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能有第二家台積電嗎?

為什麼你的退休金只有別人的一半

張涵:
我們至今還沒見過面,卻看了不少妳寫的報導,透過文章也彷彿有些見面的熟悉,猶記我們結識的互動,來自於公司那年要你以股東的身份,深入亞馬遜公司的年度股東會議做第一手深入報導。坦白說,這是一個好構想,但可能為了保密或《今周刊》的記者群都沒有美國證券戶頭,也就是說沒有人具備股東身份或股東的委託。妳們組裡的岐原腦筋動到了我身上,結果這事一波三折,好事多磨,這背後的故事妳可能都不知道!
當時我手上沒有亞馬遜公司的股票,這公司的崛起和股價的變化,值得投資者的關注和學習之處,這話題以後有機會再聊,2017 年時的亞馬遜股價已經相當得高,但成長動能依然強勁,為了符合股東的身份,我必須進場擁有,再授權給你們參與股東大會,因為已在高價徘徊,為了買到好價錢,我等了幾天才進場,原以為就此任務完成交差(如果是這樣子,我們可能也沒有結識的機會了)。
但因為當時美國證券的買賣還保有三天交割期,我的購買過戶差了一天,這是妳出發之前才發現的,只好尋找手上已有亞馬遜的客戶,請他們間接委託,而且為了確保妳能夠進場,不只跟亞馬遜的投資人關係部門再三確認,還請客戶度假時手機開著,避免你被警衛阻擋而壞了專程來美的採訪計畫。讀者恐怕都很難想像,每篇採訪報導,背後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勞故事。

台灣的驕傲—台積電

今天是美國國慶日,在這麼一個美國的生日,我坐在書房,後院傳來鄰居的烤肉香,還隱約可以看到煙火,想跟你聊聊既是台灣的驕傲,卻又讓我五味雜陳的一家公司—台積電。

先說紐約的煙火,紐約市感恩節最大的偶像氣球市區遊行,不是政府舉辦的,是民間的公司。就連每年負責煙火秀的梅西百貨也不是每年獲利多強的公司,但是梅西百貨參與傳統節慶不遺餘力。

看紐約煙火有幾個好地點,布魯克林大橋四周、聯合國總部附近,還有一個就是以哈德遜河為界,可以在對岸新澤西州隔岸觀火的幾處高地、史蒂文斯理工學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校園裡,這是華裔網球名將,拿過法網大滿貫冠軍張德培父親當年唸書的地方,張德培就在這個小鎮出生。這是我的私房景點,每次帶訪客來,我總是會半開玩笑地說,宿舍後面的那幾座網球場,說不定就是張德培當年練球的地方呢。

校園靠近河邊的砲台和升旗臺處,這地方可以觀看當年的世貿大樓,現在新的紀念大樓,夜晚在燈火下也依然耀眼!

台積電於1987 年成立,那時我研究所才剛畢業正思考台美兩地何處就業。台積電篳路藍縷,艱辛的故事很精彩,我每次閱讀都有新的感受,有人說台積電和大立光是目前台灣在世界科技業技術上,有相當優勢的兩家世界級公司,當然還有其他名列前茅或隱形冠軍暫且不列,台積電2018 年稅後純益3,511 億元,2019 年自繳稅額350 億元,也是台灣之冠。

中國大陸傾全國之力,這二十年來都還未建立像台積電這樣技術領先的公司,美國斷貨中興公司事件後,中國大陸掀起了晶片熱的討論,有一次看了視頻,談中國芯片的製造,主持人不解地問演講者,中國大陸原子彈,核彈都可以製造,為何做不出像台積電這樣世界級的晶片?

演講者輕鬆但很篤定的說,因為台積電有創辦人Morris 張(張忠謀)和首任技術長胡正明,電視節目主持人不可置信的表情,到現在我都還記憶深刻。的確如果時光倒流,若台灣錯過那場半導體發展的契機,現在還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嗎?能在相同領域或其它領域再創造第二家世界級的台積電?
所以台積電除了張忠謀居首功之外,背後還有許多人的努力,這當然也包含當年以政府力量突破各種障礙,這背後支持籌畫和決心發展半導體方向這些極為重要推手,如李國鼎、孫運璿、俞國華等。畢竟要出一位像張忠謀這樣的CEO,需要多少歷練和歷史因緣才有的雄才大略,以及當年政務官的使命和擔當,這絕不是突來的橫空出世,而是諸多的匯集。

據悉,韓國三星持續投入大量資本的超級大計畫,企圖超越台積電,台積電的領先不輕鬆,而且未來依然挑戰不斷,這個行業的競爭也極其慘烈。這也是我自2003 年投資台積電以來,較少加碼的主因之一,原因就像張忠謀提過的,星巴克是他覺得不錯的企業,因為它並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研發費用,可以持續地維持高毛利;相反地,台積電在半導體如此競爭的產業中,連一步落後都不行,所幸台積電這三十年來所建立起來的基礎,比以前更能因應挑戰。

照此說來,現在享受成果之餘,我又何須感觸呢?

