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會搶走人的工作嗎?

在機械化經濟的最終章,特化型AI登場了,現在備受討論的議題便是「工作會不會被機器搶走呢?」

個問題在世界各地掀起熱烈議論,日本也不例外。例如,搭載AI的自動車會危及計程車或公車司機職業續存的可能性,這點的確不容否認。

但是話又說回來,與泛用型AI相比,特化型AI一時間也還取代不了所有人,因此井上在《人工智慧與經濟的未來》中指出,失業會是「一時性且局部性問題,到一個程度就會停歇住」。怎麼說呢?因為在那種情況下,人們會轉行到「人比較占優勢的其他行業」,例如「護理師或推拿師」等,或是其他可做為轉行跳板的行業。

雖然創新科技的特化型AI提高了生產效率,卻也造成傳統產業勞動者失業,不過據說特化型AI所帶來的變化其實沒大到那個程度。

就像以前鐵路出現時,確實淘汰了馬車拉伕及人力車等行業,但同時也催生了火車司機這門新行業。據說,特化型AI的影響應該也差不多。

不過,以上是樂觀派的言論。

悲觀派則預測美國國內有半數工作將面臨危機。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美國政府針對AI對經濟、社會的影響發表了報告。這份報告由歐巴馬政府的經濟顧問彙整,內容併有悲觀論與樂觀論。以下這段內容引自《WIRED》雜誌對於該報告的報導〈百分之四十七的工作將被AI取代,差距還在擴大中:美國政府報告書〉。

「在過去數十年間,電話接線生或辦公室的文書行政職務、旅行社職員、工廠組裝線作業員之類的職務因為自動作業系統而消失,現在則是計程車司機及優步司機一類的行業正岌岌可危。卡車運輸業或許將在十年以內升級成自動化設備(美國國內約有三百八十萬名運輸從業人員)。(……)速食業界也有部分商家開始實驗自動販售亭或自動點單系統。」

「在自動化設備普及率的預測方面,報告書引用了兩份不同的試算。在第一份試算中,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研究者抱持樂觀看法,預估幾項業務的自動化雖然會影響多數工作內容,但是不至於完全被消失。在未來的十到二十年之間,會面臨存亡危機的工作,差不多就百分之九而已。」

無論是樂觀論或悲觀論,未來是不容易預測的,但是肯定會產生劇變。而井上預測,未來的變化與過去的變化「在本質上相同,但是在質量上恐怕會對經濟造成巨大衝擊」。

「利用機器生產機器」無限循環

預言指出,泛用型AI時代將在二○三○年以後到來,井上稱那時代的經濟為「純機械化經濟」。機械化經濟之後是純機械化經濟,這意味著:不再需要人類。

在純機械化經濟時代,機器將獲得自主能力,並完全取代人類。因為機器將不再是工具,而會變成「主體」。

我們來看看純機械化經濟中的汽車工廠吧。工廠裡看不到人,因為機器取代了人,變成完全自動化的無人工廠。

井上說:「假如單憑機器就能自動生產汽車,那麼汽車的產量將會隨著機台增加而大幅增加……生產效率要多高就有多高。」也就是說「利用機器生產機器」的無限循環,生產規模要擴大到多大就能有多大。最後,假如機器有自主能力,能夠自我改良,就能變成無限擴大的自我生產製程。

純機械化經濟能夠擴大由機器催生更優良機器的連鎖反應。根據井上的計算,擴大的連鎖反應會如同指數函數般急遽增長,而庫茲威爾也曾指出,科技發展的進度會如同指數函數增長般突飛猛進,因此,純機械化經濟成長與科技發展的軌跡可說是一致的。

在泛用型AI所帶來的純機械化經濟時代中,機械能自主運轉,而且能夠完全取代人。一旦擁有自主能力的AI登場,人極有可能不需要工作。

可是問題來了,人們能因此過著清閒的日子嗎?的確有人這麼預測。或者人會一面見證機器的繁榮,一面退化呢?假如答案是前者,情況或許還不錯(其實並不好),不過我們理當事先將後者的風險納入考量。

假如答案是後者,那麼問題的核心究竟是什麼呢?

泛用型AI誕生後所產生的情況是,人們利用源自機器學習的AI自我超越。而泛用型AI是機器的擴大自我生產,不需要生物性要素。

因此,生物屬性的人會在泛用型AI時代走向落幕,又或者說是人的生物性,以及奠基於生物性的資本主義不得不落幕或改頭換面。

假如要因應純機械化經濟,人或許必須捨棄自己的生物性。人,還有賽伯格,或許必須變身成後人類。

對照需求曲線與供給曲線,觀察AI經濟

眾所周知,思考經濟活動必須了解需求曲線與供給曲線的關聯。要讓需求或供給增加,只要將它們各自的曲線往右移就行了。無論是特化型AI或泛用型AI,主要都在挹注供給端的效率。

那些AI所帶來的生產效能提升,便能使供給曲線向右移。只要向右移的停留在特化型AI,基本上還是依照以往,也就是純機械化經濟以前的資本主義經濟理論。

身為需求者的人類,只要配合向右移的供給曲線,也將需求曲線向右移,就能維持兩曲線平衡。

此外,泛用型AI經濟的生產效能提升也會促使供給曲線向右移,而且是以指數函數成長般的速度躍進。這麼一來就有可能變成「需求不足」(井上)或唯有需求曲線停滯的現象。

所謂需求,說白了就是人們想要的東西,也就是人的慾望。而需求曲線停滯所代表的意義,正是人們從純機械經濟時代的經濟活動中退場。

若不希望情況演變至此,人們必須讓需求曲線隨著供給曲線向右移。也就是必須讓自然狀態的人類慾望,與泛用型AI所帶來的供給曲線同步急遽成長。

但若要使兩者同步,就必須藉由泛用型AI將供給曲線技術化。也就是說,賽伯格化以及後人類化是不可或缺的。

《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人都必須了解的「新AI學」》圖/聯經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髙橋透著《AI世代生存哲學大思考:人人都必須了解的「新AI學」》,聯經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AI時代的賺錢機會

每一次點擊 成就某一個微趨勢

萬物皆可訂閱時代來臨

複利效應 讓小習慣造就大不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