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是職場最有效的武器

沒有素養的專家,是文明的最大威脅。

育在社會上掌握強大權力、影響力菁英的教育中,以哲學為中心的博雅教育愈來愈受到重視,這是現在世界的風潮。

從歷史來看,自近代開始,歐洲負責培育英才的教育機構中,一直都將哲學和歷史設為必修。即使到了今日,培養出多位政治、經濟菁英的牛津大學,招牌的三大學系「PPE(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哲學、政治、經濟學系)還是以哲學為三學問領域之首。法國高中課程(lycée)中,不論理科文科,哲學都是必修科目。高中畢業考第一天第一堂測驗,傳統上都是哲學科考試。在巴黎待過一段時間的人,應該也都曾在辦公室或咖啡廳裡聽到,人們拿畢業考哲學考試出了什麼題目、自己會怎麼回答當作話題吧。

我們把目光轉到美國。亞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是世界聞名的企業領導人的教育機構,研究院內有來自各全球企業的準經營幹部。他們是世界上「時薪」最高的人,但卻一齊聚集在這個風光明媚的滑雪聖地──亞斯本山麓,認真地學習柏拉圖、亞里斯多德、馬基維利、霍布斯、洛克、盧梭、馬克思等哲學、社會學經典。

為什麼他們會將一般視為「沒什麼用的學問代表」,放在學習優先順序的那麼前面呢?一九四九年,亞斯本研究院的發起人,(當時)芝加哥大學教授羅伯.哈金斯(Robert M. Hutchin),在促成該研究所設立的「歌德誕辰二○○年紀念」的國際會議上,就「領袖人物需要素養的理由」,發表了下面的看法:

.沒有素養的專家,是我們文明的最大威脅。
.所謂的專家,難道是只要有專業能力,就不需要素養,或是對諸多事物無知也沒關係嗎?

——引自日本亞斯本研究院網站

見解確實精闢。哈金斯的意思是學習哲學,並不是為了「有用」、「很酷」或是「變得聰明」,但是有社會地位的人如果不學習哲學,這種人「會成為文明的威脅」,也將會是「危險的人」。

相反地,日本的狀況又是如何呢?二○一八年一月,筆者有機會以提問者的身分,參加了關西經濟同友會,與代表關西財經界的企業領導人,討論「文化與企業」的關係。但是,到了現場才發現,沒有企業領導人能對該主題「闡述自己意見」,至少場內一個都沒有。許多經營者從頭到尾提出的,多是「文化賺不了錢」「我想把錢用在祇園,但是沒有時間」等幼稚的發言,根本沒有人能夠對「企業經營對文化形成造成的影響」發表看法。

另一方面,這類無教養的「賺錢專家」(雖然看起來也並非那麼賺錢……)所率領的許多日本企業,卻不斷做出連小孩都為之驚訝的違法行為,有鑑於此,可以知道,哈金斯這個問題意識──即亞斯本研究院設立的前提──極具有前瞻性。

為什麼商務人士必須學「哲學」?

前面,筆者引用了羅伯.哈金斯的質問,正是這個質問促成了亞斯本研究院的創立,另外也敘述了「領導者必須具備哲學素養的原因」,接下來,再根據筆者個人的經驗,從稍微功利的角度,來談談學習哲學、思想的優點。
理由可以大致分為以下四大項:

①正確洞察狀況。
②學習批判性思考的要領。
③訂定課題。
④防止再次發生悲劇。

【商務人士學習哲學的意義①】正確洞察狀況

「……真虧你想得到這個層面啊。」

與客戶面對面開會時,不時會得到這樣的評語。當會議中未能確定問題的輪廓,或是整理不了問題的原因時,我會在會議時間快要結束前,突然丟出「問題該不會是○○○吧?」的疑問,然後霎時雲開霧散,豁然開朗。這時候,客戶就會說出「……真虧你想得到這個層面啊」的評語。他們大多都會露出微微吃驚,但又有些開心的複雜表情。

