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子「嗑藥」方式公平嗎?

神經科學突破遺傳限制 想變聰明不是夢

編按: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大衛.亞當,為了探究自身及社會對《智力》的偏見與可行性,透過藥物和電流刺激療法,改造自己智商超越百萬人,擠進「門薩高智商」俱樂部。

個世代都享有經歷某種科學革命的特權,而我們這個年代的革命就是神經科學。我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代,經歷的科學革命是基因科學,但基因的可能性和應用範圍至今尚未被充分探究。而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代,或任何成長在二十世紀中期原子彈蕈狀雲陰影下的人,引領風騷的科學是物理學。更久遠一點,我們的祖祖祖祖父母那一代是最先見識到化學科學廣泛運用的一群,以及它們的舊親戚──醫藥跟解剖學(假如他們夠幸運)帶來的好處(假如他們運氣沒那麼好,則可能成了這些學科的臨床教學)。

每種科學革命用獨有的方式改變世界。每一種都對不同領域展現權力,像是我們的身體、元素、大自然的力量或DNA等等。有些帶來正面的結果,有些則不一定,所謂科學革命就是如此,難以預料會出現什麼改變。

下一個參與科學革命隊伍的,就是有關大腦與人類心智的科學,亦即所謂人類的核心(或說靈魂)。現代神經科學的運用範圍非常驚人,這次輪到我們去親身測試自然的邊界在哪裡,然後看看是否能越過這道界線。根據這一代的發現,我們的孩子將繼承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前幾次的科學革命有著固定的模式。首先,科學家對於人體或世界的運作方式進行探索並收集資料:例如原子如何互相結合、血液如何循環、人體如何製造DNA、不同氣體如何合併產生空氣等等。然後,其它科學家再根據人類的意願與福祉,利用這些資訊去介入、引導或改變自然界的系統。

神經科學革命也不例外。自從二十世紀末,利用科技來掃描運作中的大腦已經是例行研究了,而產出的多彩影像顯示了哪個區域負責人類的哪些特質,從產生忿恨或愛戀情緒的神經中樞系統,到哪些腦細胞決定某人愛喝可口可樂或百事可樂。直至今日,大部分的神經科學家都滿足於觀察和紀錄這些複雜的大腦活動,他們遵守人類行為中最古老的規則之一:看,但不動手。

然而,這種狀況正在改變,當神經科學革命引導我們前進,其可能性愈見清晰之際,新一代的科學家已不滿足於僅僅觀察並描述大腦活動,他們試圖介入、改變、繼而改善我們的大腦,也就是神經促進。

所以,人類大腦正要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因為更多的實驗將會改善大腦整體運作,去啟動並追蹤幾萬億種腦細胞組合的方式、然後找尋運作得更好的方法。具體來說,即設法去策畫並連結八百六十億個神經元,來增進記憶力、邏輯推理、解決問題能力,以及各種心智能力。總之,提升人類的智力。

運用科學來增進智力聽來或許遙不可及,但有些身處高位的人極為慎重地看待這項前景。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任期的最後階段,政府官員召集了神經科學家來開專家會議,討論此科學在政治層面的影響。英國政府想知道,其他國家或經濟上的競爭對手,會不會以人為方式推動國家層級的人口智力「品質」提升計畫。一名與會的學者事後回憶:「我們非常關心某些比西方國家更重視成就的國家,會不會發展出相關策略,導致西方國家在經濟發展上處於劣勢。」

在中國,由國家資助的科學家曾進行實驗,觀察受壓力的氧氣室(通常用來治療潛水伕病的裝置),能不能提高人類的心智績效。雖然結果仍是未知數,但有些雄心壯志的父母,已經幫他們就讀高中的孩子在「高考」前一晚,花錢使用這些氧氣室。畢竟高考事關重大,它是通往高等教育的傳統途徑,也是擁有穩定工作的入場券。

