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廣仲:我找到了一種好久好久沒有出現過的身體感

颱風來臨前的某天午後,只開了電風扇的室內還是很悶熱,滿身是汗地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的天空,突然找到一片看起來很高、感覺很涼快的雲,於是想像我自己就坐在那上面,心頭忽然一陣微風吹來。

數分鐘後雲朵散去,又再次烈日當空熱風撲面,令我無處可躲。

我認為過眼雲煙是一個能把生命中很多事物形容得無比貼切的詞。

如果能有足夠的智慧去分辨出那些是過眼雲煙,我想人生應該會輕鬆很多。

可是每次面對那些曾經在我眼前卻又消失不見的無常,和抓不住的終將消逝的因緣,總還是抵不過慣性的費盡心機想要將之留下,為此疲憊不堪矣。

我想就先把夢一般的雲和煙放在一旁吧,來討論一下那雙看著所有經過的眼睛。

如果把過眼雲煙的雲煙比喻成生命歷程,那作為一個受體的眼就能解釋成「我」。

身為人類我們能用感官去觀察和感受生命,眼耳鼻舌身體,各種感覺匯集成你的世界,構建起你的生活。因此不能否認的是生活中的幸福指數,和健康的身體有相當大的關聯。

重感冒加上眼角膜發炎的甲同學以及耳聰目明且水分充沛的乙同學望著同一片藍天,我想他們對於眼前風景應該會有大大的感覺落差。同一片雲煙不同雙眼,有點像是同一個編劇配上不同的攝影和導演,有可能是兩部截然不同的電影。所以我覺得幸福感是能透過努力而獲得的。

如果說身外物是不可知且不可控,那我們能夠操控的就只剩下自己的身體而已。 

看著穴道導引書裡的指示,在一層一層的用力放鬆的過程中,我找到了一種好久好久沒有出現過的身體感,像是告訴著自己的身體:嘿好久不見!我又回來了,我們要一起變好,再一起做些偉大的事情吧。

看見遠方的星星會覺得感動,是因為組成我們每個人的元素都來自恆星,所以既然它能發著光,我們也可以。所以說最遠的實際上就是最近的。

如果想最遠的人也能看見我們發光,那就需要把握好最近的,也是我們日常能努力去經營的身體健康。

雖然浮生若夢滿是過眼雲煙,即便如此我們也能在變中創造不變,保護那雙陪我們經驗一切的眼,才能在如汪洋大海的生命經歷中,建起擎天燈塔,減少迷路的機率,早日回到家。

(下一篇:不是疫苗也能抗疫?穴道導引的鬆柔秘密)

穴道導引應用錦囊

(本文摘自蔡璧名著《鬆開的技、道、心:穴道導引應用錦囊》,天下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不是疫苗也能抗疫?穴道導引的鬆柔秘密

新冠病毒對泌尿系統 目前已知可能的影響

泌尿科醫提醒 性福危機的5大危險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