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有勇氣走向岔路?

從一九五○年代開始,說到最顯著的標準化人生之路,大概非律師、醫師和工程師的職涯莫屬,除非按部就班地經過每個階段的學習與訓練,否則幾乎不可能成為該領域專業人士。高中,醫學院預科,醫學院,醫師執照考試,實習醫師,住院醫師,正式醫師—終於功成名就!二十世紀以降,幾乎各行各業都經過標準化。如今,各 職業都有一條標準之道,機師、廚師、核子工程師、會計師、電影攝影師、高中校長、藥師以及百貨經理,無一例外。

標準化的職涯,帶來標準化時代的成功定義:在體制裡往上爬以得到財富和地位。當功成名就的定義如此一清二楚,社會裡的每個人都只看得見一條道路:選擇你的職涯目標,接受所需的訓練,不屈不撓地走到終點。無怪乎自我實現不在成功的標準公式裡。自我實現關乎個人,但個體性早在標準化時代的開端即遭抹除,不在那條筆直的大道上。

在工業化世界,標準化的單一價值觀就這麼隨著工廠和學校蔓延擴散。這很不人性,我們卻全心接受,原因在於社會向我們暗示:如果你沿著筆直的大道往目的地走,你會得到工作、社會地位以及財務安全。這概念最終在美國變得根深柢固,如同社會的基本契約(而這在歐洲更是僵化,在亞洲尤其僵化至極)。

根據「標準化協定」,只要你拋棄一己對自我實現的追求,投入標準化職涯,社會就會給你獎賞。

標準化協定:跟別人一樣,但做得更好

為什麼有人會接受這種否定自我的條款呢?原因在於這個標準化協定看起來很公平—尤其跟先前的時代相比。十九世紀,只有特權人士—對的家世、對的種族、對的宗教、對的性別、對的銀行戶頭等—才真正擁有機會。相較之下,這個標準化協定似乎能夠真正地唯才是用。

在這個協定下,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你還是需要辛勤工作並展露能力,才能有所成就。但是,至少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任何人都享有成功的機會。表面上,這協定的保證至今仍然成立:誰在標準化體制裡展現最強的本事,就能享有社會上最大的機會。任何人只要走在筆直的大道上,就擁有公平的機會,得以成為放射學家、專利律師、管理顧問、《財富》雜誌世界五百強企業的高層,或常春藤盟校的教授。為了得到這個獎勵,你所要做的跟別人並無二致—只是需要做得比別人更好。
修同樣的課,但得到更好的成績;考同樣的試,但得到更好的分數;攻讀同樣的學位,但上更好的大學。標準化協定最主要的成功法則,可以歸納為以下十個字:
跟別人一樣,但做得更好。

在體制內攀上高峰,就一定快樂嗎?

然而該協定還有另外一面,也是它最大的缺點:標準化體制從來不是為個人的自我實現所設計。

我們需要壓抑渴望,延遲快樂,走在追尋專業的漫漫長路上,任重而道遠。而快樂則是勤奮不懈和持守正道的回報。多數人聽到拋下正道追尋自我,立刻會想到自我耽溺和有勇無謀。如果你期望先得到快樂,別人會譏笑你是不知好歹的小鬼。
這就是洋特法則的明白譴責,也是標準化協定下隱隱的批判,幾乎沒人逃得開。多數父母如同簽下這個協定,認為先苦後甘,為了未來的前景犧牲一點眼前的快樂相當值得。所有父母當然都希望孩子快樂,但他們相信,只要孩子走上筆直的大道,日後就能自由地得其所哉,先前的艱苦微不足道。

這是個很合理的盤算。如果成功就是在體制內,在學校和職場一級一級爬上耀眼的梯子,那麼你會想盡辦法不讓孩子沉淪在底下。任何大學面試官或高中老師都會告訴你,大多數家長不想聽什麼自我實現的空話—至少在孩子錄取史丹佛大學之前不想聽。在那之前,他們只想知道怎麼讓孩子考進去。

我們對個人的成功因此變得只會一直線思考:你能爬到多高?這個想法還帶來了另一個結果:我們看到確實在體制裡攀上高峰的人,會認為他們絕對很快樂。如果這沒有帶來自我實現的終極大獎,攀上高峰有何意義?當我們聽到頂尖球星或好萊塢巨星抱怨自己人生的不幸,可不會有多少同情:你都已經名利雙收了,竟然還不開心?你有什麼毛病啊?同理,我們看到做卑微工作的人,也不會把他們的不幸當成一回事,畢竟贏家才配享有快樂嘛!根據標準化協定,如果你沒有好好走在標準的大道上,就別對辛辛苦苦攀上高峰的強者感到眼紅。

多數家長心知肚明,無論是修升學考試的課,還是把申請大學的資料寫得天花亂墜,都不會讓孩子變成更快樂或更堅定的人,但他們還是熱中於宣稱這些很重要,一心讓孩子走上遵照標準化協定的美好人生。正因如此,有辦法的家長會替孩子選擇學區,說什麼也要住在有好高中的地方,多花點錢也在所不惜。

然而,這樣一味忽略個人自我實現的體系,對我們所有人都造成了深遠影響。最明顯的是,你可能會發現你不是在活出真實的自己,並對此深深感到質疑。
於是轉捩點隨之出現。

面臨轉捩點,你是否有勇氣走向岔路?

