等著你再說點什麼,看看你如何利用沉默的空檔,去反思自己剛剛所講的內容,以及你會怎麼樣表現。你可能會哭,這樣沒有關係。但是我不會急著安慰你,情況一定會好起來,也不會刻意讚美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不會劈頭給你一堆世俗的建議。我不會去打擾那份沉默。

當你不知道說什麼,就化身為一對耳朵

我不一定知道該說什麼,但是我知道該如何傾聽。

我們所有的人都可以從傾聽開始出發。具體來說,只要聽就好了,不要說話。就算你想要用你自己的建議,或是你自己的軼事來打斷講故事的人,你也不能這樣做。

下次當你面對一段無可避免的艱難對話時,你就假裝你正在聽的是播客節目,假裝你在那裡,化身為一對為了受苦的人而存在的耳朵,為他們洗耳恭聽。

你可能會發出「嗯」的聲音,或是熱情地點頭表示你正在傾聽,但是你不需要插話,說自己的阿姨的朋友也是這樣死的,這樣是不是很瘋狂?其實並不瘋狂,這會分散我們對於目前的故事的注意力。

幾乎沒有人會故意做出粗魯或不屑一顧的行為,這就像我的狗不認為牠直接對著我的嘴巴打噴嚏很沒禮貌,而我就必須忍受牠的這種行為。

我曾經在許多關於悲慟的對話裡,覺得自己被強行餵了一勺糖。其實,我在這段黑暗時期所需要的藥方,就只是實際被看見和聽見。我所需要的,只是別人對我說出:「那真的很難熬。」

然後在我宣洩一直被壓抑的真實想法時,閉上他們自己的嘴巴。

至少能成為他人的出口

如果你曾經讓你的朋友坐下來,從頭到尾都在聽你抱怨你對於追求完美的伴娘禮服的堅持,或者一直跟他們說你那套在家釀酒的配備,讓他們聽到耳朵長繭,或者聽你鉅細靡遺地講述,你那個可怕的老闆糟糕透頂的行為,那麼你也可以坐下來,聽他們單方面訴說他們的離婚、他們的疾病,或者他們所愛的人去世的事。

沒有一道暖心暖胃的熱菜,有辦法撫平破碎的心,或是讓死人復活。我們無法相互療癒或是讓彼此免於傷痛。但是我們可以傾聽,就讓這做為好轉的起點。

事實上,教導人們該說什麼或不該說什麼最好的辦法,和教導人們任何東西最好的辦法並無二致,那就是正面強化。每當有人說出一些讓你感到非常安慰,或至少不會讓你感到沮喪的話時,請讓他們知道,並告訴他們:「很高興聽到你這樣說。謝謝!」

▎不應該跟悲痛欲絕的人提起的事

1. 不要說:「情況有可能會更糟!」
也有可能會更好,不是嗎?但是一個人對於當前情況有何感受,不是我們可以隨便評論的。

2. 不要說:「從正確的角度來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就算個人的觀點的適用性可能不是很寬,但是它仍然是有用的觀點。就算因為太過貼近某件事而失焦─你太過接近悲慟,所以對它只能斜眼睨視─那仍然是一種觀點。除非有人站在地面,特地問你從三萬英呎的高度看下來的視野如何?否則就讓他們從現在的處境來發言,他們必須如此。

3. 不要說:「這是你應該要去做的!」
除非你真的曾經經歷過和我一樣的處境,除非我特地向你徵求意見,否則我不想聽到任何「為我好」的建議。

4. 不要說:「值得去做……」
我不是才剛說過,我不想聽你的建議了嗎?請不要再想盡辦法偷渡你的建議給我了!

5. 不要說:「你真是太堅強了!」
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一種恭維,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是這樣,但是你不會知道別人到底有多堅強,你所知道的只是他們看起來有多堅強。當他們聽到這種恭維的時候,會讓他們覺得堅強起來似乎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就好像把他們的軟弱表現出來,就沒有辦法受人欽佩。

6. 不要說:「事出必有因!」
才不是!

 

《悲慟的保存期限(TED Books系列)》圖/天下雜誌提供

(本文摘自諾拉.麥肯納利著《悲慟的保存期限(TED Books系列)》,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最大的敵人 一直都是自己

情緒養生 做個沒「看法」的人

你逃避的情緒 在說些什麼?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