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的新人到職日

創造人生的完美瞬間

假如人生是一篇散文,那麼每一個轉變、里程碑和低谷,都是為了能讓人們知道該在哪兒加個逗號或句點的片刻。

還記得到現職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是什麼感覺嗎?

這真是個特別的一天,要說它不是關鍵時刻,合理嗎?

我們聽過某些情緒還算平靜的員工談起第一天上班的情形,大致上是這樣:你出現了,但總機人員以為你下週才開始上班,倉促領你去某個座位,辦公桌上卻只擺著電腦螢幕和乙太網路線,缺了電腦主機,喔!還有一個長尾夾,椅子上留著前人坐過的凹痕,猶如人體工學形成的臀型化石。

你的上司還沒到,總機人員遞給你一份員工規範手冊,說道:「你何不先讀這個?幾小時後我再過來。」性騷擾防治政策的篇幅好長,鉅細靡遺的程度,讓你忍不住納悶同事們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這時,總算有個態度和善的同事走過來自我介紹,帶著你很快走過這層樓的辦公空間,打斷了正在工作的十一個人,好把你介紹給他們。你擔心自己才剛到職一個小時,便可能因此而惹惱了每一位同事。你很快忘記每個人的名字,只記得那個叫做萊斯特的人,性騷擾防治政策或許正是為了他而制訂?

以上這樣的描述聽起來沒錯吧?

員工的第一天上班日竟如此乏善可陳,真教人難以想像,這個讓新成員感到接納與重視的良機,就這樣白白浪費了。想像一下,用這種方式對待你首次約會的對象,「我還有好幾個會議要參與,你何不坐在副駕駛座上好好休息,幾小時後我就回來。」

我們必須了解何時是特殊的時刻,才能避免這種疏失發生。我們得學會以片刻為單位進行思考,才能覺察出哪些場合值得你投注心力。

這種「覺察關鍵時刻」的習慣也許稍嫌違背自然。畢竟在組織中目標是最重要的事,我們總是汲汲於達成目標,「時間」唯有當它能夠釐清或衡量目標時,我們才會覺得時間是有意義的。

但對於個人來說,決定性的瞬間卻是再重要不過的事。我們會記得某些時刻,也珍惜這些時光。當我們達到某項目標,不論是跑完一場馬拉松或搞定一位大客戶,都是值得好好慶祝一番的時機,這些吉光片羽的美好就存在於每個片刻當中。

每一種文化都有約定俗成的大日子。生日、婚禮、畢業典禮當然很重要,此外還有節慶、喪葬儀式和政治傳統,這些看似再「自然」不過的片刻,請注意,它們其實都是不知名的作者刻意建構或發明出來的,只為了讓某段時光更具體。所謂「以片刻為單位進行思考」便是這個意思,假如人生是一篇散文,它能讓人們知道該在哪兒加個逗號或句點。

我們會探討三種值得打上標點符號的情況:轉變、里程碑和低谷。象徵轉變的場合往往最能代表決定性的時刻。許多文化都有成年儀式,像是猶太人的十三歲成年禮或墨西哥女孩的十五歲生日派對。巴西的亞馬遜河流域有個薩得里瑪威(Satere-Mawe)部落,族裡的男孩滿十三歲時,得戴上手套,裡面塞滿了凶猛、愛叮咬人的子彈蟻,男孩的雙手付出傷痕累累的代價,才算變成大人。

一定有人這麼問:「何苦讓『登大人』儀式變得如此困難?」

成年禮是劃定界限的分水嶺,試圖讓青少年邁向成年的緩慢過程,瞬間變得具體起來:在這之前,我是個小孩;從今天起,我就是個男人了—一個雙手腫脹不堪的男人。

轉變,一如里程碑或低谷,是自然而然出現的關鍵時刻。就像不管有沒有公開的儀式,結婚都會是人生中的關鍵時刻,因為它象徵人生即將邁向下一個階段。若我們能意識到這些關鍵的時刻有多重要,便可形塑它們,好創造出更多難忘且充滿意義的時刻。

這個邏輯說明了為何第一天上班是值得投注心力的經驗。新進人員同時面臨三個面向的轉換:腦力(新工作)、社交(新同事),以及環境(新地方)。頭一天上班不該跑一堆繁瑣的程序,它應當是值得被記憶的顛峰時刻。

