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悲傷同行 4個減痛方案

無論生活給了你多少苦澀的檸檬,你都不必為了任何人把它做成一杯可口的檸檬汁。

許至今你還沒有經歷過任何難關,也許你所愛的每個人都還健在。到目前為止,你生命中最難熬的部分,發生在中學的那一段尷尬時期。你終究會遇到某些難關;事實上,是重重難關。而無論你經歷過什麼,或是將會經歷什麼,都無法與我所經歷的事相提並論,永遠都不會。好消息是,你也不需要拿它和我經歷的事相提並論。

悲慟只是你在生命裡會嚐到的苦澀之一。而且,你無法淺嚐即止。你會有很多道的悲慟饗宴,就算你舉手說:「我是說真的,我嚐夠了。如果愉悅饗宴還可以點餐的話,我想換換口味。」悲慟饗宴還是會繼續出菜。

悲慟就是有辦法,把我們放逐到情感的私人島嶼上。在島嶼外的其他地方,時間仍繼續流逝,但是你知道真相為何:你的時間已經完全停止;冰淇淋嚐起來再也不會有美好滋味;你永遠都可以感覺得到,胸口上的那道深淵。

你是唯一一個真正經歷過,你所經歷過的一切的人,唯有你知道自己該如何走過這一切。

我們都已經盡力了,但就算我們盡了力,也幾乎連「好」都沾不上邊。原來,有些事好不起來。即使努力復原,也回不到最初那美好的狀態。不要急著解決問題,或者試著遞給他們一張面紙,或是一個檸檬榨汁機,讓他們把酸澀都給擠掉。就⋯⋯讓悲傷好好待在那裡,一起好好地去感受。

慢慢來!這不是一項競賽,最快走完悲慟歷程的人,並不會得到極速悲慟者的獎牌。你無法催促自己趕快走完這段歷程,別人對你也催促不得。如果你的身體累了,那就小憩片刻;如果你不想出去和朋友共進晚餐,那就取消;如果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你可以讓自己慢下來,可以對自己期望低一點:我說的就是這個。你的新目標是在下半輩子,凡事做到最低限度就好。

無論生活給你多少苦難,你都不需要為了誰強迫自己快振作

有些事情就是這麼糟,沒有什麼大不了。有些事情就是這麼難,這也沒有關係。從自己受到的每一次傷害中,去體悟出一種重要的人生道理,並不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也不必急著去汲取這樣的人生教訓。

如果有什麼東西,會比一個快樂的故事更受人喜愛,那必定是一個以喜劇收場的悲傷故事。我們喜歡看到有人摧毀他們的惡魔、克服壓迫,完全靠一己之力渡過難關。我們喜歡看到英雄兩度被擊倒,三番爬起來;這道數學題甚至不需要合邏輯。

如果你的生活已經四分五裂,那麼我要給你一個反向的建議,教你如何回應在未來的日子裡,交到你手上的每一張同情牌,或是一些老生常談的空話:無論生活給了你多少苦澀的檸檬,你都不必為了任何人把它做成一杯可口的檸檬汁

如何告訴你愛的人你過得不好?

1.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在生活中的每個人都只看到表面的情況下,你是沒有辦法戰勝這一切的。愛你的人為了要在你的身邊支持你,他們需要了解全部的真相。他們需要你說:「我現在很糟,我不能具體告訴你我需要什麼,但是我需要讓你知道。」

在你停止對別人說謊之前,你必須問一下自己,你對自己是否完全誠實。你有照顧自己嗎?你有給自己時間,讓自己單純活著就好嗎?或者你為了逃避自己的感受,而把你的日子塞滿活動嗎?你好嗎,真的嗎?如果你需要眼見為憑的話,請你把它寫下來。而下一次當你愛的某個人問你的時候,請給他們真正的答案。

2. 挑選一個傳信人
所以你並不好。但是你也不需要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公諸於世,讓每一個人都知道。選一個生活中你信得過的人,把他當作你的關鍵人物,請他扮演傳信人,讓大家知道你過得如何,以及你需要什麼。這個人或許就是你的悲慟上尉,但也許這只是一個非常善於溝通的人。

3. 選擇你偏愛的溝通模式
並非所有人都喜歡在部落格或臉書上,發文更新。我盡可能透過電子郵件來傳送訊息,盡可能藉此和最多的人溝通,而不需要和所有人互動。一封電子郵件,就可以讓人們知道我正在經歷的事情及我需要的東西。我忘了把一些人放在收件人上面嗎?對。那沒關係嗎?答案同樣也是「是的」。你不需要在這方面做得很完美。

 

《悲慟的保存期限(TED Books系列)》圖/天下雜誌提供

(本文摘自諾拉.麥肯納利著《悲慟的保存期限(TED Books系列)》,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陪伴悲慟的人 這6句話別說

最大的敵人 一直都是自己

情緒養生 做個沒「看法」的人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