你覺得聽起來像病急亂投醫嗎?並非如此。在人生中的少數幾個重要場合,你能讓腦子運轉的順暢程度,足以決定你未來的命運。再者,不光是那些決定某人成功或失敗的關鍵時刻(如學校的測驗跟考試、工作的面試或升職),良好的第一印象可為你推開一扇門、創造機會,而心智能力的展現,不論是用字遣詞的精準度或只是記住對方的名字,都會讓人對你印象深刻。在這個忙碌、過度擁擠的世界裡,機會很少來敲你的門,就算來了可能也只是短暫拜訪,而展現你的智力(或社會認為是智力的東西),是說服別人你值得被給予機會,最悠久、也最可靠的方式。

歷史告訴我們,科學進步帶來的結果無法被塵封限制或按照預期的路徑前進,它會自然填補尚未被滿足的人類需求。於是,解剖科學跟拯救生命的外科手術被轉了個彎,用在隆胸跟隆鼻的整形手術上。人工製作化學化合物的技術推進,最初是為了治療不孕症跟癌症,現在則是應用於娛樂性藥物跟合法興奮劑上。與基因相關的科技,一開始是為了治療遺傳型疾病,讓未來世代遠離過去的疾病,卻也助長了「訂做寶寶」的風氣:選擇嬰兒的性別、眼睛顏色或身高等等。

從上面例子可以看到,這些關於身體的醫藥科技都遠離了初衷,不管是為了讓人心情變好或改善容貌,都不是最初的目的。所以若你認為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神經科學上,就太過天真了,況且神經科學的投資報酬率還更高。所以,我們不僅是活在大腦掛帥的時代,而是可將神經科學用來「修補大腦形象」的時代,其終極獎品就是提升智力。

人類一直以來不斷找尋勝過敵人的優勢,所有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的人生有個完美的開始,再說白話一點,希望其他人比如:老師、未來雇主、戀愛對象,能注意到自己的孩子,甚至珍惜、喜愛自己的孩子勝過其他人。直至今日,想用提升智力來達到以上目的簡直遙不可及。你可以用錢購買到優良教育,但能買到好的能力嗎?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一拍兩瞪眼,智力就是如此。

然而現在,認知提升方法向你保證,如果今天你不滿意自己的智力表現,明天就能獲得改變,直到滿意為止。

神經促進範疇的興起,挑戰了固有觀念,迫使人們以嶄新眼光看待智力和能力。當英國政府要求專家學者去調查這個新範疇,國會的科技委員會為決策者做了下述簡報:「要不要廣泛提升人類的神經效能?這個提問很有趣,以目前來說,記憶力和推理能力有中上表現的人,深受社會重視及獎勵。不過,若每個人都得到相同能力,可能降低總人口認知能力的差異、顛覆人們對於何謂『正常』的看法。」

就像運動界使用藥物一樣,認知提升的用量不用很多就可以收到成效。所謂智力,是一種相對概念,就像下面這個關於速度的老笑話一樣。兩位野生動物專門攝影師正在拍獅子,不料被這隻飢餓的野獸發現了,朝他們怒吼狂奔而來,其中一位攝影師迅速脫掉靴子換上運動鞋。

另一位見狀,說道:「你再怎麼快也跑不過獅子。」

他回答:「不用比獅子快,只要比你快就好。」

促進認知提升與神經元鏈結的興起,的確產生了諸多問題,從倫理道德到科技、社會層面,都有難解的議題。就目前而言,有兩大議題最為重要。第一、真的有效嗎?第二、界線在哪裡?本書企圖掌握神經科學革命的第一線資訊。我個人相信它有用,因為我用了認知促進方法提升了智力表現,我利用它去挖掘其他九○%尚未被使用到的大腦潛能。我有證據嗎?

有,我用這些方式「作弊」進了門薩(Mensa)國際頂級智商俱樂部。

智力革命:人類能讓AI變聰明,也將使自己心智升級?

(本文摘自大衛.亞當(David Adam)著《智力革命:人類能讓AI變聰明,也將使自己心智升級?》,格致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神經科學家揭開走路的秘密
科普》90年前被禁的月球電影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