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工作無愛?試試「紅線」法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對工作無愛,問題主要不是出在工作太受限,而是出在我們不知道如何把喜愛織入自己的工作裡。

很努力追求平衡,對吧?你試圖在你自身、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上司,以及你的社群的需求之間找到微妙平衡,你知道這每一群人對你有不同、往往相互衝突的需求,你致力於給每一群人適當的關注,滿足他們的不同需要,同時也照顧到你自身的需要。你在共乘車道上開視訊會議,然後不出聲地以口形對後座的孩子說:「抱歉!」總統日這個國定假日,你原本計畫好要和家人一起去郊遊的,但你爽約了,你的合理化辯解是:唉!這是週一,你的其他團隊成員似乎在線上,況且總統日其實也不算是什麼節日嘛。

你接下一個高挑戰性任務,因為這有可能(只是有可能!)為你帶來加薪,或是至少一筆獎金,你就能為家人買棟更好的房子了。可是,因為你現在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花在這上頭的時間更多,你發現你無法出席學校董事會會議,或參加你表弟的婚禮,或上那線上管理課程,因為生活中充滿取捨,這是你的取捨。

你在同時轉動多個碟子,或拋接多顆球,或填補缺口――不管你使用什麼隱喻,你太熟悉這種感覺了!有太多的需求來自四面八方,一天二十四小時根本就不夠用。你告訴自己,只要你能讓所有碟子保持轉動,讓所有球維持在空中,把所有缺口都填補了,你或許就能分配你的關注和精力,使得工作上和生活中,沒有人覺得被你太過忽視。這麼一來,雖然你無法對所有人做到面面俱到,但你的努力不懈至少做到了某種公平分配。

但是,真實世界裡可有人――不論男女,不論老少,不論貧富――確實做到微妙的平衡?

若真有這樣的人,我們還未曾遇到。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工作可能很辛苦,生活也可能很辛苦,兩者的需求都太多了,多到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應付。若平衡不是解方,那解方是什麼?我們需要一種對工作與生活的新思維。

工作中的喜愛,找到你的熱情所在

工作之所以名為「工作」,不是沒有理由的,你的工作不僅忙碌、有時重複;更重要的是,它並非總是由你自主。你有一份工作,伴隨它而來的是特定的期望成果,你有達成這些成果的責任。試問,喜愛跟這些有啥關係呢?

梅約診所的研究顯示,喜愛和工作真的大有關係。不論什麼職責角色,你可以、也應該把喜愛織入你的工作裡。若你懷疑的話,調查資料顯示,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對工作無愛,問題主要不是出在工作太受限,而是出在我們不知道如何把喜愛織入自己的工作裡。

ADP研究機構的工作者敬業度全球調查結果顯示,只有16%至17%的工作者說,他們有機會在每天的工作中發揮他們的長處;可是,在抽樣調查美國的一群工作者時,卻有72%的人說:「我有自由度可以調整我的職務角色,更搭配我的長處。」心理學領域稱這種不一致性為「看法與行為一致性」(attitude-behavior consistency)的問題――我們知道可以調整自己的職務角色,使它變得更適合我們,但大多數的人不會這麼做。

接下來,我們要提供去除這個問題的方法,亦即如何刻意、負責任地把喜愛織入你的工作裡。

想想你所認識的最成功人士,未必是從金錢財富的角度來衡量的成功,從他對團隊和組織的貢獻角度來衡量的成功――極富生產力、創造力、韌性,而且似乎可以和工作融為一體的人。想到此人,你可能心想:他真幸運;你可能心想:「他是如何找到這個角色的?他是如何找到這份工作的?他是如何開始過這種生活的?真希望我也能夠像他這樣,找到特別適合我的工作。」

若你真的這麼想,那麼,首先,你能夠看出一個特別且可貴的東西,不錯;第二,你用錯動詞了,此人並非「找到」這份工作,他不是偶然碰到這份工作的,不是有一個完整而理想的工作在等著他,這份工作其實是他打造的。他獲得了一項職務,有一般的職務說明,然後在這項職務上,他認真看待他的喜愛,他漸漸地、積少成多地,把他做得最好的工作,變成職務中大部分的工作――或許不是全部,但是很多,直到這項職務變成他這個人的一種表現形式。他不斷調整他的職務角色,直到它在種種最重要的層面,變得和他這個人很像――它變成了他的一種展現。

下一頁:花一週時間和工作談戀愛,找出你的紅線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