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管理 先拿回主動權

社會心理學之父庫爾特.勒溫曾在他關於「團體動力學」的研究中提到,

所有的權力都是在互動當中產生的,是在關係當中被授予的。

裡說的「權力」的擁有者,是在我們生活中隨時隨地都存在的概念,不僅僅是職場中的上級、強勢的朋友,也包含了各種能夠對自己產生影響的人,比如權威、專家、老師、客戶等。凡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產生影響的能力,都包含在本章所講的「權力」概念中。延展開來,影響力、說服力、領導力、可信度、氣場等,都是擁有權力的表現。

那我們作為普通人,手裡的權力到底是什麼?它怎麼在關係中授予和傳遞?又是怎樣和自己有關聯的?我們能做到什麼?意識到權力的存在,並且能好好利用手中的權力,就能隨時掌握主動,提高能動性。

授權:把影響自己的權力授予他人

在生活中,我們常常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困擾:

我真是太倒楣了,遇到一個這麼糟的老闆,不僅吹毛求疵,還非常不公平;我辭職在家帶小孩,沒有經濟地位,整天都要看老公的臉色;我竟然遇到了這麼刁鑽的客戶,天天出難題;我婆婆太不講理了,沒見過這麼奇怪的人,我真是受夠了⋯⋯

有人對我這麼說,我都會問一句:「的確很糟糕,可是,這麼糟的老公,這麼糟的老闆,你為什麼會允許他們這樣對你?」

聽到這個問題,大多數人一般都會先愣一下,緊接著回答:「我能怎麼辦啊,人家有錢、有權,我能有什麼辦法?」這就是我們一般的認知。我們總覺得,權力是一種可以用來支配、影響別人的東西,是自上而下的。比如:大臣的權力是國王給的,員工的權力是老闆給的⋯⋯他是主管、是權威、是專家,他的地位比我高,他就自然擁有了支配我、影響我的力量。他在上,我在下,我是弱勢的一方,理所當然被他管;除非有一天,我也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上,拿到屬於我的權杖,我才能擁有權力,否則,我就只能忍受和服從。

但真的是這樣嗎?當然不是。

你以為你沒有辦法,你以為你沒有權力,事實上,你隨時隨地都有權力,你是那個有力量的人。他們之所以可以讓你不舒服,原因只有一個:你允許了他們。是你把讓自己不舒服的權力交給了別人。

很難理解嗎?我來舉一個典型的例子:

之前有部很紅的中國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主角侯亮平被委任為漢東省反貪局局長,他是「上面」派來的人,他見了省委書記、檢察長,上級認可、手續齊全,他看上去已經具備了管理下屬的權力;但當他被介紹給反貪局其他成員時,大家在第一時間裡並不認可他,他誰也使喚不動。那些自上而下的頭銜,都不能幫助他隨心所欲地指派大家做什麼、不做什麼。後來,他靠自己的能力,贏得了眾人的認可,大家才心甘情願地配合他工作。

所以,他的權力是下屬給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真正的權力,是自下而上給予的,真正有權力的是那些看上去被領導、被影響的人。你能夠領導我,是我認可了你的領導;你能夠影響我,是我接受了你的影響;你能夠欺負我,是我忍受了你的欺負⋯⋯自始至終是「我」把權力給了「你」,這就是「授權」。

授權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十幾個人一起去餐廳吃飯,你點你的,我點我的,很可能半天都點不好。最好的辦法就是選一個人來點菜,這時候,大家把點菜的權力交給了這個人。他看上去擁有了一些特權,但我心裡明白,這個權力是包括我在內的大家給他的,他並沒有凌駕於我們之上。他點的菜如果我不愛吃,我也能隨時拒絕。

同樣的道理,你加入一家公司,有了一個老闆,他對你發號施令。他看上去擁有權力,但這個權力也是你給他的,他並沒有凌駕於你之上。我們挑選喜歡的公司,是為了透過這份工作實現自我。從這個角度講,你可以說我在幫老闆工作,也可以說老闆是在幫我工作。

權力的鑰匙

我常常用「鑰匙」這個比喻來幫助大家更具體地理解: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房間」,我們掌握著進入那個房間的「鑰匙」,那就是我們的權力。「授權」就是將這把「鑰匙」交給別人,讓他能走進我們的「房間」。交出去的目的,是為了讓對方幫我們做點什麼,是為了合作。但很多人在生活中很難意識到自己手裡握著這把鑰匙,也沒有意識到這把鑰匙是不是交出去了。

這就好比我們把家裡的鑰匙暫時給了清潔阿姨,讓她來打掃一下。可是,一些人忘了這件事,反而把這樣的「清潔阿姨」當成了掌握權力的地主惡霸,認為她隨時都可以闖進家裡,如果她把東西弄得一團糟,我們也只能默默忍受。這很荒唐不是嗎?對於那些糟糕的老闆、擺臉色的老公、不講理的婆婆、刁鑽的客戶,我們常常會抱怨他們「你憑什麼這樣、憑什麼那樣」,其實他們「憑」的就是我們糊裡糊塗給他們的那把「鑰匙」。所以,找回主動性、成為更強大的自己,先要看見這把「鑰匙」,並靈活使用它。

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

(本文摘自崔璀著《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方智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向上管理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化解溝通困境 換位思考兩大關鍵

學牛走路 不管你是沙朗還是丁骨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