創造公司或組織中的關鍵時刻

轉變值得標注,里程碑需要慶祝,而低谷應該被填平。這是以片刻為出發點去思考的本質。不過確切地說,並非所有關鍵時刻皆能歸納入這三種類型,而是何時何地都能發生。舉例來說,冰棒熱線是一經要求就得奉上的小確幸。同樣地,不拘哪個星期六,你都可以帶小孩來一趟驚奇的動物園之旅,孩子們大概都不會抱怨。

無論是否與提升、連結,或榮耀有關,幾乎各個都是好時機。當然,若你能夠同時結合好幾種,就更完美了。此處我們要強調的是組織中,明明需要付出注意力,卻往往被忽略的那些關鍵時刻,一如沒人關注的到職日體驗。

那麼,組織裡面還有哪些亟需被創造出來的關鍵時刻呢?試舉數例:

轉變

•升職:

每個人都會因升職而感到高興,那是人生中的光榮時刻。不過總有少數特例,部分主管反而視那段時間是艱難的過渡期。他們從未受過訓練,不知道該如何激勵團隊或給下屬意見回饋,就倉促上任。因此,在舉行晉升儀式,慶賀升遷之餘,至少應由資深主管帶領著新主管一星期,好適時提出建議。

•開學日:

麥可.J.雷默(Michael J. Reimer)在舊金山的羅斯福中學擔任校長,想要幫助六年級生順利從小學邁向國中生活,便設計了為期兩日的新生訓練計畫,除了複習重要的數學和科學概念之外,最重要的是讓學生熟悉校舍和比以前複雜的課表。考量到大多數學生不太會使用先進的密碼鎖,他甚至還舉行「置物櫃比賽」,幫助學生練習如何更快地打開有密碼鎖的置物櫃。
他說,當七、八年級生兩天後回到學校上課時,這群六年級生已經覺得學校是屬於他們的。

•計畫收尾:

大部分組織在某項計畫快要結束時,就會啟動一項新計畫做收尾,以資慶賀。舉個滿有啟發性的例子:史帝夫.賈伯斯曾經公開為第九代麥金塔作業系統(Mac OS 9)舉辦模擬葬禮,還說:「Mac OS 9是我們大家的好朋友,替我們不眠不休地工作,統籌我們的應用程式,認真執行每一道指令,隨時聽候差遣,只是有時候它忘了自己是誰,就會重新啟動。」這場葬禮看似愚蠢,卻是一場有意義的時間分界線。

里程碑

•退休:

一個人結束漫長的職涯,面臨退休,那一刻是轉變也是里程碑,對某些人來說更是低谷—因為失去了目標或成就感。然而,退休歡送會往往流於庸俗,無非是在會議室裡擺上方形蛋糕,匆忙叫來一群同事湊熱鬧,這一刻理應更加慎重才是。勤業眾信會計事務所有項常規,邀請即將退休的合夥人參加年會,由一名同事上台敘述這位資深同事的生活和職涯,最後,所有合夥人舉杯恭喜就要榮退的同事,此時他有機會對大家說幾句像是揉合了婚禮賀詞和退休頌詞的話。(請注意,我們知道有些內向的人寧可偷溜進管理員的小室,也不願忍受這種場面;其實也有其他比較低調的方式能表達這份心意,例如送一本同事們親筆留言的紀念冊。)

•未獲認可的成就:

我們為資深員工在組織內的工作年資慶祝,但任職期間的成就又該怎麼說?業務員為公司賺進了一千萬元,難道不值得慶祝?或者,有才幹的經理栽培了十名被拔擢的下屬,不該恭賀他嗎?

低谷

•面對負面的意見回饋:

你的組織可能會提供「三百六十度評量」報告給主管。(這是一種衡量能力的工具,方法是搜集某位主管底下的員工、同儕與經理的回饋意見,提供全方位的視角,呈現眾人對他的看法。)要是某人的報告很差,會怎麼樣?你已經準備好行動方案,幫助他填平這個坑嗎?

•失去摯愛:

總會有員工失去摯愛的人,一旦發生這種憾事,應當給他們支持。難道組織不該擬妥計畫,以因應突發的意外事故?例如團隊很快動員起來,讓當事人休假,大夥兒順利接手緊急案件,並且提供生活上的協助(送餐、照顧小孩、跑腿等)。
不論是生活或工作,都有許多值得挹注心力的時刻。接下來,大家會學到規劃這些時刻的技巧。

(本文摘自奇普希思、丹希思著《關鍵時刻:創造人生1% 的完美瞬間,取代 99% 的平淡時刻》,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關鍵時刻》洪震宇:改變 就有故事

別怕丟臉!避免3種NG道歉

你要善良 但也要有點鋒芒

真正的整理 不是丟東西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