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利效應 讓小習慣造就大不同

很容易高估一個決定性瞬間的重要性,也很容易低估每天都做些小改善的價值。我們往往如此說服自己:巨大的成功必定來自巨大的行動。無論是減重、創業、寫書、奪冠,或是達成其他任何目標,我們都會給自己壓力,期許要達成驚天動地的進展,好讓人津津樂道。

相較之下,百分之一的改善並不特別值得注意—有時甚至根本不被注意—但其意義卻可能大得多,尤其長遠來看。隨著時間過去,微小改善所能造成的變化非常驚人。算起來是這樣的:如果每天都能進步百分之一,持續一年,最後你會進步三十七倍;相反地,若是每天退步百分之一,持續一年,到頭來你會弱化到趨近於零。起初的小勝利或小倒退,累積起來會造就巨大差異。

習慣就是「自我改善」這件事的複利。如同錢財透過複利加倍,習慣的效果也在你重複執行的過程中加倍。隨便挑一天來看,習慣的效應似乎很小,但幾個月、甚至幾年下來,它們就可能造成極巨大的影響。唯有兩年、五年,或者十年之後回頭看,好習慣的價值與壞習慣的代價才變得極為明顯。

要在日常生活中體會這個概念可能不容易。我們往往輕視小改變,因為它們在當下似乎並不重要。現在存一點錢,你仍舊不是百萬富豪;連續上健身房三天,你的身材還是很糟;今晚研讀法文一小時,你還是沒學會這個語言。我們做出一些改變,成果卻似乎總是來得不夠快,於是我們回歸先前的慣例。

不幸的是,變化的緩慢步調也同時讓惡習悄悄生根。今天吃一餐垃圾食物,體重計上的指針不會移動太多;今晚因為加班忽視家人,他們不會怪你;把當天應該做的案子拖到隔天,通常之後還是會有時間完成。單一決定很容易被漠視。

然而,當我們日復一日重複百分之一的錯誤,複製不當決策與細微過錯,並將小藉口合理化,這些小小的選擇就會像以複利計算一樣,變成有害的後果。這邊退步百分之一,那邊退步百分之一—最終導致問題的,就是這許多過失的累積。

習慣的改變造成的影響,近似於飛機路線調整區區幾度產生的結果。假設你要從洛杉磯飛到紐約,如果飛行員從洛杉磯國際機場起飛時,將飛機的航向往南調三.五度,飛機就不會抵達紐約,而會降落在華盛頓特區。如此細微的改變—機首偏移幾呎—在起飛時幾乎難以察覺,但經過橫越整個美國的距離放大之後,最終的降落地卻差了好幾百哩。

同樣地,日常習慣的微小改變也能將你的人生引導到非常不同的目的地。做出好百分之一或糟百分之一的選擇,在當下似乎沒差,但是經過橫越一生的時間放大,便會決定你是怎麼樣的人,或是你能成為怎麼樣的人。造就成功的,是日常習慣,而不是千載難逢的轉變。

話說回來,重要的不是你現在多成功或多不成功,而是你的習慣是否把你放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比起當前擁有的成果,你應該更關注現在所處的軌道。假如你是個百萬富豪,但每個月都入不敷出,那你就處在一條糟糕的軌道上,只要花錢的習慣不改,就不會有好結果;反過來說,假如你窮困潦倒,但每個月都設法存一點錢,那你就處在通往財務自由的路上—即使前進的速度不如你想要的快。

結果是習慣的滯後指標:你的財產是財務習慣的滯後指標,你的體重是飲食習慣的滯後指標,你的知識是學習習慣的滯後指標,你的雜物是整理習慣的滯後指標。重複什麼,就得到什麼。

想要預測自己人生的走向,只要追蹤微小收穫或微小損失的曲線,然後看看你每天的選擇經過十年或二十年會被「複利計算」成什麼。你每個月都賺得比花得多嗎?你每週都有上健身房嗎?你每天都有透過閱讀學習新東西嗎?這些小小的戰役會決定未來的你是什麼模樣。

時間會放大成功與失敗之間的差距,會將你餵養給它的東西加乘。好習慣讓時間成為你的盟友,壞習慣讓時間與你為敵。

習慣是一把兩面刃。好習慣能讓你壯大,壞習慣也能輕易將你砍倒,因此了解細節至關重要。你必須知道習慣如何運作,以及如何依照自己的需求設計習慣,這樣才能閃避這把利刃危險的那一面。

習慣的複利效應 能載舟,亦能覆舟

一天多完成一件任務並非大功勞,持續整個職業生涯,卻是很有價值的一件事。讓舊工作習慣成自然或精通新技能的效應可能更大。能夠不假思索地處理愈多任務,就有愈多大腦空間可以被釋放出來關注其他領域。

壓力以複利計算

交通堵塞帶來的焦躁、為人父母的重責大任、讓收支平衡的憂慮、略高的血壓造成的緊張—個別來看,這些常見的壓力源都是可以控制的;但持續多年之後,小壓力便會加劇成為嚴重的健康問題。

