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CEO 內傷的每一天

儘管有著光鮮亮麗的頭銜,身為外商在台灣的代表,她其實是公司裡處境最「危險」的人,國外一封信、一通電話,隨時都可以請她走人。

「妳是我見過最local的外商CEO。」客戶笑笑地對我說。

「啊!」我愣了一下,「請問總裁,您說的local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很緊張地問。

他笑得很開心:「就是很接地氣啦!」我知道他是幫我留面子。

一般外商CEO(執行長,公司最高負責人)多半是外國人,高大帥,又專業,在台灣一般不會超過三到五年,就會調到其他的國家,因此對當地的思考不是較為短視,就是希望能夠馬上看到結果;如何對他下一次的調動更為有利,或是對集團未來在全球的發展更有助益,是他們考慮的重點。像我這種台灣土生土長,不是專業出身,在同一家外商公司待了將近了十九年的CEO應該不多。又因為我們是做傳播業,產業的特質是了解消費者、挖掘人性需求,讓客戶品牌與之產生關連,因此我認識非常多不同國家的CEO,更因此教會了我在看很多事情的時候,有不同的角度、高度與人性的深度。

在外商集團做台灣的CEO,所有的人都叫我老闆,看起來我好像是最高負責人,管理兩、三百人;在台灣,所有的人看我都是資方,但我心裡很清楚,我只是外商在台灣的代表,對總公司而言,我也是他們的員工之一,是百分之一百的勞方。我們這個位階某個程度來講,叫做「命懸一線」,因為一封信、一通電話,隨時都可以叫你離開,跟你說再見。看了那麼多CEO來來去去,奮鬥了這麼多年,才知道我還是徹徹底底的勞方(當然這也是受到很多折磨以後,搞了半天才知道的,但我卻也發現我可以有資方的資源與高度,還可以給同仁更大的舞台,幫台灣做更多事)。

我常常告訴同仁,也提醒我自己,你不可能找到一個工作,讓你只做你愛做的事;一個工作有百分之七十到八十,都是你愛做、想做的事,讓你不開心的事只有百分之十到二十,已經不錯了啦!而且進了人家家裡,就照人家的規矩,不要一直抱怨,只要不是致命、不違反個人價值觀,就OK啦!與此同時,你能夠找出可以改變,或者可以加值的地方,拚死命把它做出來。這裡面有多少的學習跟地雷,是我自己以前想也沒想過的,但我卻發現也看到了許多的問題,你是歡喜接受,雖然痛苦卻仍勇敢面對?還是轉身逃避?這決定了你是一個什麼樣的領導者。

當我做領導者的時候,我要思考的是我可以怎麼樣服務更多的同仁,激發他們的潛能,去建立更堅強的團隊;並且為公司架構一個願景,給同仁清楚的方向和具體的價值觀。但身為勞方的我,有時候不知如何去爭取應有的權益。當我爭取失敗,或者根本無從爭取的時候(因為遠在天邊的老闆是用全世界一以貫之的政策和內部法條來規範你,你根本無從申辯;尤其我們台灣在總體的市場並不是很大,也很難有bargaining power),我徹徹底底了解了勞方的委屈跟心酸,而這也是這幾年來,身為「資方與勞方交叉點」的我,為什麼總是在努力達到公司要求的同時,也盡量去滿足勞方需求的原因。

也就是說,在每一個同仁的身上,我希望能夠做到我想要我老闆對我做的事,除了同為勞方的同理心,我更清楚,沒有這群同仁,我也坐不起這個位置。當然我也面對著很多很多資方不足與外人道的痛苦:當業績做不到的時候、當客戶給你威脅的時候、當你業績或利潤無法符合總部要求而必須裁員的時候……,那些痛苦我統統都嘗過。也因此我這十幾年來,不管是從資方或勞方的角度,我曾經遭遇過的,我受過的焦慮、恐懼、憤怒、沮喪、折磨、快樂、開心、溫暖、學習、挑戰、超越,很多工作上扎扎實實發生過的案例,很多劇痛過後的領悟,更有客戶CEO所告訴我他們無法與人言的點點滴滴,這些我都很期待能夠跟讀者們分享。

尤其是這十年。以前我很喜歡飛,一年飛個二、三十次,但是現在能不飛就盡量少飛,看多了不同國家,更喜歡待在台灣,因為接觸過世界後對台灣有著更深的愛與珍惜,很喜歡台灣這個島,期待它更好。也因為常常飛,常常跟國外在做fight,或者跟很多外商的CEO在討論事情,我很清楚知道台灣有的資源並不少(看看台灣地震時,全世界有多緊張,擔心會如何影響世界的運作),台灣的資產其實很深厚。台灣自己看自己,總是覺得不夠好、不夠強,但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把自己看小的。

也因此藉著我現在是外商CEO,身兼資方與勞方的雙重身分,我把這幾十年來幫客戶建構領導品牌、和客戶打交道時所看到的許多專業經理人和團隊的互動狀況與迷思,和大家分享,很多時候也是不斷地提醒自己;如果這本書裡面有任何一篇文章讓讀者能夠少掉一個折磨、少踩到一個地雷、多爭取到一門生意、多建立一個客戶的滿意度,或多為一個人開一扇小小的窗,讓有些人覺得他的價值因此而提升,或因為這樣而激勵自己,不只是在台灣打仗,而且願意去打世界盃,讓台灣更好、更大、更強,那麼我覺得每一個字,都是我將我的經歷跟能量投注的地方,也是我出這本書最重要的目的。我的願望只有一個:讓台灣更好、讓台灣的價值更高、讓更多人一起享受美好的果實,讓全世界都能看到台灣是一個多麼美麗的存在,而且是富而好禮──這都是我覺得再快樂不過的事了!

圖/先覺出版提供
圖/先覺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 黃麗燕(瑪格麗特) 著《外商CEO內傷的每一天》,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鯨吞億萬》行騙華爾街與好萊塢的真實故事

《八年執政回憶錄》走這一路 執政紀錄攤在陽光下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