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收藏必看!保管箱珠寶失竊案

台中商銀保管箱珠寶失竊案賠償爭議

寄放銀行保管箱貴重物品不翼而飛,如何判定賠償金額?

有年紀且具社會經驗的民眾都知道,如果自己有一些房地所有權狀、貴重珠寶、有價證券,但家裡又沒有適當的保險箱或保全系統可加以保管時,最普遍的作法,就是花點小錢,到銀行去租借一個保管箱,以存放這些貴重的文件或物品。

租借銀行保管箱之目的,雖然是為了保管貴重物品,但過去台灣就曾因921地震,造成某銀行位在一樓的分行全毀,導致保管箱物品全部毀損滅失的慘況。這類意外可說百年難得一見,也很難讓人怪罪銀行。

除了前述因為天災地變,造成保管箱內物品全毀的情形外,銀行也可能因為自身疏失,而遭到宵小入侵,保管箱被偷!這種如好萊塢電影般不可思議的情節,幾年前就發生於台中商銀的某分行中,而租借者為了向銀行求償,還得提出讓法院採信的相關證明!

事件緣起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5年度重上更二字第2號)
某位女性珠寶收藏家向台中商銀某分行租用了一個保管箱,放置珠寶及其他貴重物品,該批珠寶號稱價值高達新台幣6,000多萬元。
不料,某日兩名竊賊從台中商銀隔壁戶的廁所鑿通牆壁,以水泥鑽孔切割機及鑿子等方式入侵保險庫,竊取該分行眾多保管箱裡的財物,其中也包括了這位女收藏家的珠寶。後來,其中一名竊賊被警方逮捕,並在其住處查獲其中的5件珠寶,經確認後為女收藏家所擁有。
然而,女收藏家主張其失竊的珠寶不只有5件,而是13件。因此,她以「台中商銀未確保出租保管箱的安全,有其疏失,造成其財產上受損害」為理由,依據契約關係,請求台中商銀賠償部分的損失。
為了證實失竊的當下,保管箱裡確實放有13件珠寶,女收藏家指出:在竊案發生前,自己曾經在知名飯店舉辦私人珠寶展,而這13件珠寶當時也有參展,參展隔日隨即由友人陪同她將這13件珠寶放回台中商銀的保管箱。且女收藏家主張,既然檢視前述珠寶展的照片,看得到事後尋回的其中5件珠寶,應可推知被竊的珠寶數量確實是13件。
台中商銀則反駁指出:這名收藏家向銀行租用的保管箱確實遭竊,但是由於開啟保管箱時,並不需銀行人員陪同,收藏家可以自己為之,所以銀行從頭到尾根本不知道保管箱裡面放有什麼物品,且收藏家也沒提出證據,證明她真的有將這13件珠寶存放入保管箱內。另外,收藏家也無法對珠寶的來源、買賣經過、資金來源及價值,提出證據說明。因此,台中商銀無須就收藏家無法證明存在的8件珠寶,負擔賠償責任。

法院判決

一、台中商銀出租保管箱,應有責任維護場所安全

法院認為:台中商銀既然出租保管箱收取租金,就應注意維護場所的安全性,且台中商銀及當日的保全人員都承認:遭竊當日,保全紅外線偵測系統兩度發現異狀,但台中商銀卻未能注意檢查是否遭侵入,並及時阻止失竊,顯然違反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確實有過失,而造成女收藏家財產受損;因此,
須賠償其損失。

二、銀行既然承認保全設備有疏失,就應賠償損失。但收藏家只能在可以舉出證明的範圍內,要求銀行賠償

1. 就算台中商銀保管有疏失,但到底該賠多少錢呢?法院認為:該保管箱的兩把鑰匙,一把由女收藏家持有,另一把則留存在台中商銀,供緊急狀況備用,銀行並不會直接使用該保管箱。平時女收藏家可以單獨持該鑰匙,並持原留印鑑填具記錄卡,自行開啟保管箱,而無須銀行行員陪同在場;因此,台中商銀並無法得知保管箱裡究竟放置哪些珠寶。如果收藏家要向銀行求償,在訴訟上就須證明究竟有哪些珠寶放在保管箱裡,以及具體損失的金額多少。

2. 然而,女收藏家卻表示:所有的購買證明及其他單據,都連同珠寶一起放在保管箱裡遭竊,因此無法提出證明。對於這樣的說法,法院並不買單,而認為:一般人把珠寶放置在銀行保管箱,理應將珠寶證明放在別處,分開保管,以便於失竊時做為理賠和價格的證明。既然收藏家無法證明13件珠寶都在保管箱內,就不能向銀行求償。

3. 另外,雖然女收藏家主張:這5件查獲的珠寶,曾經連同其他8件珠寶於私人珠寶展中展示,事後由女收藏家將所有珠寶帶回家,並在隔日由友人陪同,拿回台中商銀存放,因此,該友人可以充當證人,證明保管箱內確實放有13件展品。

但法院認為,在展覽結束後,所有珠寶是先由女收藏家自行帶回家,就算是後來陪同前往台中商銀的友人,也只是在外等候,並未一同進入保管箱親眼見證;因此,光憑該友人的證詞,也沒辦法證明放回保管箱的珠寶是否就是展覽中的13件。基於上述理由,法院認為收藏家無權請求賠償。

律師叮嚀

1. 相關證明應收妥並另外備份存放

對於本案的判決,雖然法官要求女收藏家應將珠寶的購買證明另外存放,否則無法證明實際的損害,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大部分的人之所以會去銀行租保管箱,就是想要存放自己的貴重物品,根本沒料想到銀行的保管箱還會遭竊或遭破壞。

因此,除了貴重物品之外,一般人(包括筆者)也會把購買的相關證明或單據一起放在保管箱內!雖然我們可以理解法院是從法律的立場出發,但實際上,這樣的要求有點強人所難。解決之道,除了遵照法院要求的作法以外,或許也可將購買證明多影印幾份,放在家裡或存在雲端,以便未來舉證之用。

2. 出具購買證明≠保險箱實際內容

根據國內銀行開啟及使用保管箱的實際操作程序,民眾前往開啟租用的保管箱時,銀行行員一開始雖然會陪同到個別的保管箱前,由行員及民眾各拿一把鑰匙,插入保管箱以將之開啟(註:保管箱需要一對鑰匙同時插入,才能開啟),但打開保管箱後,行員為了尊重民眾的隱私,就會離開現場,並不會隨同民眾一起檢視或確認民眾所要放入保管箱的物品。

因此,即使民眾擁有前述的購買證明,也很可能無法舉證在遭竊當下,保管箱內實際放置的物品為何,導致求償無門。這是大家存放貴重物品到保管箱前,必須認知的潛在風險。

圖/典藏藝術家庭提供

(本文摘自葉茂林著《當藝術遇上法律:藝術投資收藏的攻防對策》,典藏藝術家庭提供)


延伸閱讀

東京藝大美術館長教你西洋美術鑑賞術

上班族也能輕鬆當藝術品包租公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