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妒忌」是我的商機

尼采哲學概念 在職場有效運用

無名怨憤(ressentiment)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

國的哲學家、古典文獻學者。是現代聞名的存在主義代表性思想家之一。儘管既沒有博士頭銜,也沒有教師資格,他卻在二十四歲就被招聘為巴塞爾大學古典文獻學的教授。但處女作《悲劇的誕生》不受學會青睞,再加上健康問題,辭去大學的工作之後,他一生一直是個業餘的哲學家。學界將尼采的文章視為德語散文的傑作,在德國,國語課本經常選用他的文章。

如果按哲學入門書的解說方式來說明無名怨憤(ressentiment),那就是「站在軟弱立場的人,對強者抱著羨妒、怨恨、嫌惡、自卑等交織的情感」。說得白話一點,就是「妒忌」。但是尼采所提出的無名怨憤這個概念,涵括的範圍稍微廣一點,也包含了我們不算在「妒忌」裡的感情或行動。

在伊索寓言裡有個「酸葡萄」的故事。故事大意是說,狐狸發現了令人垂涎欲滴的葡萄,但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搆不著它,不久狐狸便恨恨地說「那串葡萄一定是酸的,才不會有人想吃它呢」然後離開了。可以說這就是受無名怨憤所束縛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典型反應。狐狸對那串搆不著的葡萄,不只是單純的不甘心,還把價值判斷顛倒過來──「那串葡萄是酸的」,藉此發洩情緒。尼采把這一點提出來作為問題,也就是說,我們很可能因為無名怨憤,而扭曲了原本的認知能力和判斷能力。

懷有無名怨憤的個人,會表現出以下兩種反應,來改善當下的狀況。

①隸屬、服膺造成無名怨憤原因的價值標準。

②顛倒造成無名怨憤原因的價值判斷。

這兩種反應,都會成為我們順心、豐富人生的一大阻礙,讓我們依序思索一下吧。

首先是第一項,被無名怨憤束縛的人,會在隸屬、服膺造成無名怨憤原因的價值標準下,試圖消除心中的怨憤。請想像一下這種狀況,周圍所有人都拿著高級名牌的皮包,只有自己沒有。這時候,當然有人會因為自己其實並不想要,而且也與自己的生活風格、價值觀不合,拒絕這個名牌包,但是,仍有不少比例的人,會買下同款的名牌包,藉此消解心中的無名怨憤。這種狀況並不只限於名牌奢侈品,例如在法拉利等所代表的名車或理查德.米勒所代表的高級手錶世界中,同樣也會發生。

我們可以認為,這些所謂高級品、名牌品為市場提供的好處,就是「消解無名怨憤」。懷抱無名怨憤的人,以購買這些名牌品、高級車,作為消解無名怨憤的所謂「記號」,所以,無名怨憤發生得愈多,市場規模也就愈見擴大。奢侈名牌與高級車,每年都會推出新款式或新車,如果你把它想成這是「因為無名怨憤隨時都在產生」就很容易明白了。無名怨憤沒有製造成本,所以,視運用的智慧和所花心思的多寡,再多也能生產得出來。那些廠商為可以無限生產的商品制定高價,所以不可能不賺錢。即使是物資充沛滿溢、已經呈飽和狀態的日本,奢侈品的業績還是大家都很暢旺。我們可以認為,這是因為他們一直能巧妙生產無名怨憤的關係。

有關「階級差別」,本書會在後面的章節討論,不過,現代人對於「平等」都有極為精密的「感知」,只要有一點點差別,很可能就會產生無名怨憤。而產生的無名怨憤,會藉由「符號購買」的形式消解,於是奢侈品牌或高級車市場的業績,在低成長的日本仍然能堅挺地向上推移。

但是,不用說也知道,用這種形式不斷消解無名怨憤,也很難活出「自己的人生」吧。無名怨憤是將自己的價值判斷,隸屬、服膺於社會共有的價值判斷而產生出來的。自己渴望什麼東西的時候,該渴望是根植於「純粹自我」產生的純粹渴望呢?還是因他者喚起的無名怨憤所驅使的呢?能否看清楚這一點十分重要。

前面指出了受無名怨憤束縛的人典型的反應之一──「隸屬、服膺於造成無名怨憤原因的價值標準」的危險性。接下來,我們再來思索一下第二個反應「顛倒造成無名怨憤原因的價值判斷」的危險性。尼采之所以提出無名怨憤,就是因為把第二種反應視為問題。尼采認為,懷著無名怨憤的人,大多數時候會放棄提起勇氣或採取行動來改善事態,所以他們會顛倒造成無名怨憤發生的價值基準,或是主張相反的價值判斷,藉此發洩情緒。

