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習慣:讓你的身分保持渺小

習慣為精通創造基礎。下棋時,只有讓基本棋路自動化之後,棋士才能專注於更高層次的棋藝。每記住一組資訊,就為更需要耗費心力的思考騰出心理空間。這個道理適用於所有技藝。當你熟知簡單的動作,到了不假思索就能執行的程度,就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更高階的細節上。習慣便是這樣成為追求任何卓越表現的骨幹。

然而,習慣的益處有其代價。起初,每次的重複都增進了流暢度、速度與技能;但接下來,當習慣變得自動化,你對回饋就變得比較不敏感,落入無意識的重複之中。此時,錯誤就比較容易趁虛而入。當你可以不假思索地把事情做得「夠好」,就不會去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做得「更好」。

習慣的好處在於讓你可以不經思考行事,壞處則在於讓你習於以特定方式做事情,不再注意到微小的失誤。經驗一直在累積,你就以為自己一直在進步,其實你只是一直在強化目前的習慣,而不是在改善。事實上,某些研究顯示,一旦精通某項技巧,隨著時間過去,表現反而會有些微退步。 通常,這種表現上的微小衰退無須擔心。你不需要打造一套系統來讓自己持續改善刷牙、綁鞋帶或早上泡咖啡的技術,像這樣的習慣,夠好通常就真的夠好了。在瑣事上耗費的精力愈少,愈能把省下來的力氣花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然而,想要讓潛能最大化,追求菁英級的表現,就需要更細膩的做法。你不能盲目重複做一樣的事,卻期待自己變得突出。追求精通,習慣是必要的,但只有習慣並不夠,你需要的是自動化習慣與刻意練習的組合。

習慣+刻意練習=精通

想要從「A」到「A+」,某些技巧確實需要自動化。籃球選手必須可以不經思考地運球,才能繼續往下去試著精通以非慣用手上籃;外科醫師必須重複下刀無數次,直到可以閉著眼睛切第一刀,才能專注應付手術期間發生的幾百種變數。但是,精通一項習慣之後,就必須回到工作裡需要耗費心力的部分,開始打造下一項習慣。

精通是一個過程,你在此過程中將焦點鎖定在成功的一個微小元素,不斷重複該技能,直到將其內化,然後以這個新習慣為基礎,往個人發展的下一個疆界前進。第二次執行時,舊任務變得比較容易,但整體難度並沒有下降,因為現在你要把能量投入下一個挑戰中。每個習慣都為更高層次的表現解鎖,這是個無止境的循環。

縱使習慣的力量強大,你必須找到一個可以對自身表現長久保持覺察的方法,這樣你才能持續精進與改善。就在你開始覺得自己已精通一項技能—事情變得自動化,讓你應付自如—的那個瞬間更須小心,不要踏入自滿的陷阱。

我知道有些主管與投資人會做「決策日誌」,在裡面記錄每週做的重要決定、做決定的原因,以及期待產出的結果。他們會在月底或年終複查這些選擇,看看哪裡做對、哪裡出錯。

改善不只關乎學習習慣,還關乎微調習慣。反省與複查確保你把時間花在對的事情上,並在需要的時候調整方向—就像萊里每天晚上都調整球員努力的方向。你不會想要持續執行一項已經失去效用的習慣。

我個人主要運用的反省與複查模式有兩種。每年十二月,我會進行一次「年度審核」,反思過去的一年。我為那年的習慣打分數的方式,是計算自己發表了多少篇文章、健身了多少回、造訪了多少個新地方等等。接著,我透過回答以下三個問題,來反思自己的進步(或缺乏進步):
1.今年什麼事情很順利?
2.今年什麼事情不順利?
3.我從中學到什麼?

六個月後,當夏季到來,我會進行「誠實報告」。跟每個人一樣,我會犯許多錯,而我的誠實報告讓我明白哪裡出錯,激勵我重回正軌。我運用這段時間重新審視自己的核心價值觀,思考自己是否有依照這些價值觀行事。我會思索自己的身分認同,看看應該如何努力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在每年的誠實報告中,我會問自己三個問題:
1.驅動我的生活與工作的核心價值觀為何?
2.我現在如何誠實地生活與工作?
3.未來如何設定更高的標準?

