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浩斯:堅定不移的「低本益比射手」

你想要投資三十一年賺五十五倍嗎?

一個實際又低調的例子就藏在《約翰.聶夫談投資》這本書中,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一定要知道他的投資秘訣。

約翰.聶夫從一九六四年開始操作溫莎基金,到他退休的一九九五年,這檔基金的總報酬率是五五四六.五%,報酬率是同期美國標準普爾指數的兩倍以上。年化報酬率一三.七%,同期大盤則是一〇.六%。以會計年度來計算,他三十一年間打敗大盤二十二次,無論從什麼方向來看,他的績效都相當驚人。

打敗大盤的秘訣在於他長期堅守「七大風格要素」和「衡量式參與」這兩大要素,這兩大要素又建構在「反向操作」這個動作上,讓這個基金充滿了看似保守卻又大膽的矛盾風格。奇妙的是,這種矛盾非常的協調,因為這些原則完全符合他堅毅的個性。

有時候,某些投資策略就是特別有效。但是頂多有效一兩年,之後風水輪流轉,換成另一種投資策略特別傲人。

例如在二〇二一年初的台股狂熱風潮中,「瘋狗流」這種動能式投資法蔚為風尚,如果你的投資哲學不夠穩固,那麼你就有可能會因為羨慕其他人的績效而跟風,背棄自己仰賴已久的投資法則,最後就會變得兩頭空。

這就是大多數投資人會犯的錯誤:「一個投資風格一時有效就去搶著用,一時無效就放棄它。」

約翰.聶夫過人的特點在於:不管股市是漲、跌、還是盤整,他的投資風格始終不變,並遵守以下的七大選股條件:

一、低本益比。

二、基本面成長率超過七%。

三、股息收益率保障。

四、優越的「總報酬比率」。

五、除非本益比理想,否則絕不持有景氣循環股。

六、成長領域中的健全企業。

七、強勁的基本面後盾。

低本益比幾乎等於是約翰.聶夫的招牌,他不認為自己是「逆勢操作投資人」,也不認為自己是「價值投資人」,他認為「低本益比投資人」這個稱號更適合自己。他深信好東西藏在折價商品之中,只要有不墨守常規的性格和喜歡嚴謹分析的態度,就能建構成功的投資特質。

低本益比策略是歷史統計上最好的策略,溫莎基金的績效讓這個策略更有說服力,這個策略有兩個好處:股市上漲的時候能夠參與漲幅,股市下跌的時候則較沒有下檔風險。

但是低本益比的股票不見得就是金礦,你要思考某一間公司的股票為什麼本益比這樣低?

通常原因有三:遭人誤解、被人冷落、以及前景黯淡,你要避開前景黯淡的公司,尋找其他好東西。

這些好東西如果搭配第二個選股重點:「基本面成長率七%」,那麼未來的增值潛力將如虎添翼,如果市場認清這些好傢伙的價值,未來的增值潛力就能提高五〇%至一〇〇%左右。

第三的選股重點是:「股息收益率保障」,低本益比策略的好處就是現金股息殖利率高,而基本面好、獲利能力強的公司如果願意提高現金股息更好。現金股息可以替等待的機會成本補償,如等吃正餐之前,先吃一點開胃菜。

第四點是優越的「總報酬比率」:總報酬比率就是盈餘成長率加上現金股息收益率。把這個比例對上股票的本益比,兩者之間的比率如果大於二就是好的買點。

第五點是:除非本益比理想,否則絕不持有景氣循環股。景氣循環股的買進點,就是在股價跌得很慘,以及EPS成長之前買進。要能夠做到這點,投資人要知道該行業的需求變化以及了解景氣循環。

第六點是成長領域中的健全企業:溫莎找的好公司是﹁看似平凡﹂,實質優越的公司,因為許多公司的壞消息總是大過好消息,這時候就會出現低本益比的情況提供溫莎介入。

第七點是:強勁的基本面後盾。基本面好的公司能快速地從低本益比提升;而基本面有缺陷的公司,未來的本益比就會受到阻礙。約翰.聶夫只看幾個簡單但重要的數字:營收成長和獲利成長、現金流量表穩定,股東權益報酬率高,營業利益率高,稅前淨利率好,這些數字可以提供重要的參考。

選股之後,就是建構投資組合,溫莎最著名的投資組合建構法就是「衡量式參與」,他們設定了四種分類:

一、高知名度的成長股。

二、較低知名度的成長股。

三、溫和的成長股。

四、景氣循環型的成長股。

他們不考慮產業集中度,也不追求熱門股,只要哪邊符合低本益比的條件,溫莎就會集中在該領域上,這種和一般投資組合風格不同的地方就是溫莎的特點,也符合約翰.聶夫「逆勢」的性格。

很多人誤以為「逆勢操作」就是和市場唱反調,只要走和別人不同的路就是正確的操作,但是聶夫說:

「不要因為與眾不同而沾沾自喜,反向操作和冥頑不靈只有一線之隔,你必須看對基本面,才能獲得獎賞。」

「成功的投資法是靠判斷,一成不變的套用固定公式投資,注定自取其敗。」

「精明的反向操作者保持開放的心胸,了解過去的歷史,還要有幽默感。只有投資人還記得教訓的時候,歷史才有用,但是一般投資人經常忘記教訓。」

約翰.聶夫退休後,他持續操作自己和家人的投資組合,並且捐助不少獎助學金給許多的貧困家庭,包含和他一樣的單親家庭。

這位受人尊敬的操盤手於二〇一九年六月四日辭世,享壽八十七歲,除了留下著作給追隨者,也留下典範給後繼者,我永遠地敬佩他。

價值投資者&財經作家 雷浩斯
二〇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

約翰.聶夫談投資

( 本文作者雷浩斯, 價值投資者、財經作家。摘自約翰.聶夫、史蒂文.明茲《約翰.聶夫談投資》,寰宇提供)


延伸閱讀

蔡宏政:老化困境是臺灣未來40年最重要的衝突場景

詹宏志:工作在人生的意義

文生大叔:別再錯得那麼理直氣壯 讓美國職棒故事教你正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