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風險成本 經濟學家告訴你

性工作是一門高風險的生意。大多數的性工作者和她們的恩客可能被逮捕下獄或遭暴力欺凌。一旦被逮捕,買春者與賣春者都隨即面臨一連串社會、職業和法律上的損失。但你絕對不會想到在一間合法妓院裡看到經濟學家,艾莉森.薛格可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典型經濟學家。

供給

我在內華達州期間認識不少性工作者,每個人從事這行的原因各不相同,其中當然不乏令人心碎的故事,但其他理由則是說明,就是有女人喜愛這份工作和相應的報酬,我甚至還遇到幾位擁有企管碩士和其他博士學位的女性。而我研究經濟和金融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比薛爾碧.絲妲(Shelby Starr)更精明的商人。

絲妲是霍夫旗下七間妓院收入最高的紅牌之一†。約莫四十多歲,身材婀娜多姿,一頭飄逸金髮,操著親切而沙啞的德州腔。絲妲已婚,帶著三個小孩,撇開這份特殊職業不談,她其實過著平凡的生活,在妓院工作一整天後,晚上大多回歸家庭。我們在絲妲的臥房碰面,談起她的生意經。

絲妲目前任職於野馬山莊(Mustang Ranch),是霍夫體系外的合法妓院。

絲妲在進入妓院工作前過著雙重生活:白天是行銷主管,晚上則搖身一變展現情色舞孃的另一面。更確切來說,她在「巡迴大會」中是高薪的情色舞者,另一方面也待在企業工作。我問她:「脫衣舞孃有巡迴大會?」

絲妲解釋:「不是字面上所謂的官方巡迴大會啦。」只不過她發現,每當鎮上舉行某些會議時,出場熱舞的邀約也多了。她進一步研究各場會議的舉辦地點後得出結論,科技型態大會的報酬最高,接下來她和全國各地的脫衣舞孃俱樂部打交道,因此她可以一路跟著最賺錢的活動周遊不同的城市。

想當然耳,絲妲跳舞的收入遠高於在企業領的死薪水。她也承認,白天工作僅是為了免受批評情色舞者的成見所累,另一個原因是她來自宗教家庭,況且一份傳統職業也讓她比較容易生活在小社區和撫養孩子。她偷偷摸摸追求兩份事業超過十五年,不過她承認,白天上班族/夜間閃舞族的生活方式「其實大家早就心知肚明。我是指淡色金髮、仿晒膚色和這對奶子,我沒欺騙任何人。」

絲妲快四十歲時,漸漸覺得快要老到跳不動了。她討厭公司的職務,而且老闆還想把她調去別處,接著丈夫失業了。對她來說,該是轉換人生跑道的時候了。絲妲早就知道,合法的性工作報酬更高,實境秀節目也讓她對月光小兔山莊有股熟悉感,於是她聯絡妓院經理蘇瑟緹夫人(Madam Suzette)。絲妲獲邀走一趟內華達州,自費參加為期兩週的試用。

第一趟旅程是一場關鍵賭局,也是進入妓院的女性所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她們必須負擔自己的旅費、合宜的打扮與妝容、取得執業許可、完成全身健康檢查。這些前期費用大概要一千五百美元,對大多數從事低薪工作的年輕女人而言,不啻是一大筆錢,她們的雇主更寧可火速解雇她們,也不願准許這些女人休假兩週。一旦她們取得許可,不管下海時間有多短,往後都會披露在背景調查中。

在這些可能的狀況之外,還有一點會讓她們卻步,就是業主最後不想雇用,結果賺不回這筆投資,或是發現妓女生涯也非她們想要的職業。絲妲也煩惱妓院內部競爭激烈,這麼多女人全窩在同一間屋子裡,所有人爭搶同一批客戶。但潛在的巨大好處是:這是能賺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多錢的機會。

前兩週絲妲適應得挺好,於是手腳俐落地收拾好家當,舉家搬到內華達州。目前她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年收超過六十萬美元。她完全「坦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連對兒女們也不避諱。

但這一切都得付出代價。絲妲為了保障合法賣淫機會,願意付多少佣金給妓院?一○%? 還是二五%?