尼采以基督教為例解釋,他說,古羅馬時代,猶太人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飽受貧困所苦,所以他們對擁有財富和權力的羅馬統治者,既羨慕又嫉妒。但是,他們很難改變現實,也很難升到高於羅馬人的地位。為了復仇,他們創造了上帝。意思就是說「羅馬人富有、我們貧窮、困苦,但是,只有我們才能進到天國,因為上帝討厭富人和掌權者,他們去不了天國。」尼采解釋,藉由創造出比羅馬人更偉大的虛構概念──神,顛倒「現實世界的強弱」,達成心理上的復仇。這種思想不是藉由努力或挑戰,去消解自卑感造成的無名怨憤,而是提出否定「強大他者」的價值觀,自我肯定,消除自卑感的根源。這種主張在現代的日本也隨處可見。

舉例來說,最典型的例子像是「我並不想去高級法式餐廳,只要去連鎖家庭餐廳就很滿足了」的想法。猛一聽到,也許會覺得這個想法四平八穩,沒什麼問題,但是絕不可以忽略,這個主張包含了一個明確的意圖,那就是故意顛倒「高級法式餐廳高尚,連鎖家庭餐廳低級」的價值判斷。

首先,自始至終根本不存在「高級法式餐廳」這種餐廳。在本書撰寫時,翻開最新版《2018東京米其林指南》,其中介紹的法式餐廳,三星的有Quintessence、Joël Robuchon (侯布雄),二星的有L’Osier和Pierre Gagnaire等。但實際走進這些餐廳,就如同大家知道的,立刻就會發現這些餐廳推出的菜色和氣氛可說各有擅場。當然,有人會說「我喜歡Quintessence,但是侯布雄就比較……」,但是全部用「高級法式餐廳」來概括,就無法比較「好、壞」。

總之,「高級法式餐廳」這種餐廳,只存在於印象世界中,換句話說,它只不過是個抽象的符號。將抽象的符號與實際存在的餐廳進行比較,無法討論「喜歡或討厭」哪一種,所以從根本來說,這種比較考量完全是沒有意義的,那麼為什麼要提出這麼空虛的主張呢?因為在這背後隱藏著無名怨憤,想要顛倒「高級法式餐廳是規格高檔的餐廳,那裡的客人都有精緻的嗜好和品味」的一般價值觀,更直率地說,即「在高級法式餐廳吃飯的人都是成功人士」的價值判斷。提出這種主張的人,似乎對於自己未染上泡沫式價值觀的先見之明和理性,懷有孤芳自賞的心態。如果是那樣,他可以說「我沒怎麼去過高級法式餐廳,但連鎖餐廳也十分好吃哦」,甚至只說「我喜歡連鎖餐廳」也可以,沒有人會怪他。為什麼他不這麼說呢?理由很簡單,因為說了這種話,也無法消解他心中的無名怨憤。拿出「高級法式餐廳」這種只不過是抽象性符號的概念,與連鎖家庭餐廳比較價值之後,還細心地主張「自己喜歡後者」,表示「自己比喜歡前者的人更優越」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吧。這與尼采主張「受無名怨憤束縛的人,會試圖顛倒造成無名怨憤的價值判斷」不謀而合。

我再補充尼采的指點,懷抱無名怨憤的人在言論和主張上,有堅持「逆轉源自無名怨憤之價值判斷」的傾向。

尼采自己舉聖經中「貧困的人是幸福的」,正是這段內容的典型例子。其他像是倡說「工人比資本家更優秀」的《共產黨宣言》,也許也可以歸類為這類的內容。從兩書在全球都爆炸性地普及來看,懷抱無名怨憤的人提出的價值顛倒的概念,也許可以說是一種殺手。

我個人愛讀聖經,對尼采的看法有多處不敢苟同,但是不能否認的,自古代以來,包含本書介紹的哲學家著作在內,許多殺手概念都在那個時代藏著極大的價值判斷反轉。我們必須辨別清楚,這種「價值判斷的反轉」,是單純根植於無名怨憤?還是根植於更崇高的問題意識。正因為如此,理解無名怨憤這種複雜情感,和它喚起的言行模式,乃是不可或缺的學養。

最後引用本書其他章節將會介紹的法蘭西斯.培根的一段話,作為本節的結束。

最好不要信任看上去蔑視財富的人。他們蔑視它只是因為無望得到財富,但是這種人一旦得到財富,沒有人會比他們更愛財了。
──法蘭西斯.培根《培根隨筆》

《哲學是職場上最有效的武器》圖/如果出版

(本文摘自山口周著《哲學是職場上最有效的武器:50個關鍵哲學概念,幫助你洞察情況、學習批判思考、主導議題,正確解讀世界》,如果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哲學 職場最有用的「武器」
大小主管不同指令 聽誰的?
亞馬遜新進員工 4大生存道具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