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 企業不歸路

數位轉型不是一個選項,而是每家企業的求存不歸路。它使製造端的產業價值鏈出局,顧客端的價值網絡為王;效率變其次,重在效能。因此,從一開始就要「做對的事」,而各行業「對的事」不同:零售業重點在全顧客的虛實整合服務,金融業在降低交易成本,製造業在市場需求的無縫滿足,媒體業則在以多元溝通有效經營分眾。

位轉型,是當代的「顯學」。

在企業端,無論是大型企業的領導人、中小企業的老闆、各式企業中的各階層主管,乃至剛入行的社會新鮮人,這幾年必定從不同的角度,直接間接感受到數位轉型的壓力。

有趣的是,各行各業人士意識到轉型壓力之際,除了跨國顧問業者近年「邊看、邊學、邊教」所集結而成的報告、媒體端常見較淺的報導、書市充斥的美國或中國數位原生企業「典範」外,常會覺得在可作為轉型參考的相關認知上,似乎還是比較零碎,像是缺了些什麼。

具體的一例。一位目前主要工作在於協助各行各業數位轉型的顧問業高階主管,閒聊之際,提及各種客戶都想知道「該怎麼『轉』」,想找些可供學習、參考的轉型個案。但在環境不斷變遷、轉型難有「終點」的局面下,卻很難找到真可完整提供給客戶的「數位轉型成功範例」。

而在這局中同樣略顯尷尬的,是全球的商學院。如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科技史專家大衛.埃奇頓(David Edgerton)教授所述,在大學裡被視為新研究主題者,常常是從業界既有的實作衍生而來。也因此,在快速變動的數位環境中,大學基本上比較處於不斷追趕的位置,而少扮演引領者的角色。雖然在全球龍頭商學院的高管教育端,已面臨必須為跨國企業開設數位轉型相關課程的壓力,但數位轉型相關的研究,迄今在「追趕」的壓力下,仍片段而有限。更有甚者,過往幾十年間作為商學院標準教程核心的若干概念架構,則被業界有識者看出已與現實脫節、落伍。

在這樣的背景下,要有意義的討論企業數位轉型,勢必會面對各種困難與限制。不求花俏但求攸關的話,應該還是要回到環境變遷的緣由與企業經營的根本,對數位轉型有系統的進行「本質性」的探討。

什麼是數位轉型的本質呢?這是個非常關鍵,卻較少被辯證的問題。要釐清這個問題,必須先理解為什麼企業需要進行數位轉型。

如果你回想一下,包括「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慧」、「區塊鏈」、「虛擬實境/擴增實境」等技術潮流,進入一般企業、媒體乃至大眾視野的時間,近則在三、五年前,遠則頂多七、八年前。就在這段時間裡,一方面「摩爾定律」的持續發威,讓那些屬於早年實驗室裡的項目 —— 數據運算、傳輸、儲存的成本,降低到可以商業化的地步;另一方面,各國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貨幣寬鬆政策釋出的熱錢,則化為這些技術商業化的龐大推力。

資本驅動著技術,滲透到市場上各個領域,錢也推著技術,尋找更合理的出路。因此才造就了金融圈的「Bank 3.0」甚至「Bank 4.0」轉型壓力,零售業紛紛投入的「全零售」、「新零售」,製造業面對的「工業4.0」浪潮,以及傳播領域零碎多元到令人目不暇給的「新媒體」變化。

錢推著技術找更合理的出路,讓能適當運用新技術的廠商,取代經營上顯出老態與疲態的廠商,是商業發展的定律。而昨天的合理作為,今天面對新的技術環境與顧客樣貌下「更合理」的可能性,便不再合理。在這樣的意義上,市場的發展、企業的經營與管理,就一時一刻看,求的是當下各面向的「合理化」(rationalization);而放到時間軸線上,便見「不斷再合理化」(constantly re-rationalization)的動態。

數位轉型,本質上因此是企業面臨快速變動數位環境的「不斷再合理化」進程。

全球好幾個世代都知曉乃至熟悉的NBA名將喬丹(Michael Jordan),31歲那年曾從芝加哥公牛隊宣布退休,出人意外地加盟與公牛同一個老闆的職業棒球芝加哥白襪隊雙A小聯盟球隊。這位籃球天才,本著對於剛過世父親在他年幼時帶著他傳接棒球的追思,當時每天隨著球隊乘巴士奔波各地,早上六點半就到球場自主練打擊一個多小時,而後隨隊練習三小時,接著再自主練打擊半小時以上。如此執著與努力,換來的也只是整個球季0.202的打擊率。這過程中,喬丹常常提及自己的身心狀態和體態,其實都還停留在籃球球員的狀態,和棒球所需的修練功夫和體質還是有一段距離。1995年,他再度回到NBA的芝加哥公牛隊,在熟悉的情境中拾回往日的榮光,帶領公牛開啟一輪三連冠的神奇籃球紀錄。

企業的數位轉型,與喬丹從NBA轉到白襪隊打小聯盟棒球這事,有好幾處相似的地方。兩者的轉變,脈絡上看來轉變前後都似乎仍屬於「同一個領域」—— 喬丹轉行前後,參與的都是職業運動;企業數位轉型前後的現實,再怎麼說也都是企業的經營。但兩者轉變之際,各環節所需調整的面向之廣、幅度之深,箇中應對的各種難處,同樣都不是外人所容易體會。而無論喬丹在籃球場上戰績如何炫目,企業過往如何輝煌,轉換到新局面中,必然需要面對「在2A強度的比賽中打擊率卻只有0.202」一類的尷尬階段。同時,喬丹轉行後意識到自己身心狀態和體態仍留在籃球員狀態;企業數位轉型過程中,組織成員的思考與習慣很人性,而必然也有死守過往狀態的惰性。

而企業數位轉型與喬丹轉行一事的最大差別之處,則是喬丹理解到棒球與籃球的巨大差異之後,有餘裕再一次華麗轉身,回到老本行,再創職涯巔峰;但是數位轉型對多數企業而言,今日已非可有可無的選項,而是為了生存而不得不走的不歸路。

下一頁:不只是流行風潮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