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工作在人生的意義

「為什麼要工作?」

並不是哲學家才有這個大哉問。我第一次面對這個問題,其實是來自一位未滿五歲的小孩。那時候我還年輕,一個短暫的過渡時間,我的姐姐帶著小外甥與我同住。有一次,早上我與小孩玩得開心,然後我不得不打斷我們的嬉戲,必須整裝出發去上班了,小外甥感到失望,忍不住哭了起來,他的母親勸慰他:「你不能這樣,舅舅要上班工作呀!」小孩忍住了眼淚,但還是不禁要問:「舅舅為什麼要一直、一直、一直上班?」

這不是最後一次這樣的問題,後來就變成我自己的小孩,或者有時候就是我看到的別的小孩,他們也直指核心:「爸爸為什麼要一直、一直、一直上班?」大人們的回答,經常是功利性的:「他要工作賺錢呀,這樣我們才有錢生活,有錢給你買玩具呀!」

這句話當然說對了某部分的事實,人的確要為生存與生活而工作,你必須從事某種勞動來取得生存之資。即使是漁獵時代,你必須打獵才有食物,而農業時代,你必須汗滴禾下土才有飯吃;如今在工商時代,食物和工作的關係沒有這麼直接,你做了一段時間的某種工作(這工作內容可多得無法細數了),你的「薪轉戶」裡會出現一筆金錢數字稱為「薪水」,你再用它來買食物,以及那位哭泣的小孩的玩具。

但這似乎不是「全部的故事」,譬如說,當我的儲蓄足夠讓我生存一段時間,我並沒有辭掉我的工作去悠閒生活(我認識許多身家幾輩子用不完的企業家,他們每天也還工作不休);倒過來說,我有好幾次在職場上憤而辭職,捍衛尊嚴的激情之際,有時候也顧不得下個月房租是否繳得出來。這兩例子至少說明了,我們與工作的關係顯然比「生存之資」來得複雜。

我剛才說為了捍衛尊嚴(意思是在職場上我被上司羞辱了),我曾憤而辭去我的工作,可是「失業在家」常常更沒有尊嚴,鄰居看你每天在家帶小孩,有時也帶著異樣眼光,而任何填表的時刻遇到職業一欄你也總要掙扎一番,最後勉強填上「自由」字樣,以免引來更進一步的羞辱性的詢問……。

「為什麼要工作?」如果重新再問這個問題,也許我們的答案就要跟著複雜了,第一層,是「生存與生活」,第二層,可能就是「尊嚴」了(不管失業或就業)。請等一等,工作帶給我生存與生活,也帶給我不依賴別人的尊嚴;但「樂在工作」又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活著就得工作」,我既明白也不得不服從,有時候「爆肝相隨」好像也必須配合,有的人甚至配合得心甘情願;我年輕時候曾遇見一位小印刷廠老闆,騎著摩托車來接印件,隨傳隨到,不分晴雨,不管假日上班日,永遠笑臉迎人,他是我們編輯人的最愛,每次我們問他為什麼這麼辛勤工作,他總是自嘲地說:「愛錢,死好呀!」他雖然嘲笑自己辛勤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但我們卻感受到一種「歡喜做,甘願受」的責任心,對他欽佩有加。

但這是來自責任感的驅策,他們是真心喜愛這樣的工作和情境嗎?

我搜索內心歷史,在我漫長的職業生涯裡,雖然大部分的「超時工作」都是因為責任感而起,但我也曾經歷若干「快樂工作」的時刻。一九八〇年代中葉,我在遠流出版公司工作,意外地出現了《胡適作品集》的編輯工作,這似乎是我夢寐以求的機會,我的老闆知道我是「胡適迷」(現在要說「胡粉」了),不但採用了我的「作品集」構想,也就是把《胡適文存》還原並重新分冊(《文存》原在上海出版,在台灣重版時因為政治情境做了許多刪節),再匯集當時可得的所有胡適作品,成為一個「全集式」的編輯案子。編輯工作有幾位同事一起做,我自告奮勇為每一冊配圖。出版社有一個隱密的閣樓,老闆把它給我使用;每天辦公室同事下班之後,我就躲到閣樓去,搜羅來的各類圖書就擺在案頭,我常常一個人在那裡工作到半夜,每次考據有得,內心狂喜,回家時幾乎是吹著口哨回去。多麼有意思的經驗,加班到半夜,沒有分毫加班費,卻是我人生最美好最難忘的時光。

台灣知名的「簡單生活節」曾經創造一個口號,說:「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也許這句話解釋了我的美好經驗,當然,世界上無數皓首窮經的學者、孜孜不倦的科學家,他們都不是為了加班費或基本工資而來的。這樣,我們明白工作意義的第三層,那是「自我實現」。有點像是馬斯洛的「人類需求層次論」,我們與工作的關係確實是一層又一層,層層交疊,也層層提昇,把工作解釋為「為了生存」似乎是不夠完全的。

但擺在我面前的這本有意思的書《為工作而活》,卻又把我對工作的理解帶到一個全新的地平線。作者舒茲曼幾乎用了好幾種知識身分為我們描述「工作」這件事,他用了人類學家的田野知識,讓我們了解不同族群與文化對工作的不同理解與態度,他花了不少力氣追蹤喀拉哈里沙漠中的芎瓦西族的工作情境(這個族群就是《上帝也瘋狂》電影裡的那個狩獵採集部落);他又用了歷史學家的考掘,告訴我們「各種工作」如何在歷史上被消滅又被創造出來;他也有生物學家的視野,讓我們對照其他動物是如何勞動與生存;他還動用了資訊科學家的知識,預言資訊科學與人工智慧將會與我們的工作如何糾纏。這是讓我讀來興味盎然的知識之書。

但我們又為什麼要了解工作的意義?我想這是生存的義務之一。即使你一天只工作八小時,它仍然占據我們醒著的一半時間,如果工作沒有意義,人生幾乎就是不值得活的。中文書名幾乎暗示了,你以前只知道我們工作才能活著,事實上,我們活著是為了能夠工作……。

為工作而活:生存、勞動、追求幸福感,一部人類的工作大歷史

( 本文作者文詹宏志,作家、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董事長。摘自詹姆斯.舒茲曼《為工作而活:生存、勞動、追求幸福感,一部人類的工作大歷史》,八旗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文生大叔:別再錯得那麼理直氣壯 讓美國職棒故事教你正確思考

丘美珍:每天擠出一小時 做一件讓自己增加財富的事

謝金河:「ON IN!」精彩走過人生最後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