這兩份報告不會花太多時間—每年幾個小時而已—卻是精細改進的關鍵時期,避免了在我沒留心注意時逐漸產生的退步。它們每年提醒我重新檢視自己想要的身分認同,思索習慣如何幫助我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它們讓我知道何時該讓習慣升級,接受新的挑戰,何時又該降低努力的強度,專注於基本的東西。

反省也帶來正確的觀察方式。日常習慣因為複利效應而強大,但太在乎每個日常選擇,就像貼著鏡子看鏡中的自己,你會看見所有的小瑕疵,卻忽略整體。回饋太多了。反之,從不檢視自身習慣就像從不照鏡子,你不會察覺可以輕易修正的瑕疵—襯衫上的污漬、牙縫間的食物殘渣。回饋太少了。而週期性的反省與複查則像是從適當的距離看鏡中的自己,可以看見應該做的重要改變,卻不會沒看見整體。你想要觀看整個山脈,而非執著於每個山峰與溪谷。

最後,反省與複查提供了一段理想的時間,讓我們重新檢視行為改變最重要的一個面向:身分認同。

如何破除妨礙你前進的信念

一開始,為了累積支持你想要的身分認同的證據,重複習慣是必要的;然而,當你抓住那個新的身分認同不放,同樣的那些信念卻會妨礙你進入下一階段的成長。跟你作對時,你的身分認同會創造出某種「驕傲」,促使你否認自己的弱點,阻止你真正成長。這就是養成習慣的一大壞處。

一個概念對我們來說愈神聖—也就是與身分認同的連結愈深—我們愈會捍衛它,不接受批評。這種狀況在各行各業都看得見。學校老師無視創新的教學法,堅守行之有年的課程計畫;資深經理堅持「用自己的那一套」做事;外科醫師對年輕同事的想法嗤之以鼻;樂團做紅一張唱片之後便不思長進。愈是緊抓一個身分認同不放,愈難讓自己超越這個身分成長。

解決方法之一,就是不要讓身分的任何單一面向決定你是誰。套句投資專家保羅.葛拉罕的話:「讓你的身分保持渺小。」愈是讓單一信念定義自己,愈無法適應生命的挑戰。假如對你來說,擔任球隊的控球後衛或公司的合夥人就是一切,當你失去人生的這個面向,便會從此一蹶不振;假如你是純素食者,但身體狀況逼迫你改變飲食習慣,你會馬上面臨身分認同危機。把一個身分抓得太緊,你就會變得脆弱易碎。失去那一樣東西,你就失去自己了。

大半的年少時光,運動員都是我身分認同的一個主要部分;棒球生涯終結之後,我苦苦找尋自我。倘若你一輩子都以一種方式定義自己,那個身分卻消失了,那麼,你現在是誰?

退伍軍人與退休的企業家也有類似的感覺。當你的身分認同被總結為一個信念,例如「我是傑出的軍人」,那麼當役期結束時,會發生什麼事?對許多事業有成的老闆來說,他們的身分認同差不多就是「我是執行長」或「我是創辦人」,而當你醒著的每一刻都在拚事業,把公司賣掉之後,你會有什麼感覺?

要減輕身分喪失造成的影響,關鍵就是重新定義自己。如此一來,才能在特定角色改變時,仍保住你身分認同的重要面向。

■「我是運動員」變成「我是那種心理強悍且熱愛體能挑戰的人」。

■「我是傑出的軍人」變成「我是那種自律、可靠且擅長團隊合作的人」。

■「我是執行長」變成「我是那種創造與建立東西的人」。

有效地選擇之後,身分認同可以富有彈性,而非脆弱易碎。如同水流過障礙物,你的身分認同可以適應變動的環境,而非與之衝突。 下面這段引自《道德經》的文字,完美概括了這個概念: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
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兵。
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老子

習慣帶來無數的好處,但壞處就是會把我們鎖進先前的思考與行為模式中—就算周遭的世界不斷變動。萬物皆無常,生命一直在改變,所以必須定期檢視舊有的習慣與信念是否仍然對自己有用。 缺乏自我覺察是毒藥,反省與複查則是解藥。

原子習慣:細微改變帶來巨大成就的實證法則。圖/方智出版社提供

(本文摘自詹姆斯克利爾著《原子習慣:細微改變帶來巨大成就的實證法則》,方智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複利效應 讓小習慣造就大不同

鹽罐理論 堅定你的中心點

生存法則:說實話或至少不要說謊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