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歲持續學習 打造美好人生

讓人生最自由的「思秋期」維持不墜

這本《50歲的學習法》主要在進一步說明,從現在開始,該為退休做什麼樣的準備。比方說,若退休後要創業,那些成功的人多半從五十歲就開始準備。

以上班族來說,五十歲這個階段,應該還在工作崗位上發揮長才。但是,由於男性荷爾蒙減少,身體開始出現各種老化徵兆,在生理上也很難維持過往的衝勁。這年紀的人通常會覺得,自己在工作上已小有成果,為什麼還得學習,所以很難持之以恆。

事實上,這是因為大腦前額葉持續老化而出現的現象。那麼,該怎麼做才好?

本書也會提到排除這些學習障礙的方法。

我一直持續學習的領域

在醫生的工作方面,三十一到三十四歲這段期間,我前往當時在美國數一數二、位於堪薩斯州的精神醫學院留學,學習精神分析。從那之後一直到現在,每隔三個月我都會前往洛杉磯向某位老師學習。我是在赴美留學時,因為他到該醫學院演講而認識他的。

二○○○年,在即將邁入四十歲之際,我開始學習森田療法。我原本是受邀擔任讀書會講師,接觸後覺得很有趣,於是開始每個月參加一次森田療法的講座,學習至今。

此外,我從四十八歲起,開始在抗衰老診所學習,也成為蕭夏博士(Dr. Claude Chauchard)的弟子。蕭夏博士是世界抗衰老醫學會副會長,也是已故英國黛安娜王妃等世界知名人士的抗衰老主治醫師。同時,我也著手開發抗衰老的營養補充品。

近兩年,我則開始研究阿德勒心理學。阿德勒心理學和創立森田療法的森田正馬醫生的思維,有不少相似之處。在日本,有包括岸見一郎在內的多位優秀研究者在鑽研阿德勒心理學,不過,我希望自己能提出與眾不同的解釋。

從二○一一年起,我持續擔任心理照護志工,幫助日本三一一地震受災戶。前面提到的種種學習成果,在這個時候也發揮了些許作用。

目前,我正在思考與幼教有關的事業。我想提供的這種幼兒教育,是為了支援女醫師等職業婦女,培養小孩的基礎學力,以面對將來中學及大學的入學考試,所以具體來說,應該是能讓重視教育的母親安心工作的托兒所吧。

五十歲後,是人生最自由的「思秋期」

為什麼我要做這麼多事?一方面是因為我喜歡學習,再者,也想增加收入。我還想再拍電影,也想買更多珍貴罕見的葡萄酒,所以現在正考慮要創業。

聽到五十六歲創業,或許有人會覺得為時已晚,但我認為就是五十歲以上才適合創業。這年紀的人,孩子多半已經獨立,萬一創業失敗,也不會影響子女。從各種角度來看,五十歲都是自由的年紀。

聽說有個「昭和二十九年會」,看了在這年(一九五四年)出生的安倍晉三、片岡鶴太郎、松任谷由實、石田純一、林真理子等人,不管他們的生活方式是否讓人認同,每個人的確都充滿活力。

很多人(尤其是男性)一旦退休,脫離工作上的人際關係,朋友圈便瞬間縮小。但事實上,即使到五、  六十歲,也可能認識新朋友,建立新友誼。

我大概從十年前就加入「引擎01文化策略會議」這個組織。這是一個由文化界人士組成的志工團體,祕書長是作家林真理子,我則被指派為副祕書長。多虧這個組織,這十年間我增加了不少新的知己。

現在,我想讓「思秋期」一詞造成流行。我曾在好幾本著作中提到這個字眼,從孩童慢慢轉變為成人的時期,日文稱為「思春期」(即青春期),那麼,成人要轉變為老人的時期,應該可稱為「思秋期」。在青春期,人從原本的中性轉為男女有別,到了思秋期,則是從男女有別又回到中性。

接下來,要怎麼面對自己的年齡,要如何讓人生再次美麗綻放,要怎麼平穩地減速著陸……我認為,如何度過從四十到七十歲這段「思秋期」,和如何度過青春期一樣重要。

智能取決於做法和想法

之所以有機會寫出讓我嶄露頭角的《考試靠技巧》,乃是因為我明明沒有足以進入東大理科三類的聰明才智,卻能靠著好的讀書方法順利考上。簡單來說,那是一種透過解考古題來學習的讀書方法。不過,儘管我以這個方法成功考上好大學,在準備考醫師執照時,卻一時頭腦不清楚,想從頭開始鑽研基礎知識,結果讓重要的大六暑假泡湯。

進了醫學系後,除了實習外,我幾乎沒去上過課,都在忙著製作自己的電影,以及為籌措拍片資金打工,所以基礎知識相當薄弱。也因此,我那時覺得,如果直接做考古題,也只是打擊信心罷了。

當然,這是書唸不好的學生共同的錯誤觀念。事實上,就算幾乎沒什麼基礎知識,只要試著回答考古題就可以了。透過尋找答案的過程,便可有系統地整理知識並加以吸收。就在我體悟到即使花時間讀完兩千頁的教科書,也沒辦法輕鬆回答執照考試的問題後,便和以這種方式準備考試的同學一起讀書,最後總算考到醫師執照。

總之,重點是做法,也就是讀書方法。

大部分成績不好的學生,都是特別認真的學生,而不是一般認為的懶惰學生。認真的學生想法一板一眼,他們不是頭腦不好,而是讀書方法不對,也沒想過要改變,這是他們最大的問題。

我畢業後學習精神分析時,也發現同樣的狀況。

我認為,如果現在有人想學精神分析,並打算從閱讀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論》開始著手,真的會徒勞無功,其理由有二。

第一、雖說是引論,但事實上初學者很難理解。再者,這本書的完成時間太早,幾乎看不到精神分析如何應用於臨床治療上。

第二、我開始學習精神分析後才知道,佛洛伊德後來將他自己在《精神分析引論》裡提到的理論全部捨棄。

事實上,理論的創建者經常會改變其理論架構,也只有創建者能這麼做。不過,很多一直待在日本研究佛洛伊德的學者,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只要是佛洛伊德的理論,就全盤接收。說起來,他們學到的根本就是錯誤的內容,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搞錯學習方式了。

本書所說明的「50歲的學習法」,和準備大學入學考試的讀書法不同,也和社會人士準備資格考的方式不一樣。而且,雖然它對我有用,卻不一定適用所有人。不過,只要讀書方法用得對,任何人、任何時候都能順利學習,這個基本概念是不會改變的。

不管幾歲,最好都能學會學習的方法,只要能掌握對的學習法,將來不論年紀多大,都能讓頭腦變得更加靈光,這是我的基本信仰,我的信念體系。換句話說,智能取決於做法和想法。

如果本書能傳達出這個信念,並且幫助讀者擁有豐富、具生產力的將來,實乃敝人之幸。

50歲學習法

(本文摘自和田秀樹著《50歲的學習法》,天下文化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