但這種時候,我幾乎都不是在腦海中從零開始組建思考,而是將哲學、心理學或經濟學的概念,套入眼前的狀況,試圖思索出一個理路。學習哲學的最大效用,在於可以得到許多提示,以便深刻洞察「現在,眼前發生了什麼事」。而且,不用說許多經營者或社會運動家,都必須面對「現在,眼前發生了什麼事」這樣的問題,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問題。總而言之,學習哲學家留下的關鍵概念,在面對「現在,眼前發生了什麼事」的問題時,可以獲得重大的洞見,進而找出答案。不過,如果不舉出具體的實例來說明,恐怕一般人很難了解。

舉例來說,現在世界上正在掀起一股「教育革命」的潮流,其中又以芬蘭最為有名,舉例來說,像是他們廢止課程按年次分級、廢止按科目區分課程。說到學校上課,我們腦海裡想到的,大多是同年齡的孩子一起坐在教室裡,同時學習同一項科目,所以聽到芬蘭採取這種體系,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因而把它理解為不同於自己熟悉的、某種「新型的教育架構」。

但是,這裡如果用辯證法的框架來思考,就會出現另一種理解,那就是它並不是「出現了新的教育體系」,而是「舊教育體系的復活」。

假設有某主張稱為A,另外有一個相反的矛盾主張稱為B,如何不否定兩者,而統合進化為新主張C,這種思考的過程即是所謂的辯證法。不過此時,這種統合、進化並不是在直線上進行,而是呈「螺旋式」。螺旋式的意思,就是從側面來看,它是鋸齒形的上升運動,從上往下看,則是圓形的旋轉運動。簡言之,就是「發展」與「復古」同時發生的意思。

我們所熟悉的教育體系,是將一定年齡的孩子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分割授課時間,讓他們學習同一學科,這是明治時代在富國強兵的政策下,為了對大量的孩童施行工廠式的教育,才編成的系統。自人類誕生以來,就一直在從事孩子的教育,歷史亙古長達數萬年,所以,現在的教育體系,只是在這悠久歷史中極短期間所採取的方式,可以說是一種例外的方式。

那麼,明治維新之前又是什麼樣的教育系統呢?那就是所謂的私塾教育。回頭看看當時的私塾,學生年齡大小有別,學習的科目也各不相同,與現在世界發展的教育系統在方向上十分近似。

也就是說,在習於近代教育系統的我們看來,這系統雖然非常「新穎」,但其實從長遠的時間軸來思考,它卻是「古老」的東西。但是,「古老的系統」也並非原封不動的復活,否則就只是單純的後退。古老的系統帶著某些發展的元素回歸,以教育系統來說,這所謂「發展的元素」就是ICT了。

教育系統這個主題即是一個例子,一個人懂不懂辯證法的概念,對他能不能洞察現在的新潮流乃是「過去系統發展上的回歸」,有著很大的影響。

過去哲學家建議的種種思考框架或概念,有助於更深入了解眼前發生的事,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運動,以及未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我再說一次,這個「現在正在發生什麼,未來又會發生什麼」的疑問,應該是商務人士必須面對的問題中,最重要的問題。而在思索這樣重要的問題時,哲學就能給予我們許多強有力的工具和概念。

【商務人士學習哲學的意義②】學習批判性思考的要領

商務人士學習哲學的第二個優點,是「學習批判性思考的要領」這一點。因為整個哲學的歷史,可以說完全就是對世人言論進行批判性探討的歷史。

關於這一點,後面會有詳盡的解說,而過去哲學家面對的問題,大致可以整理為二類,一是「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即所謂「What 的問題」,第二「我們在這其間應該如何生存」即「How 的問題」。自古希臘以來,幾乎所有哲學家面對的問題,都可以納入這兩類當中,但儘管如此,卻還存在著那麼多的哲學家論述,這證明了世上未尚出現決定性的答案,來回答這些問題。

哲學家面對問題,提出他們自認的答案:「會不會是這樣呢?」如果世人認為那個答案具有說服力,在一段期間內它就會成為世上的「經典」理論而普及開來。但是,後來現實發生了變化,經典理論看起來變得粗糙……,也就是說,它的回答無法精準地說明現實,或是無法妥善地處理現實的需要。於是,新的哲學家便會出來批判「那個答案恐怕不對吧?」而再提出別的答案。哲學的歷史就是靠著「提出想法→批判→再提出想法」這樣周而復始的脈絡形成的。

