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 需要來點混亂的刺激

哈佛大學研究發現,團隊成員愈同質愈容易卡在同一處,自我感覺太良好,實際績效卻很差;但一個令人尷尬的陌生人,就能讓團隊更易突破困境,表現更優異。

們大多數人都害怕不同意見,因為不同觀點常讓人感到混亂又尷尬。

密西根大學教授佩吉(Scott Page)專門研究複雜系統,他在《差異》(The Difference )一書中指出,從很多問題解決的脈絡來看,「多元勝過能力」。

如果你已找了四位傑出的統計學家來解決重大政策問題,要再找一位,那麼與其找最厲害的統計學家,不如找一位社會學家;如果你是網球選手,希望增強實力,和網球教練、營養學家和健身教練一起合作,要比請三位網球教練來得好。

認知差異能擦出創意的火花,矯正群體思考的迷思。佩吉說:「如果一個組織裡每個人都用同樣的方式思考,每個人都會卡在同一處。」要是每個人解決問題的技巧不同,「就算一人卡住,還是可以藉由其他人的力量尋求突破。」

心理學家菲立普斯(Katherine Phillips)等人也設計一個團隊實驗,希望找出團隊成功的祕密,他們發現必須採納陌生人意見的團隊,解題率遠高於由好友組成的團隊。

除了看各組實際表現為何,這個實驗還有個驚人發現,研究人員進一步詢問這些小組成員覺得自己的表現如何。結果,成員包括陌生人的小組團隊明顯比較謹慎,不確定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確;而成員都是好友的團隊,他們對自己的答案顯得胸有成竹——但他們提出的答案卻是錯的。

差異本身就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就算是最聰明的一群人,面對複雜難解的問題也可能卡住。從新的觀點或用新的技能切入,即使觀點很瘋狂,技能不是最高超,卻能讓人解套。

我們應該特別注意那些想法不同、有不同經驗和訓練背景的人,甚至看起來跟我們不一樣的人。這樣的人往往能帶來新鮮的觀點,或激發我們最好的一面。因為每個人都一樣,當觀點遭質疑,才會想得更多、更深入。

許多發明家、天才、我們眼中的成功人士,後來都領悟到「要不是那些混亂的刺激,人生恐怕就是一灘死水。」

換一件事來做,不要被眼前挫折卡住

我們不免碰到困境,走入死巷,這時,最好改做其他事,轉換思緒。

哲學家齊克果以「輪耕」來比喻,一塊土地如果老是種同一種作物,土壤養分很快消耗殆盡,但採用輪耕法,栽種新作物,反而可增加土壤養分。我們的心靈也是。

心理學家伊杜生(Bernice Eiduson)和同事以40位男性科學家為研究對象,長期追蹤他們的工作方式。在二十年間,有些科學家逐漸邁向生涯巔峰:這40位科學家中有4人後來成為諾貝爾獎得主,還有兩位是全世界公認諾貝爾獎級的科學家,另有幾位是國家科學院院士,其餘的則乏善可陳,沒有亮眼表現。

這項研究企圖找出成功模式:一個科學家在長達數十年的研究生涯中,能一再突破研究瓶頸,不斷發表重要研究結果的關鍵因素為何?

研究人員發現,這些頂尖科學家有個共通點:他們不會獨沽一味,只鑽研一個題目,而是同時研究好幾個題目。一個題目有了初步成果之後,就去研究另一個題目,然後再回到原來的題目,就這樣不時轉換。

創意的敵人是無聊,機警才是創意的朋友。當你踏進一個陌生的境地,自然會全神貫注,步步為營,機警應變。

不只伊杜生的研究有這樣的結論,她的同事也發現科學史上有兩種天才,一種是長期皆有出色表現的科學家,例如發現青黴素的弗萊明、微生物學之父巴斯德;另一種則有如曇花一現,像是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華生和研發出小兒麻痺疫苗的沙克。

第一種天才悠遊於多個領域,經常變換研究題目;另一種天才則否。

致力於創造力研究的心理學家索耶(Keith Sawyer)和提出「心流經驗」的齊克森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他們找來將近100位具有非凡創造力的奇才,深入研究他們的工作習慣,也有相同的發現,這些創造力豐沛的奇才,每一位都是一心多用的專家。

如果一個人可以同時進行好幾項工作,不斷展現豐沛的創造力,要他只專心做一件事,豈不是太可惜?

最有創造力的工作方式

美國偉大編舞家夏普(Twyla Tharp)提出一個好方法。過去五十年來,她獲得無數獎項。她善於跨界,舞作運用的音樂類型更是五花八門。在忙碌的創作和演出行程中,她還能擠出時間,寫出三本書。

夏普說:「你什麼都得做,為什麼要把某些事情排除?」

為了激發靈感,她為每一個工作計畫準備了一個箱子,把隨手記錄的紙條、錄影帶、表演節目單、書、雜誌文章等東西統統丟進去。如果一個箱子不夠,那就再加一個。萬一有項工作卡住,很簡單,就是把箱子的東西一樣一樣翻找出來看。她寫道:

「這樣的箱子讓我覺得我的心和工作計畫是相連的。這些箱子就是我的土壤,即使是次要工作也是。箱子上用黑色、粗大的字體寫的計畫名稱提醒我,我曾經有個點子,也許很快就能付諸實行。最重要的是,這些箱子讓我覺得很安心,不必擔心我會忘記。對創意人來說,最大的恐懼就是你沒把絕妙的點子放在一個妥善的地方,最後就不見了。我不必擔心這點。我知道我的點子在哪裡。」

我也有一個類似的做法。我在辦公室牆上釘了一塊金屬板子,上面貼滿用磁鐵吸附的小卡片。每一張卡片上面都寫了一項工作,有些比較費事,可能需要一天以上的時間才能完成。在我提筆的這一刻,我的板子上貼有十五項以上的工作。

看來,我可能要忙得暈頭轉向,解決方式其實很簡單:我會把三項最重要的工作貼在板子上方,任意擇一進行。其他貼在板子中間和下方的,都是次要工作。我不必擔心會忘了做什麼,所有要做的事,都在板子上。這些工作不會讓我有壓力,也不會讓我分心,在工作過程中,有些絕妙的點子說不定已悄悄在我的潛意識滋生。

你可以用箱子或是可吸附卡片的板子來管理多個計畫。很多點子可以安全儲存在心靈的某個角落,在靈感的刺激下顯現出來。

(本文摘自提姆.哈福特Tim Harford著《亂,但是更好》,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大腦有極限 一心頂多「兩用」
逆向思考:試試倒立過來看自己
湯姆歷險記的「刷牆對話」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