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堂很有事的印尼學

敬水的穆斯林 上廁所怎能不弄濕

編按:印尼是世界第四大國,還是台中港的第一大進口國。身為台灣人,我們必須好好認識這個東協鄰居。跟著「最了解印尼的台灣新二代、靠印尼脫魯的台灣囝仔社會學家」何景榮,揭開印尼的神祕面紗。本文摘自其著作《上一堂很有事的印尼學》。

「唉呦~妳們這些印尼人,為什麼每次上廁所,都要把廁所弄得濕濕的?這樣我打掃很累ㄟ~」

每到週日,台北車站往往擠滿了來自印尼的移工,也時常可以看到打掃廁所的台灣阿姨,跟上廁所的印尼女移工爭執的畫面。讓打掃阿姨們深深不解的是:為什麼印尼人上廁所不喜歡用衛生紙,而且事後都會把廁所地板弄得濕答答的?

其實,這跟印尼人的兩大文化根源有關。一個是伊斯蘭教對於身體潔淨的要求,另一個則是古代爪哇文化對於水的崇敬。依據伊斯蘭教的教規,每一位穆斯林在禮拜前,都必須經過清潔身體部位的…「小淨」(wudu)儀式洗滌包括臉、手、腳、下體等身體各個部位,讓自己在潔淨的狀態下向真主禮拜。所以,正規的穆斯林祈禱室不但會靠近廁所旁邊,還會附有專門用來洗手洗腳的洗滌設備。

也因此,印尼人上完廁所後,很少使用衛生紙,幾乎都是用水來沖洗屁屁,因為只有用水清洗,才能達到穆斯林對於個人衛生的要求。由於我的媽媽也是印尼人,從小到大,我家中的馬桶旁邊都沒有衛生紙,而是接上一條小小的水管與蓮蓬頭,用來沖洗屁屁。小時候同學到我家作客,用我家的廁所時,我常常會聽到廁所裡傳來的慘叫聲:「啊~何景榮!你家廁所為什麼沒有衛生紙啊!」「好客、善良如我,這時候總是會不厭其煩地隔著廁所門,教導同學如何掰開自己的小屁屁,再拿馬桶水箱旁的小蓮蓬頭,代替衛生紙、洗滌自己的小菊花。

或許是這個原因,在我家經歷劫難後的同學,有的回到學校,就開始宣揚「何景榮是印尼人,上廁所大便完都不擦屁股」「印尼人很髒,大完便都用手指頭去摳」這類的都市傳說。所以我以前最喜歡大完便、洗完手之後,用手指頭去摸同學的臉,觀賞造謠者滿臉驚恐、如臨世界末日的表情。這幾年受到日本的影響,在台灣與中國大陸開始風行用水洗屁屁的免治馬桶。有時想想:同樣是用水沖,為何有些台灣人就覺得日本的做法代表著衛生與進步、印尼的做法就代表骯髒與落後?是不是有部分的台灣人,多少帶著些許的種族歧視心態,來看待我們周遭的各個國家?

言歸正傳。除了宗教規範上的要求,身為印尼最大族群的爪哇人,傳統文化上則認為「水」是生命的源頭、滋養萬物之母,對於水也抱持著特別的敬意。因此,在印尼爪哇的鄉間,若是到他人家作客、使用廁所之後,謙卑有禮的爪哇人,會用水瓢將馬桶與廁所地板整個沖洗一遍,維持清潔,以示對主人家的敬意。由於印尼地處赤道、氣候炎熱,地板的積水很快會被蒸發,因此這個淵源久遠的好習慣,在印尼也就一直被延續下來。

然而,橘逾淮而為枳,在印尼的好習慣帶來台灣之後,可能就不太容易被台灣社會大眾所接受。如前所述,很多台灣的穆斯林祈禱室,旁邊並沒有穆斯林朋友小淨所需要的洗滌設備;以台北車站為例,最近的廁所,距離祈禱室就有六十公尺之遠。也因此,許多女性穆斯林會先用寶特瓶裝滿清水,進到廁所方便後,再用水清洗私處、腳掌(通常也順便將廁所地板清洗一遍),以完成祈禱禮拜前的準備工作。換個角度想想:濕答答的廁所地板,或許也代表了我們公共場所的硬體設施,對穆斯林朋友的友善程度還有待加強;在我們責備這些遠道而來的朋友前,或許應該先強化我們自己,對他人宗教和多元文化的包容與尊重。

剛才提到的,大多是印尼的穆斯林女性,在廁所使用上所面臨的處境。至於男生,由於生理上的構造,相較之下比較不會遭遇這麼多困擾。更何況,為了符合文化上的傳統與宗教上的規範,印尼男生所使用的小便斗,還有一個貼心的設計、一項偉大的發明,那就是小便斗上彎彎的噴嘴。

下一頁:小便斗噴嘴的偉大任務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