知識以複利計算

習得一個新概念不會讓你成為天才,但致力於終身學習卻能徹底改變一個人。再說,你讀過的每一本書不只教你新東西,也讓你用不同的觀點看待舊事物。如華倫.巴菲特所言:「知識本是如此運作。它會加乘增生,就像複利一樣。」

負面想法以複利計算

愈是認為自己沒有價值、頭腦蠢笨、相貌醜陋,愈會讓自己用這種方式詮釋人生,受困於負面迴圈裡。看待別人的方式也是同理。一旦習慣認為別人愛生氣、不公平或自私,就會走到哪裡都看見這種人。

人際關係以複利計算 人們會把你的行為反射回你身上。愈常幫助別人,別人就愈願意幫助你。在與他人的每一次互動中表現得更良善一點,隨著時間過去,就會形成一張寬廣而強韌的人際網絡。

憤恨以複利計算 暴動、抗爭與群眾運動鮮少源自單一事件;反之,一連串的微小敵對情緒與日常怨怒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慢慢累積增長,直到某事件成為導火線,憤恨便如野火般一發不可收拾。 建立持久的習慣為何這麼難?

想像你眼前的桌上擺著一個冰塊。房裡很冷,你呵著白氣。現在是華氏二十五度,然後房間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開始增溫。

二十六度。 二十七度。 二十八度。 冰塊還在你眼前的桌上。 二十九度。 三十度。 三十一度。 一樣,什麼事都沒發生。

接著,三十二度(攝氏零度)。冰塊開始融化。一度之別,表面上與先前的增溫幅度沒有差異,卻啟動了巨大的變化。

突破的瞬間往往來自先前的許多行為。那些行為讓潛能逐漸累積,直到足以釋放重大改變。這樣的模式隨處可見:百分之八十的時間裡,癌症都無法被檢測到,卻在幾個月內接管整個身體;竹子在它生命的前五年幾乎不可見,在地底衍生廣大的根系,然後在六週之內暴長到九十呎高。

同樣地,在你跨越一個關鍵門檻,解鎖新等級的表現之前,習慣往往看起來沒什麼影響。在任何追尋的前期或中期,常常出現所謂的「失望之谷」—你期待有線性進展,但在前幾天、幾週,甚至幾個月,效果都很不顯著,令人感到挫敗。你覺得這樣下去不可能有所進展,然而,這正是任何複利過程的標誌:強大的成果總是姍姍來遲。

建立持久的習慣之所以如此困難,這便是核心因素之一。我們做了一些小小的改變,沒能看見有形的成果,就決定放棄。你心想:「我每天都跑步,跑了一個月,怎麼身材沒有任何變化?」一旦萌生這樣的念頭,好習慣就很容易被拋諸腦後。然而,想要造成有意義的差異,你必須維持一個習慣夠久,以突破這個停滯期—我稱之為「潛伏之力的停滯期」。

倘若你發現自己難以養成某個好習慣或戒除某個壞習慣,不是因為你失去改善的能力,而往往是因為你尚未跨越潛伏之力的停滯期。抱怨努力沒有帶來成功,就像抱怨從華氏二十五度加溫到三十一度冰塊卻還不融化。你做的工並未浪費,只是被儲存起來了。所有的行動會在華氏三十二度發生。

當你終於突破潛伏之力的停滯期,大家會說那是一夕成功。外界只看見最戲劇性的事件,卻沒看見先前的一切,但你心知肚明:正是你很久以前做的事—當時你覺得似乎沒有任何進展—才讓今日的躍進成為可能。

這是人類版本的地質壓力。兩個板塊彼此摩擦數百萬年,張力不斷累積;然後,某一天,它們又摩擦了一次,就跟數百萬年來任何一次摩擦一樣,但這一次,張力破表,地震就爆發了。改變可能醞釀數年—然後瞬間發生。

精熟需要耐性。美國職籃史上最成功的球隊之一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在球員休息室裡貼著社會改革家雅各.里斯說的話:「當一切努力看似無用,我會去看石匠敲打石頭。可能敲了一百下,石頭上連一條裂縫都沒有,但就在第一百零一下,石頭斷裂為兩半。然後我了解到,把石頭劈成兩半的不是最後那一下,而是先前的每一次敲擊。」

所有的大事都源自微小的開端。每個習慣的種子都是一個微小的決定,但是當那個決定被一再重複,一個習慣漸漸成形,且愈來愈牢固。根扎得穩,枝幹便得以生長。破除惡習的任務如同將我們內在一棵強壯的橡樹連根拔起,而養成好習慣的任務,就像日復一日點滴灌溉一株嬌貴的花。

原子習慣:細微改變帶來巨大成就的實證法則。圖/方智出版社提供

(本文摘自詹姆斯克利爾著《原子習慣:細微改變帶來巨大成就的實證法則》,方智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另類「複利」效應 好習慣也有壞處

《思維破局》湯姆歷險記的經典「刷牆對話」

逆向思考:試試倒立過來看自己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