當我得知絲妲交出一半收入給妓院,簡直是嚇呆了。為什麼?主要理由就是要降低性工作所涉及的風險。但這還不是妓院性工作者唯一的花費,她們必須負擔往返內華達州的交通費*、臥室使用費、疾病篩檢費、服裝、化妝品、保險套和情趣用品。這些女人同時是獨立承包人,所以從事性工作的收入都要納稅,大概占剩餘收入的三○%到四○%。難怪她們其中有人很驕傲地告訴我,她們可以將情趣用品和色情書刊、圖片、影片等列入扣除額。

她們也許住在其他地區。

我走訪霍夫旗下的四間妓院,調查二十三位女性最近服務的五位客戶,或是近期內她們還記得的客戶,總共分析一百一十筆交易†。她們的平均時薪一千四百美元,但收費可能會因人、服務範圍出現顯著差異,低至每小時三百六十美元(妓院新手開價),高者可達一萬二千美元。

我訪談的女性當中,有一些服務於霍夫體系以外的妓院,她們宣稱交易價格相近。

這幾乎可說是天價時薪了,難道她們不會想要違法接案,獨拿全額嗎? 多數性工作者確實都會這麼想。網際網路改變違法性工作者的工作型態:她們可以自己在線上打廣告,向全國男人自我推銷,不再需要上繳收入給經紀商或皮條客。不過,這種非法營業的現行酬金遠低於時薪一千四百美元。

我千辛萬苦從產業專刊《情色評論》(Erotic Review)的網站取得二○一三年到二○一七年這四年的資料量3,用以估算非法性交易價格。這份出版物詳實調查性工作的交易內容。在美國各大城市和內華達州北部,高級伴遊平均每小時要價三百五十美元。在紐約和拉斯維加斯這種大城市索價略高一些,約四百美元。

該份資料觀察三十萬筆性交易,包含性行為本身、時間長度和費用。

合法性服務的開價漲幅竟高達三○○%,著實令我咋舌。

與皮條客合作是否有附加價值?在二○○三年,經濟學家史帝文.李維特(Steven Levitt)和社會學家蘇西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估計,妓女和皮條客合作比自行拉客多賺五○%左右。他們推測,這個加值來自皮條客比阻街女郎更有能力找到較多客戶,但是他們的研究是在線上廣告盛行前。在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時代,皮條客拉客能力的附加價值有限。根據《情色評論》的資料,無論是否隸屬色情仲介機構,高級伴遊若有投放線上廣告,所獲報酬其實相近。

但是,當你仔細計算成本,合法性工作者每小時賺一千四百美元其實不算格外豐厚:五○%分給妓院,剩餘收入的三○%到四○%上繳稅務部門,更別提那些花在衣服、衛生保健和生財工具的固定開銷。實際收到的報酬與非法性工作者幾無差異,有時甚至更低。這還不包括前往、搬遷到內華達州,或是和妓院政治、體系打交道的花費。從經濟學觀點看來,離開妓院似乎是更好的選擇。

當我問她們是否曾經想過獨立門戶,有些人表示有時會想,而且認為嘴上說不曾想過的人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但是,每個受訪者都說實際上辦不到,而且理由都不脫那一百零一個,套一句絲妲的話:「那樣做太危險了,我知道待在這裡很安全。」

在妓院工作的女性不需擔心男客是殺人狂或臥底警察。我和幾名曾經從事非法性工作的女人談過,她們至少都有過一次可怕遭遇。

妓院會聘雇安全警衛,每個房間都安裝一個緊急按鈕。女人會告訴我,有些客戶太超過,不僅窮追猛問她們的個人生活,還想找出她們的真實姓名和地址。霍夫的妓院對這類行為採取零容忍政策:妓院會驅逐這類客戶,並派安全警衛護送這些女性回家。

合法妓院可以在女性無法自行應付棘手困境時,提供服務,她們相當於拿收入換安全。妓院提供的服務在金融業稱為避險:放棄部分潛在收益以降低風險。這種保護手段的高額代價明白告訴你,對內華達州的性工作者來說,降低風險的價值幾何。

一段豔遇的代價也會告訴你,性工作者必須額外付出多少價碼以承擔較大風險。經濟學家曾估計,墨西哥的性工作者會向不使用保險套的客戶多收二三%費用5。經濟學家認為,這個比例便是為了補償性工作者承擔的額外風險。

下一頁:需求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