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擺脫之金融詛咒

公司稅減免幕後真相

編按:金融產業越加壯大,其他產業將越加衰退。它們營造繁榮的假象,同時也在蠶食國家的經濟命脈。掌控金融體系的八爪章魚要求政府降低稅率,用國家競爭力為藉口讓不知情的大眾成為信徒,於是,令人興奮的骯髒金流,搖身一變成為國家無法制衡且經濟開始衰敗的主要原因。「資源詛咒」的全新型態──「金融詛咒」將成為國家難以擺脫的恐怖魔咒。

本文摘自《大逃稅》作者尼可拉斯謝森最新作品《金融詛咒》,還原全球經濟最不為人知的陰暗現況。

○一五年七月,四大會計師事務的一名資深員工告訴我,她很驚訝英國最近竟然刪減了公司所得稅稅率。她滔滔不絕地告訴我,這次的刪減會讓英國經濟成長,最新的夏季預算中甚至還有表格能證明這個論點。我的確在夏季預算中找到了那個表格,就在第五十五頁,那是一個藍綠相間的漂亮圖表,標題是「競爭稅」,圖表中的未來二十年前景明顯展現出一系列的公司稅刪減(從原本的二○一○年二八%,到預期的二○二○年一八% ),這樣的作為將會替英國企業省下將近一百七十億英鎊,吸引到非常多外來投資,刺激新經濟活動,長期來說會使GDP增加一百八十億英鎊。好日子要來臨囉!

然而,我注意到圖表下有一行小字「來源:使用英國稅務與海關總署之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 Model)計算與假設性獨占者檢測法(hypothetical monopoly test)分析」。這是什麼意思呢? 網路上的枯燥官方文件這麼解釋:首先你要從盒子的一頭放進與稅務相關的眾多數據以及金融狀態,然後轉動把手;該模型將透過公式運算這些數據,在盒子的另一頭丟出答案。但我還是很好奇,這個盒子裡到底有什麼? 模型是怎麼運作的? 我找不到任何線索,因此我向英國稅務與海關總署提出了資訊公開要求(Freedom of Information request),希望能獲得更多資訊,並耐心地等待回覆。

每個人都知道鉅額金流會把證據扭曲成對其有利的狀態,並想辦法隱藏這種扭曲發生的痕跡。舉例來說,很少有人在聽到這件事時會感到訝異:相較於支持稅率刪減、自由市場與金融法規寬鬆化的右翼而言,左翼智庫的資金來源透明公開程度是比較高的─而且高很多。金融利益正持續不斷地以難以察覺的方式滲透至我們的金融新聞與分析之中。

舉例來說,若你曾看過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廣受好評的影集《金錢崛起》(The Ascent of Money)的話,你是否有留意注意到該節目獲得了開曼群島的贊助,金額是不公開的六位數? 經濟學家有時也會創造出在數學計算上顯得很優美,但在混亂的現實世界中卻毫無道理的公式,並因此受人嘲笑。

本章想要闡明的觀念是,無論調查者多麼富有技巧、多麼誠實、立場多麼超然,計量這個動作本身就傾向於站在有利於大銀行與跨國企業的立場上系統性地歪曲事實。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因為對大型企業有利的事物較容易衡量,對廣大社會有利的事務則較難以衡量,因此在我們用證據系統處理調查與計量出來的數字,接著放上報紙頭條並基於證據設立新法規時,企業的利益就已經贏了。

在告訴你英國稅務與海關總署接到我的資訊公開要求後提供了什麼回答之前,我們應該先花一些時間探索「證據」的戰場,以及如何將證據當作武器拿來對付進行中的政策制定。

要求減免公司稅的人主要抱持以下三個論點。第一,他們說減免稅金可以讓當地企業手上留有更多錢,這些錢拿去投資之後能創造工作機會與經濟成長。第二,他們說低稅率會吸引海外投資。第三,他們說減稅就能減少公司以騙人的伎倆減免稅金。這些論點時常伴隨著老派的狗哨片語,例如「具有競爭力的稅務系統」和「在全球競賽中落後」,意圖使眾人熱血沸騰。不過這三個核心論點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期待負責政策制訂的勤勉政府官提供相關證據,證明事實的確如此,所以政府官員應該要試著做一些調查,或者找專家來做做研究(後者較有可能)。

如果政策制訂者傾向於做出刪減稅務的結論,他們可能會找對商業友善的組織來做研究,例如牛津大學營業稅賦研究中心(Oxford University 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你或許會覺得「牛津大學」聽起來不錯,但我們的政策決策者或許會知道,這個組織在二○○五年建立時,有五百萬英鎊的補助款是來自高盛集團的前任職員克利斯.威爾斯(Chris Wales)所領導的大型跨國組織,一百小組(Hundred Group)。從一開始,這個組織的目的就是利用學術重量來─引用威爾斯在《財會時代》(Accountancy Age)的描述─「使英國企業的稅務系統變得更加具有競爭力」,如果你仔細檢視該組織發表的研究,你就會注意到處處都充滿了這種競爭力訴求。

研究中心的領導人麥可.德弗羅(Mike Devereux)教授曾在《金融時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最好的公司稅改革就是廢止公司稅〉。在和他聊天的過程中,我明顯發現他的觀點比《金融時報》上那篇文章的標題所暗示的還要更加複雜,研究中心也的確曾發表過複雜、具有學術複雜度且觀點不同的許多研究。儘管如此,研究中心依舊沒有明說他們獲得的資助中有多少是來自大銀行與跨國企業,但金額很大。研究中心的報告傾向於做出相同的結論:刪減公司稅不是個壞主意。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