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者全失?強弱由你定義

組合「弱勢強項」成為「超級強項」

「馬太效應」出自《聖經新約.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的寓言:「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濟學有一個「名聲累加回饋」現象──「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說明了「多者愈多,少者愈少」的兩極現象。

一九六八年,美國科學史研究者羅伯特.莫頓(Robert K. Merton)發現,科學獎項老頒給那些最有名的科學家;有貢獻但名氣小一點的科學家,卻什麼都分不到。莫頓提出「馬太效應」來解釋這種「錦上添花」的社會心理現象。

「全球化」已開始席捲全球,M型化社會成形,「馬太效應」開始將全世界的人口,捲入這個「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漩渦。

二十一世紀一開始,臺灣、美國、日本的實質薪資都一起倒退十幾二十年,最可怕的是全世界同時掀起「普設大學」風潮,年輕人一離開大學,發現自己成了歷史上第一批面臨「極端資本主義」與「文憑貶值」曲線死亡交叉的世代。

無論我們同意或不同意,都被捲入了時代巨輪,但這不代表我們沒有選擇的機會。若我們不想被巨輪壓碎,可以試試「從自己的強項出發」。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說:「重要的是有什麼能力,而非缺乏什麼能力。」 但我們受的教育常要求我們注意自己的不足,就像放學後,爭先恐後去補習不擅長的科目,很少加深加廣自己的強項。

什麼是「強項」?

以寫作而言,臺灣文筆比我好的,超過一萬人,所以寫作算是我的強項嗎?不算是。但是在芸芸眾生中,寫作算是我在人群中百中選一的「弱勢強項」。在校園中教授「現代文學」的老師不多,我有這個機會,但我又比不上某些神人級老師,所以「在校園教現代文學」也算我另一個百中選一的「弱勢強項」。以此邏輯類推,我又擁有「當過廣告文案」的百中選一的「弱勢強項」,「充滿熱情」也算是我十中選一的「弱勢強項」。若把這些「弱勢強項」交叉組合在一起,那就成了「千萬人中選一」的「超級強項」。

「強弱是系統組合的比較值」,所以一開始在一群新手中看到的強者,不見得是最後的強者。像NBA的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不夠壯、史蒂芬.柯瑞(Stephen Curry)不夠高,原本都不被看好,但一個加上彈性與熱情,另一個加上神射與熱情,他們都成了傳奇;又例如歌壇的 Lady Gaga 和周杰倫,兩人都長相普通,但加上創作能力與熱情後,都成了跨不過的天塹。

他們四人一開始都是「馬太效應」中「輸者全失」的受害者,但最後卻成了「馬太效應」中「贏者全拿」的受益者。

世界的贏者圈不斷縮小,被資本主義滋養的「馬太效應」仍在發酵,在失望之餘,記得去盤點並組合自己獨特的相對優勢,但必須記得,這些組合中,「熱情」永遠是最核心的優勢。

別把自己的獨特優勢埋在土裡,記得用熱情把它們一一挖出來,用心用力組合,才不會連手中最後的一千銀幣都被這個世界拿走。

 

(本文摘自蔡淇華著《青春正效應》,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你是走出體制的超級黑馬嗎?

原子習慣:讓你的身分保持渺小

逆向思考:試試倒立過來看自己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