那麼,為什麼這一點對商務人士很重要呢?因為在商貿上也應該具備批判性思考。面對變幻莫測的現實,商務人士必須批判性地重新審視當下的思考方式和應對,調整自己的應對態度,將過去運行順利的結構變更為適應現實變化的形式。以前,在英語中,企業叫做Going Concern,意思是「在永續的前提下經營的組織」,重點在於面對「環境的變化」「企業永續發展」,也就是說,企業成立的前提,是「不斷地在變化」。

也許有人看到這段話會認為「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若是如此,為什麼那麼多日本企業很難達到這個「天經地義」的概念呢?最大的重點在於「變化」一定「伴隨著否定」,在否定過往成立的思考方式、行動方式上,接受新的思考方式、行動方式。難的不是在「啟動」「新的思考方式、行動方式」,而是用批判的眼光掌握「舊的思考方式、行動方式」,讓它「結束」。先用批判性的眼光重新審視以往有效的「思考方式」,如果,它已經不能妥善地適應現實、無法精確地說明現實,就必須思索其原因,提出新的範本,這就是哲學家持續不斷在做的事。而學習哲學的好處之一,就是儘管探討的問題並不相同,但是卻能以知性的態度或頭緒,有意識地去批判、考察這種「無意識間規定自己行動與判斷的潛在前提」。

【商務人士學習哲學的意義③】訂定課題

商務人士經常使用的agenda 這個字,就是課題的意思。為什麼「訂定課題」這麼重要?因為它是革新的起點。今日,許多日本企業,都把革新當成首要的經營課題,但坦白說,其中八成都只是「扮家家式的革新」。為什麼我敢這麼武斷呢,因為絕大多數的案例,都沒有設定「課題」。所有的革新,都必須實現在解決社會所抱持的「大課題」,所以沒有「設定課題」的地方就產生不了革新。大部分的企業,都失去了「設定課題」這個革新的靈魂,只是在表面上建立起從外部募集創意的架構、或修潤創意的過程,屬於「開放式創新」的狀態,所以只能說他們是「扮家家式的革新」。

在撰寫前作《如何建立世界最具創新性的組織》時,我採訪了許多社會上公認的「創新人士」,但其中最大的特點是,沒有一人曾想過「要發起一場革新」。他們一定都是出現了具體「想解決的課題」才去從事工作,並不是為了「想要革新」。「革新停滯」的吶喊已經喊了很久,但是造成停滯最大的原因,並不是「創意」或「創造性」出現了瓶頸,而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解決的「課題,即agenda」。

所以,「設定課題的能力」就變得十分重要了。那麼,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提高「設定課題的能力」呢?關鍵在於「素養」。為什麼呢?若想從眼前熟悉的現實中汲取出「課題」,絕不可欠缺的是「將常識相對化」的手續。舉例來說,只了解日本風俗習慣、生活文化的人,很難思考日本的風俗習慣「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但是如果是個懂得外國風俗習慣、生活文化的人,那就容易多了。我們常常可以在書店或電視上看到名為「日本人這些地方很奇怪」的書籍或節目,這些內容的成立,都是建構在「日本人稀鬆平常的習慣,外國人看起來卻很奇妙,或是日本人聽到這種評論,也會覺得『聽他們一說的確如此』」的基礎上。也就是說,一個人愈具有地理空間,或歷史時間廣度,就愈能將眼前的狀況相對化。

所謂的革新,經常包含著「過去視為理所當然的事,不再理所當然」的性質。以往理所當然的事,就是常識,去質疑常識,才能產生革新。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質疑所有的「理所當然」,日常生活就過不下去了。舉例來說,如果一看到信號燈就想,為什麼綠燈「通行」,紅燈「止步」呢?為什麼時鐘是從右往左轉呢?那麼日常生活就會出現大麻煩了。這種常常看到的「質疑常識」訊息太膚淺了。

