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也有「勝利模式」

不一對一單挑,吵架得有裁判。重點不是跟眼前的人吵,而是在觀看者面前如何表現自己。

電視或網路的談話性節目,一定有旁觀者,他們不時進行「誰贏誰輸」的判定。在商務場合也一樣,爭論時會有觀看、進行裁判的人。也就是說,跟眼前的人討論不是重點,關鍵在於在觀看者面前,如何表現自己。

也就是說,思考那些做裁決的人,是以什麼基準來判斷,在他們面前應該如何表現,然後按順序嘗試幾種「勝利模式」,想辦法在爭辯的遊戲中取得勝利。

反過來說,爭論的鐵律就是一定要有裁判。

以設計A案與B案的例子來說,如果只有兩人單獨爭論,就有可能發生明明是對方決定的事情,事後卻跳出來說「設計案是那傢伙決定的」,混淆視聽的災難。

因此,在能夠取得第三者證詞的狀態下討論非常重要,一對一的爭論一點好處也沒有。

盡量不要單槍匹馬就上陣。一對一的爭辯對我來說,就是漏洞百出。

因為只要被抓住一個把柄,對方就會不斷攻擊。而人只要不斷受到攻擊,就容易出錯。

擅長攻擊別人的我,很清楚攻擊弱點的方式有很多,當然也明白不斷受到攻擊會有多麻煩。

這裡再舉一個例子。

「可否殺人」的爭論,當判斷輸贏的人是母親時,只要說:「當小孩的生命受到威脅,而妳眼前有把槍,如果只要殺了犯人,小孩就能獲救,妳會動手殺人嗎?」如此,或許就會得到媽媽們的支持。

如果是看起來像愛看漫畫、孩子氣的人,又或者本身就是小孩的話:「現在有一個壞人,假如殺了那個人,世界就能獲得和平。只要殺掉那個人,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得到幸福。這樣,殺人也沒什麼不對吧?」像這樣提出漫畫常見的觀點,這個主張得到支持的可能性便很高。

也就是說,雖然我是跟眼前的對象爭辯,但是大部分的情況都有判斷輸贏的第三者,因此如何抓住圍觀者的心,才是爭辯的攻略。

眼前跟自己爭論的對象,是怎樣的人不重要,分辨出看這場爭辯的觀眾擁有何種思考模式才是重點。

然後推測從什麼角度切入可以獲得圍觀者的支持,再展開爭辯。

取得同情就贏了

我認為被攻擊的一方比較有利。無論是電視或網路上的談話性節目,還是商務場合的爭辯,其實都是「有觀眾的爭吵」。由觀看爭吵的人,判定哪一方獲勝。

在這種辯論場合,關鍵就是如何在觀眾面前營造出可憐受害者的形象。

社會上大多人喜歡站在受害者那邊。所以「我是受害者」的訊息越強,觀眾對自己的印象就越好。

也就是說,持續扮演遭受責備、斥責的可憐人,就能夠獲得「好可憐」的同情聲浪,增加同夥,最後贏得勝利。

因此,越是難吵贏的議題,越要在人群面前爭論,甚至可以故意提高說話音量,引起別人的注意。

在談話性節目上,如果碰到不懂的專業術語,我都會老實詢問「什麼是○○?」但有些來賓會擺出「連這個都不懂」、瞧不起人的態度。

這時就是吸引大家注意,讓觀眾同情你的大好機會。你可以說,「詞彙量不足,對不起」「社會經驗不夠,真抱歉」「能力不好,真是對不起」,像這樣展現自己是因為不夠聰明而遭受責備的受害者,也就是弱者的立場。

對我來說,道歉一點也不痛苦。就算要跪在地上磕頭謝罪,我也可以毫不掙扎地跪下去。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我覺得道歉一點也不沉重。對我來講,道歉只不過是開口發出「對不起」的聲音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所以,當我覺得要是不被罵一定贏不了的時候,可以輕鬆說出對不起。

其實要繼續責備不斷向自己道歉的人,是非常困難的。

面對找各種理由、藉口的人,那些理由、藉口可以直接當作攻擊的材料使用,所以能不斷反擊。但是碰到一直說「我沒有藉口,對不起」的人,你完全找不到可以作為攻擊的材料,最後只能在同一件事情上打轉。

反過來說,只是不斷道歉,就能給周遭人這樣的印象:「人家都那樣道歉了還窮追猛打,真是討厭。」

也就是說,大氣不喘地道歉,能自然而然地成為受害者。

所以在公司被上司斥責的時候,不要狡辯,只要不停地道歉:「真的很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大家就會覺得你「一直被罵,好可憐」,而獲得同情。

道歉可以讓生氣的上司成為犯人,而遭到指責的自己成為受害者,形成加害與被害的關係。

下一頁:一對一討論時的訣竅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