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

川普升高貿易戰的政治算計和風險

所有局勢演變的根源都來自美國人民對於崛起的中國大陸普遍心生畏懼,而想要採取遏止措施,也就是一般所說的修習底德陷阱。麻煩的是這個陷阱造就了川普的政治生命,所以他必須在上面火上加油。

上一輪貿易談判破裂後,美中雙方接連放話,互相指責;在此同時,川普將關稅戰爭延伸到其他國家:日前以墨西哥無法有效遏止非法移民越過邊界為由,對來自該國的進口品加徵5%關稅,並宣稱除非情況改善,將逐步調高到25%;隔天,川普以印度未向美國承諾對等並合理開放印度市場為由,宣布從6月5日起終止對印度實施普遍性優惠關稅制度,導致美國從該國進口約2000項商品要開始課稅。

從美國最新的進口實況來看,川普會做以上的宣布不令人意外。今年第1季美國進口總額6363億美元和去年同季幾乎一樣,但是來源結構出現大變化,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進口減少了13.9%,第2大進口來源的墨西哥增加了5.4%,第4大來源的日本增加了2.9%,第6大來源的南韓增加了18.4%,第7大來源的越南增加了40.2%,第8大進口來源的印度增加15.2%。

這表示川普為了降低美國貿易逆差而對中國大陸祭出關稅後,美國的整體進口並沒有減少,逆差持續擴大。進口就像地上冒出的泉水,把來自中國大陸的噴泉壓下去以後,來自其他管道的泉水就超量湧出,而泉水噴出的總量不變。這樣的結果完全不令人意外,眾所周知,一個國家的貿易逆差必然等於儲蓄少於投資的差額;民間或政府消費過大,使得儲蓄不足以支應投資需求,必然會產生貿易逆差。美國消費過多,儲蓄不足,一定會有逆差,進口不會減少;來自一個地方的減少,會被其他地方的增加所抵銷。但川普不理會這個道理,為了表演給選民看,他想堵住每一個噴口,現在對墨西哥和印度動手,未來等8月日本參議院選舉後可能也會對日本動手。

另外,貿易戰還不是美國和中國大陸在經濟競爭上的唯一場域,科技戰已經開打。不久前美國以國安為由,將華為列為出口管制審查的對象,使得原本和華為有密切合作關係的諸多軟硬體廠商已經採取措施,準備和華為切割。華為在數年前就已經預見這樣的狀況,成立自己的晶片設計公司「海思」,而且已經開始出貨。華為也準備發展自己的作業系統,來減少對於美國廠商的依賴。幫海思代工製造晶片的台積電已經對外表示,經過他們內部估算,目前出貨給海思的產品,來自美國技術的含量遠低於25%,所以不會受到美國新政策的影響。

但是問題還沒有結束。要設計晶片必需依靠電子設計自動化軟體(EDA),而目前世界上提供這種軟體的主要來源是兩家美國公司─新思科技(Synopsys)和益華電腦(Cadence)。根據報導,這兩家都將採取措施,不再供應華為新的軟體。至於第3家比較小的明導國際(Mentor Graphics)原來是美國公司,後來由德國西門子所取得,因為總部在美國,一樣會受到美國政府的限制。假設最後華為發現無法再使用新版的EDA,會對於發展未來手機產品構成重大的限制,其競爭力上可能被其他業者如三星所超越。

所有局勢演變的根源都來自美國人民對於崛起的中國大陸普遍心生畏懼,而想要採取遏止措施,也就是一般所說的修習底德陷阱。麻煩的是這個陷阱造就了川普的政治生命,所以他必須在上面火上加油。

中美貿易戰: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
中美貿易戰: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圖/時報出版提供。

但是川普也面臨風險,就是貿易戰的擴大對於美國經濟發生實質上的負面影響。國際貨幣基金最新發布的研究顯示,中美貿易戰開打以後,中國大陸產品賣到美國的出口平均單價幾乎沒有變化,基本上由美國的進口商所負擔。這些負擔未來必然直接或間接轉嫁給消費者,造成福利損失,也對景氣的擴張不利。事實上,美國金融市場已經出現未來經濟走緩而聯準會必須降息的預期。到了那個時候,也許川普就要重新考慮,是否要調整他的貿易政策。

如同筆者在拙著《中美貿易戰》一書中所說,目前中國大陸對美國前20大出口商裡面有15家是台商,所以不論中美貿易戰未來如何演變,台灣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貿易戰的持續,長期而言不無可能為台灣帶來新的機會,但是從短期到中期來看,危機的可能性不容忽視,有關部門應予正視。

(文/朱雲漢,本文原刊載於中時電子報,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授權使用)


延伸閱讀

哈佛國際關係課》中國和平崛起?

朱雲漢:川普升高貿易戰的政治算計和風險

中國拋售美債報復 為何行不通?

什麼才是「公平」的貿易

專題>>中美貿易談判全解析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