在關於革新的論述方面,人們經常會拋出「丟棄常識吧」、「質疑常識」等簡單的提示,但這種提示,卻對「為什麼世上會出現常識這種東西,為什麼它會根植人心,難以動搖」的論點,完全缺乏洞察力。「質疑常識」的行為其實相當耗費成本,然而只有「質疑常識」,才有可能促進革新,這裡就形成了矛盾。

從結論來說,只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這個矛盾,重點不在於人云亦云地學會「質疑常識」的態度,而是要具備分辨的眼力,可以識破哪些是「可以睜一眼閉一眼的常識」,哪些是「必須懷疑的常識」。而空間軸、時間軸上知識的廣度,也就是素養,便能賦予我們分辨的眼力。

將自己擁有的知識與眼前的現實相比,就能讓普遍性較低的常識──即「只有現在、這裡才適用的常識」浮現出來,史蒂芬.賈伯斯正因為懂得書法之美,才會想出「為什麼電腦字體那麼醜」的疑問。切.格拉瓦正因為學過柏拉圖的《理想國》,才會提出「為什麼世界的狀況會這麼悲慘」。他們沒有默默接受眼前的世界「就是這麼一回事」,而是將它比較相對化。比較之下,就會浮現出「無普遍性」、應該懷疑的常識,而素養的功能就是反映這些常識的一面鏡子。

【商務人士學習哲學的意義④】防止再次發生悲劇

最後一條學習哲學的理由,是「防止再次發生悲劇」。很遺憾地,我們過去的歷史都被鮮血所染紅,這是人類窮極無度的邪惡所造成的悲劇。而且我們絕不能忘記,這樣的悲劇全是我們這種極為「平凡的人」的愚昧所導致的。

過去許多的哲學家目睹了同時代的悲劇,為了將我們人類的愚昧昭告天下,防止那種悲劇再次上演,便思考、談論、書寫克服我們愚昧的方法。人類過去付出了高額學費,從種種失敗中獲得教訓。

學習了解過去哲學家如何面對問題、如何思考,一方面也是為了學習過去用高學費所得到的教訓,以免重蹈覆轍,再犯與古人同樣的愚昧錯誤。

參與一般性實務的商務人士,傾聽過去哲學家的指摘,自有其意義。待在象牙塔中的哲學家不能改變世界──也許很多人想到沙特、馬克思發揮的影響力,會覺得這句話有點奇怪吧。但是,這是事實。改變世界的不是那些哲學家,而是實際上參與實務、為每日營生勞心勞力,換句話說,就是現在正在讀這本書的各位。在本書中,尤其是漢娜.鄂蘭那一節會再次提到,世界史上的悲劇主角,並不是希特勒或是赤柬頭子波布,而是選擇追隨這些領袖的、極其「普通的平凡人」。如果說正是這些人才造就出巨大的惡行,人類已付出了高額的學費,而過去的哲學家則寫下了文本作為對價,所以我們這些「平凡人」去學習它,就具有重大的意義,相信各位都能了解這一點吧。

尤其是,很多人依據個人體驗得到狹隘的知識,建構出世界觀,這些人被稱為實用主義者,但是,我們不能忘了,今日社會上種種問題的發生,都是這種抱持獨特世界觀的人造成的。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著作《就業、利息與貨幣通論》中,就對宣揚錯誤個人理論而感到滿足的實用主義者,有著這樣的看法:

講求實際的人自認為他們不受任何學理的影響,可是他們經常是某個已故經濟學家的俘虜。

確實是辛辣的評論。

我們今後會重蹈過去人類反覆發生的悲劇嗎?還是運用繳出的高額學費,發揮更高水準的智識,以新的形式存活下去呢?我深信,這完全得看我們從過去的悲劇中,學到了多少教訓來決定。

《哲學是職場上最有效的武器》圖/如果出版

(本文摘自山口周著《哲學是職場上最有效的武器:50個關鍵哲學概念,幫助你洞察情況、學習批判思考、主導議題,正確解讀世界》,如果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大小主管不同指令 聽誰的?

亞馬遜新進員工 4大生存道具

別以「年齡」當做人生的藉口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