標準化協定不看重自我實現,所以當黑馬感到不滿和質疑,追尋正道的人往往會嗤之以鼻;當學生或職員覺得付出沒有回報,別人往往會覺得他們是在無理取鬧,無病呻吟,因為體制本來就沒有必要去遷就個人。
如果選擇走上曲折的岔路,這類嘲諷是免不了的,連最在乎你的人都會嘲諷你。原因不是親朋好友希望你乖乖遵守規矩,而是你的決定推翻了他們對世界運作方式的基本認知。他們希望你成功,而唯一的成功之道就是那套標準公式:知道目的地,認真努力,不屈不撓。

因此,每個碰到轉捩點的人必然要做出重大決定。你可以繼續假裝:如果你更認真努力,最後就能破繭而出,得到成功…………或者,你可以打破這個標準化協定。

認真覺得自己的特質很重要

卡蘿茲從小到大試著跟別人一樣,但做得更好,結果卻是屢次感到格格不入,而且還做得更差。她喜歡藝術,考慮申請瑞典的設計學校,但家人明白地說,藝術不是一條能走一輩子的路;其他人則跟她說,她的藝術才能不足。卡蘿茲至今仍記得一個朋友的父親曾跟她說:「妳連畫圖都不會,怎麼會想學什麼設計?」

卡蘿茲的反應通常是責怪自己。她如同工業世界裡的其他好公民,把標準化協定的價值觀內化了;或者以她來說,把洋特法則內化了。她說:「我比較年輕的時候,一天到晚質疑自己。那時我覺得,如果想要快樂,就得做你擅長的事,而我也這麼尋尋覓覓。只是我好像永遠都找不到自己很擅長的事。由於我一直都沒有很擅長的事,所以一直都很不快樂。」

卡蘿茲三十多歲時搬到了紐約,希望美國能給她新的機會。當時她立刻愛上了紐約的熙熙攘攘,那跟北歐死板的生活風格有著天壤之別。因為她需要工作簽證才能留在美國,所以到公關公司上班,跟記者往來,自己還向企業接品牌打造和設計的案子。這工作還算穩定,讓她勉強能夠在曼哈頓過著小資女的生活,但她仍然渴望找到更適合的工作。

十年過去。卡蘿茲幾乎要放棄了,準備打定主意這輩子做好公關工作就好。就在這個時候,先前的客戶突然給了她一個很特別的機會—瑞典美國商會即將在曼哈頓的文華東方酒店舉辦招待會,請卡蘿茲打點現場的鮮花布置。
「我先前從沒接觸過花藝。」卡蘿茲說:「瑞典美國商會的會長覺得我是在瑞典出生長大,而且先前我替他們做的設計把色彩運用得很好,所以我雀屏中選。」

標準化協定要求我們依標準公式成就卓越,然後能得到自我實現—某方面來說能得到。黑馬則把握自己的特質,充分發揮,從而最能成就卓越。這有賴於盡量了解自己,愈深入愈好。首先要仔細了解你的興趣,了解你的渴望,才能抓住適合真實自我的機會。卡蘿茲就是這樣,將近二十年來她在學校裡跌跌撞撞,在職場總找不到出路,最後終於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卡蘿茲知道自己喜歡做出成品,「讓別人的小小時刻更美麗」,帶給別人快樂。她討厭一再重複與需要長期投入的事情,偏好有清楚起迄日期的短期案件,尤其交件日期還可以逼出她的極限。即便有預算限制也很好,能激發她狹縫間求生存的創意。卡蘿茲知道她很重視覺,對色彩有直覺的理解,喜歡透過設計傳達訊息,喜歡搬運、敲打和切割等勞力活,喜歡在案子完成後立刻得到客戶的意見回饋,也就是她口中的「即刻的喜悅」。卡蘿茲還喜歡烹飪,而花藝到頭來跟烹飪有異曲同工之妙:「你把不同的食材組合在一起,烹調出料理,端到桌上給客人享用。」最後,她知道怎麼樣讓作品華麗而有氣勢,看似索價不菲又不會太過浮誇炫耀。「要賺企業的錢就得這樣。」她說。

卡蘿茲年輕時沒這麼了解自己,而且由於洋特法則的關係,她也不覺得自己的喜好有多重要。現在,她明白花藝也許相當契合她的興趣和能力,於是興致勃勃地投入這個瑞典美國商會的案子。她找來很有鄉間質樸感的漂流木,再獨自把很多鄉村風的木籃子釘在一起,籃裡不只擺花,也擺上瑞典人喜愛的蒔蘿和百里香。她運用自己對色彩的敏銳眼光,確保這一切搭配得宜,符合招待會想呈現的氛圍。結果,成品就像是魯本斯的鄉間畫作,而且大受好評。

《黑馬思維》圖/先覺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著《黑馬思維》,先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你是走出體制的超級黑馬嗎?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