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好偉大?錢是一種成全

明明錢就不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但是我們每天都追著它跑,追得很開心就算了,可惜多數時候是一邊追一邊喊累,一點也不開心的樣子,甚至隱約感覺到社會充斥著一股仇富的心態。

是否曾有這樣的疑惑:「認為錢是生活的麻煩,卻又要天天追著它跑?」根據我所相信的宇宙原則,討厭錢或喜歡錢的心態,會默默地影響著我們這輩子的狀態。

財經記者曾針對我是如何「在大學及研究所存到兩百萬」進行專訪,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與媒體分享,卻是首次讓我從更深層的角度去思考:「錢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藉由回顧,也才明白自己對錢的價值觀,同時瞭解自己看待錢的思維與轉變。

有個問題,讓我花了一段時間,才勾勒出自己的脈絡。記者問:「請問妳是以什麼角度看待『錢』?『錢』對妳而言代表著什麼意義?這個意義從小到大有改變過嗎?」我沉默了一會兒,後來決定從我小時候幾個印象深刻的故事起。

小時候,對於錢的印象來自紅包。每年農曆新年領紅包,我總使出最大的算術能力數著,然後千叮嚀萬交代,請媽媽一定要幫我存好。「紅包要存起來,長大就可以用。」是自己初步對錢的認識。

再深入回想,其實我人生第一個存的東西根本不是錢,而是健素糖(笑)!

念幼稚園時,如果在班上表現好,老師就會發健素糖當作獎勵,每次我都捨不得吃,一定會等至少收集四顆才吃一、兩顆,後來為了分給弟弟、妹妹,但是又不希望分給他們之後自己就沒有了,所以,有次我努力集了十顆,然後開心地分給他們。只要還沒累積到,我會用衛生紙小心翼翼地包好,放在鉛筆盒的角落(現在想想好像有點不衛生,哈哈)。不過,那種分給別人之後,自己也還有的感覺讓我感到安心。

原來幼稚園的我已經有「先別急著吃棉(健)花(素)糖」的觀念。進入小學,對錢的觀念是不能亂花,所以精打細算很重要,不僅買東西前要貨比三家,更只會在換季清倉時才出手。升上高年級,老師祭出集滿兩百五十個優點,兌換獎學金五百元的獎勵方案,這次真的是錢了!但必須根據每次小考的成績兌換,九十分以上得兩個;一百分得三個。為了賺取點數,認真念書考高分成了當務之急。前前後後我一共兌換了六、七次獎學金,真是卯盡全力收集。在一顆茶葉蛋只要五元的年代,每次領到獎學金,我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因為這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高中到外縣市念書,開始想要有自由運用錢的權利,當時一個月三千元生活費,剛好支付往返學校的交通費及餐費,但我想要有額外的零用錢可以用,我開始動腦筋想怎麼讓花費更精簡,除了辦學生定期乘車票(月票打七折)外,還真讓我想出了一個瘋狂的省錢法。我開始把「白飯配胡椒鹽」當成每天的晚餐,如此一來,每個月就可以順利存下一千元當作私房錢。我永遠記得,我把偷偷存下來的一千元摺好,藏在筆記本的夾層中,每個月一張一張慢慢地存,好不容易存到人生第一個一萬元時,那一刻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的錯覺。

正當我還沉浸在以為擁有錢,就象徵著自由的時候,沒想到已悄悄埋下日後健康的未爆彈。就在大學開學第一天,身體立刻遭受嚴厲的報復。早上走往教室的途中,毫無預警的一陣暈眩,發現身體不僅不聽使喚,四周開始天旋地轉,也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趕快撥緊急電話給教官,請教官來救我。從旁經過的學姐見我臉色發白、嘴唇發紫,趕緊把手上的衣物往我身上披,我努力強撐住自己的意識,察覺教官趕到後,就整個人昏過去了。

醒來後,看著手上吊著點滴,才想到:「啊!我剛剛昏倒了。」然後趕快檢查自己的意識是否清醒?過去的人、事、物是否記得?當醫師問:「妳最近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怎麼會突然這樣?以前有過嗎?」我才想到,有可能是過去幾個月以來,為了省錢所造成的後遺症。不過,我什麼也沒說,只淡淡地回:「不知道耶。」

這一小段插曲,讓我深刻感受到,生命的脆弱與堅強,因為我可能再也醒不來了。謝謝我的身體,願意讓我再次醒來,當然,我也答應身體,從此不再用奇怪的方法省錢了,經典套餐「白飯配胡椒鹽」,自此從我的人生走入歷史。高中時沒打工,所以,唯一能存的就是自己的生活費,促使了我在升大學那個暑假就開始找打工,因為我一心一意想知道,怎麼樣可以讓下一個一萬塊賺得更快、甚至更多?學生時想法很單純,只想到多打幾份工以及找時薪高一點的工作,卻忘記應該要加強投資理財的被動收入思維才是。「錢不能亂花,要存起來。」是身為學生的我唯一有的概念。

真正有意識思考「錢為何物」是在畢業後。

我一直很納悶,明明錢就不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但是我們每天都追著它跑,追得很開心就算了,可惜多數時候是一邊追一邊喊累,一點也不開心的樣子,甚至隱約感覺到社會充斥著一股仇富的心態。

「錢」似乎讓很多人又愛又恨,我想弄懂這之中的緣由,於是開始閱讀人類歷史及貨幣發展相關的書。後來,有一個觀點完全說服了我,那就是,錢,有儲存的功能。

以物易物的時代,東西都有期限,換句話說一定得在某個期間使用,無法延長,如果將物品的價值存在貨幣裡,就能延後兌現。當我認同社會的確是需要錢來驅動運轉後,就再也沒有那種「好煩喔,為什麼錢讓大家都不開心的念頭」。套句之前的流行用語,「錢是一個大平臺」,裡面儲存價值,再利用這個價值去兌換你所需要的東西。

後來,我在節目《看板人物》中看到當鋪老闆秦嗣林的專訪,學到一個新思維,徹底翻轉我對錢的看法,他說:「錢是一種成全。」這句話彷彿是我找尋多年的拼圖,完整了我的貨幣價值觀。此後,對金錢的思考往前跨越到不同的境界,亦顛覆了我對有錢人的刻板印象,瞬間覺得有錢人好偉大,因為他們是一群最有能力成全別人的人。我在心裡小聲地跟自己說:「以後我也要成為有錢人!」

從那之後,我開始感謝錢的存在,然後也更加愛錢了(這個「愛」表示多虧有它,是滿滿的感謝)。因為錢讓我思考不曾想過的問題,現在,錢對我來說不僅是體驗世界的通行證,更是我的老師,引領我去探索世界更多可能。

以前我總認為要先賺夠了錢再來做喜歡的事,但自從我釐清錢與自己生命的關係,歸結出一個方向—我要過一個可以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並且也能有收入的理想生活。我正走在這條路上,你呢?

 

《出發!成為我們期待的大人:給年輕人的30個關鍵字》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陳怡彣著《出發!成為我們期待的大人:給年輕人的30個關鍵字,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最大的敵人 一直都是自己

蔡康永:你的人生不是罐頭

你的富足意識覺醒了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