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 問個好問題吧!

不懂提問,哪來的一帆風順

不恥下問,意思是不要羞於向地位卑下的人請益。但我想把這句話改成「恥於不問」,把不明白卻不提問引以為恥。

○一○年在首爾舉行的G 20高峰會的閉幕式上,美國的歐巴馬總統特別給了主辦國—韓國的記者優先提問的時間,卻沒有人提問。雖然中國記者表示想利用這個機會代替亞洲國家提問,但歐巴馬仍表示想先給韓國記者一個機會。

最後,依然還是沒有韓國記者發言提問,那真是個令人尷尬的場面。韓國記者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真的是沒有想問的問題嗎?還是雖然有問題,但因為當時的氣氛,沒勇氣提問呢?還是因為不會用英文提問嗎?或許有人會說韓國人天生不愛提問,但是好像也不是,有時問題甚至還太多呢!

日本的情況跟韓國不相上下。日本的經營管理顧問大前研一主張,這十多年來日本一直未能擺脫停滯狀態,就是因為日本人失去了提問能力。

這種現象在首席執行長的訓練課程中也是如此。我曾經擔任過五年以上的首席執行長訓練課程的主任教授,目前也在某經濟新聞主辦的課程中擔任主任教授。我的主要任務有二,一是介紹講師,二是在課程結束後,透過提問來營造氣氛,其中,課程結束後的提問時間非常重要。我在聽講的過程中,自然而然會想到三四個問題。如何才能對這種主題感興趣?這是實際運作的嗎?成功和失敗的例子有哪些⋯⋯在課程結束後,我會先問大家有沒有問題,但大部分人都沉默不語。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先提出問題。逐漸形成提問的氛圍後,才陸續有人再追加提問。我天生就是個問題寶寶,所以看到不提問的人,總是無法理解。

為什麼他們不提問呢?

長期以來都不提問而習以為常。

所謂用進廢退,就像人類的尾椎因為沒有作用而退化一樣,不提問的話,提問的肌肉就會衰退。請回顧一下你的童年?那時候也像現在這樣沒有任何想問的問題嗎?只是呆呆地環顧四周嗎?應該不是如此吧!當時恐怕是不斷對新的東西、陌生的東西提出問題吧!「這是什麼?」「這是怎麼回事?」「那個東西怎麼了?」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突然停止提問。即便如此,如果不提問,最終損失的還是自己。所以要活化我們的提問肌肉,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經常對自己感到好奇的事物提問。「這是什麼?」「為什麼?」「沒有別的辦法嗎?」

害怕被誤解為無知的人。

我曾經有好幾次苦惱著到底要不要問,然後放棄不問的情形,事後卻留下後遺症折磨著我。所以,最近不管別人怎麼想,我都會大膽提問。有時候會暴露出明明人盡皆知,唯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實,即使這樣也沒關係。我心裡想著:「是呀!我就是不知道,那又如何?也有可能不知道,不是嗎?」然後自我安慰說,比起那些明明不知道卻又不問的人,因為不知道而提問的我,將會成為更好的人。因此,鼓勵你就算是說錯話或被人誤解,也要勇於提問,這樣才能增強實力。

第三,因為太不了解。

提問,需要有基本認知才行。對前所未聞的事情,我們不太可能進行提問。最近,我聽了幾場與生物相似性藥品(biosimilar,是指幾乎和原藥品相同,但由不同藥廠製造的生物製劑)有關的研討會。由於我對這個領域的用語很陌生,加上內容有很多化學反應式,幾乎聽不懂,因此我先將不認識的用語全部寫下來,然後詢問坐在隔壁的專家。聽完他的說明後,覺得並不是很難,只是有些縮寫我不知道而已。一旦掌握了這些文字的意思,原本宛如墜入五里霧中的狀態,好像就消散了一些,似乎再聽個兩遍就能夠提問了。然而,喜歡提問的我那天完全沒問;不,應該是說無法提問。不能提問,最大理由就是一無所知。提問也需要有點基礎才行。

第四,誤以為自己很了解。

公司的高階主管會議上,經常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參與公司高階主管會議的人,通常都是各事業部的頂尖人才,他們對現況沒有太多好奇心,往往自認為是專家,大家很難拋出問題。 解決這種情況的最佳良方,就是偶爾讓陌生人、不了解這個領域的人,還有其他領域的專家一起與會。這種藉由外行人口中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或是從未想過的問題,例如「事業的本質是什麼?」「投入這項事業的核心理念是什麼?」「為何應該做這件事?」等的做法,反而會有許多意外的收穫。真正的理解與自認為知道是截然不同的事。偶爾問問自己「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知道的定義為何?」也是一種方法。

關於提問,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句話是:不恥下問,意思是不要羞於向地位卑下的人請益。但我想把這句話改成「恥於不問」,也就是把不明白卻不提問引以為恥。若是我們自認為知道,就不會提問,唯有認為自己不清楚或有所不知,才會想問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提問將使我們更加成長。

 

《不懂提問,哪來一帆風順?: 高手教你提升自我、拉近關係》圖/究竟出版社提供

(本文摘自韓根太著《不懂提問,哪來一帆風順?:高手教你提升自我、拉近關係》,究竟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遇事時 話要怎麼說

這位客人您是「豬」嗎?

遠離生命中的那些爛人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