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是「公平」的貿易

麼樣的貿易才是公平的?比較優勢理論表明,貿易夥伴國雙方在總體上都能從貿易中獲益,但並未說明貿易利益在兩國間會如何分配。收益分配的相對格局取決於各自的初始位置、比較優勢和相對的市場支配力。至於公平的程度,還沒有普遍接受的簡單指標或者標尺,依然是個主觀性的概念。

一種可能的「公平」概念是雙邊貿易差額為零,但這樣的概念沒有多大經濟意義。例如,這種概念要求沙烏地阿拉伯那樣的重要石油出口國同其他每個無論大小的國家都實現貿易平衡。另一種可能的概念是同全球的貿易差額為零,這看似非常公平,但實際上會剝奪美國通過為世界提供國際交易媒介而獲取鑄幣稅的機遇。美國對全球其他國家存在巨額貿易逆差,可以用美元或美元面值的債券來支付多餘的進口,而美元和債券都能夠較為隨意地印刷。世界大多數其他國家則願意持有美元和美國債券,作為官方外匯儲備的組成部分。事實上我們可以認為,如果美國不對全球維持貿易逆差,則不會有充裕的美元流動性(即國際貨幣)來支持全世界的國際交易。因此,美國供應廣泛接受的國際交易媒介,是給全世界提供了一項重要的有價值的服務。當然美國維持同全球其他國家的貿易逆差的能力,也可以被看成它的一種優勢,而非劣勢。其基本含義是,只要世界其他國家願意無限度地持有美元和美國債券,美國就可以用幾乎無限的信用來買入貨品。

還有一種公平概念是,對所有貿易夥伴國應該同等對待,如收取同樣的價格,執行同樣的關稅和配額等,消除歧視性待遇。但在實踐中,由於存在各種形式的雙邊或多邊貿易協定,歧視性待遇基本上無處不在。

中國一直是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通過經濟開放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二大貿易國。超過八億中國人在過去四十年裡擺脫了貧困。如果中國沒有在1978 年決定推行改革開放,這些都不會發生。美國或許認為中國的獲益遠超過自己,因此結果「不公平」。但部分中國人也感覺,由於中國對全球的許多出口商品其實是由外資或合資企業生產,其中很多還有美國公司的專利,把貿易順差的收益算在中國頭上也不公平。中國方面的另一個抱怨是,某些出口中的國內增加值含量太低,本書已做過討論。不管怎樣,要量化和比較每個國家從貿易中獲得的收益是很難的,尤其是因為各國感受到的收益和成本可能各不相同。即便可以測算,也沒有充分的經濟理由認為各貿易夥伴國的收益應該都相同,以及如何分配收益才算更為「公平」。

最後還應該認識到,市場本身不關注「公平」。有意向的買家和賣家之間以市場價格達成的任何自願的非脅迫交易,都可以並且應該看做「公平」交易。

還有,任何人抱有「我們不同於他們」這種情感,都是自然而本能的現象。大多數人認為所有的交易都是零和性質,即「他們拿得多,我們就拿得少,反過來也同樣」。因此對許多人來說,兩國之間的自願貿易是對雙方均有利的雙贏,這一事實出乎意料。不幸的是大多數人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發現保護主義是雙輸的建議。

最終的解決方案必須依靠每個國家內部的某種形式的再分配,通過對贏家的稅收來補償輸家,實現所有人共贏。

川普總統也認為所有交易都是零和性質—某個國家的所得必然意味著另一個國家的損失。另外,他希望改變現有貿易收益在美國同夥伴國之間的分配格局。他認為,通過與每個國家的雙邊談判,並借助美國的市場規模和談判能力(包括所有國家必須用美元作為國際交易媒介這一現實),美國可以得到大為改善的貿易協議。

川普總統希望改變美國同夥伴國之間的貿易分配格局,並以為這更適合在雙邊而非多邊背景下實現。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