如果能有第二家台積電⋯⋯

日前聽聞前行政院長林全說,好希望台灣能有第二家台積電,這應該是多數國人的心聲,這能形成的產業群聚部落不說,高科技人才的舞台發展,同時國家2018 年有將近660 億元的稅收。

以妳多年的業界經驗,覺得在韓國興起、中國崛起,而且這兩者追趕的動能和企圖心都超強的情況之下,台灣還有機會在哪個領域再創立第二家台積電?不能說一點機會都沒有,但是不容易,特別是中國和韓國崛起之後,他們所具備的條件完全不輸台灣。

但是如果老天爺,願意再給台灣這麼一個恩賜呢?而這正是我最感觸的地方,就算老天再給台灣一家不同產業領域的台積電,台灣全民所得到的效益,恐怕也會讓老天爺搖頭失望,何故?

你聽過聖經中的馬太福音效應嗎?別把銀元埋在土裡!

別把銀元埋在土裡

耶穌傳道時為門徒們講述一個故事,主人出門前,找了三位僕人,第一個給了5 千銀元、第二個給了2 千銀元,第三個給了1 千銀元,要他們各自憑本事去創造財富,等他回來後驗收成果。

主人走後,拿了5 千元的立刻從事買賣,又賺5 千元,另外2 千元的也賺了2 千,而拿了1 千元的僕人卻挖了一個洞把錢藏在地裡面,主人回來後查帳,誇獎賺了5 千和2 千元的僕人很能幹,有多少條件發揮多少的能力。

那位拿1 千元的僕人進門後說「主人我知道你為人刻薄,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我怕自己賺的錢會被你奪去,就把你的1 千元埋在地裏,看,這就是你的1 千元,現在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主人並沒有同情那位不能獲利的僕人是因資源太少,反而把這1 千元分配給其他兩位能夠獲利的僕人。西方人用把銀元埋在地裡,來比喻埋沒才能,沒能發揮應有的效用。也有人借聖經中的這句話「凡是有的,還要給他,使他富足,但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

60 年代著名社會學家莫頓(Robert Merton) 歸納「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指的是「貧者越貧,富者越富」,這話不僅反映了社會的經濟現象,懂不懂理財,也是財富往兩邊極端發展的潛因。這其實非常像台積電面對半導體競爭對手的狀況。落敗輸給台積電的公司應該也有很深的感受,這種一歩領先,歩步領先的狀況,在各個產業競爭,甚至投資理財也都如此。

當年傾全力打造台積電

西方人用把銀元埋在地裡,來比喻埋沒才能,沒能發揮應有的效用,這跟我的感觸有什麼關係?當然有,台灣傾洪荒之力打造現在世界級的台積電,政府有三大效益:產業部落、高科技人才舞台、每年稅款收入大約661 億元。

但你可知台積電的獲利? 2018 年是新台幣3511 億元,當初行政院擁有台積電48%股權,而今賣到只剩6%,外資目前擁有78%的台積電,相當於國人只能分配22%的獲利,外資每年拍拍台積電董事長的肩膀說,幹得好,你們繼續努力!

我們每天祈禱上天再給一家台積電得到的稅收是661 億元,但外資擁有78%的獲利是2,738 億元,我們稅收確實不少,但對比外資的獲利部分,你看到問題所在了嗎?

當然台積電給國家帶來的好處遠遠超過這三項,不過這也是要用資源交換來的,政府要先解決所謂的五缺,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缺才等,我說過光是電力如何解決,都是一個社會爭論對立的一個議題,因燃煤而產生的空污,這問題老外不需要頭痛,更何況台積電這麼多優秀的工程師們,國家培養也是有成本的,台積電確是台灣之光,也是台灣在全世界最亮眼的一顆珍珠,而外資不需要投入我們所投入的這麼多,這顆珍珠就旁落他人手裡,而台灣40 兆元的資金卻躲在銀行定存,老天爺不罵台灣人暴殄天物就已經算客氣了,還會再給台灣第二家台積電嗎?

如果你沒有理財概念,利用我們現有的優勢,就算老天再給我們第二家台積電,我們也守不住,還是會被賣掉,這也像是故事中的第三個僕人,只會把銀元埋在土裡,我們不是沒有優勢,只是不知道在哪裡和不會利用。

或許有人說,我們政府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能力和資金,把台積電的股份再買回來了(註)。是的,政府已沒有這個資本,但是有力量,只是他不知道如何使用民間充沛的資本和資源而已。

我看過許多家庭,第二代不懂得理財,把祖產賣光或者敗光的慘劇,台灣最美好的是祖先創造財富的那個階段、一段真的勵志故事,現在台灣要進入一個懂得利用自己優勢來發揮「馬太效應」的年代,個人理財和國家理財都是如此,你覺得我們的優勢在哪裡?該怎麼做才有機會逆轉?

現在我要趕著出門。有位年輕讀者從台灣去南美旅遊,途經美國,希望能跟我碰個面,想必有些疑惑。即時通這時跳出了他的訊息,他搭的巴士已抵達我這個小鎮,我帶他去吃個飯、看個煙火,我們下次聊!

註:1987 年,孫運璿、李國鼎邀請張忠謀回台籌備台積電,「行政院國家開發基金」出資約1 億美元,占股48%,現已賣到只剩6%。

《為什麼你的退休金只有別人的一半?》商業周刊提供(本文摘自闕又上著《為什麼你的退休金只有別人的一半?》,商業周刊提供)


延伸閱讀

美股總能浴火重生 台股能嗎?

跟存股高手學「降成本」

你是股市中的葉問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