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振榮:台積電 啟動半導體產業的典範轉移

《台積電為什麼神?》本書作者王百祿先生,在宏碁創業初期時期是工商時報的記者,對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歷程很了解,當年也曾在1988年撰寫《高成長的魅力──台灣電腦業小巨人奮鬥史》乙書。此次他撰寫護國神山台積電的發展過程,由於我自2000年在台積電張忠謀創辦人的邀請下擔任董事達21年(2021年7月卸任),作者也特別訪問我的看法。

張忠謀創辦人當年回台創立台積電之前,是擔任美國德州儀器(TI)半導體事業部門的最高主管,對半導體產業有深入的了解,他思索台灣要用什麼方法進入半導體產業才有未來,因此在1987年創立台積電並啓動專業晶圓代工的創新商業模式,可說是啟動半導體產業的典範轉移。

而同樣在個人電腦產業領域,宏碁在1983年推出自有品牌打入PC巿場,同樣也啟動了個人電腦產業的典範轉移,讓原本產業發展由「垂直整合」轉移到「垂直分工」的產業生態,讓很多歐美日PC品牌業者因自己製造PC並無效益下,開始找台灣ODM代工。

哈佛商業評論也觀察到這個現象,並在1991年提出產業將走向「不做電腦的電腦公司」(Computerless Computer Company)、「沒有晶圓廠的半導體公司」(Fabless Semiconductor Company)的新模式,啟動了產業的典範轉移,讓ICT與半導體產業發展由從垂直整合走向垂直分工。

雖然台灣巿場規模小,因此在品牌行銷以及設計巿場需求上,需要與國際品牌大廠分工合作,但台灣透過掌握關鍵技術的核心能力,投資在對的模式,讓台灣可以發揮自己的競爭優勢。

我也觀察到,台灣掌握到這個典範轉移的新契機,反觀日本卻因相信過去幾十年來以垂直整合模式累積能量,集團內部什麼都做,進而在80年代取得世界第一的地位,因此沒有外包的思維,當產業已走向分工整合的大趨勢時,日本仍堅持垂直整合的思維,並在台灣與美國攜手分工合作下,導致日本在90年代逐漸喪失競爭力。

反觀台灣持續專注在具有優勢的分工項目,造就台灣如今在半導體晶圓代工的全球巿占率繼續朝向七成邁進。

而台積電在晶圓代工這個創新的模式下,也從一開始製程技術相對落後,在對的經營模式下一路累積實力,不斷擴大規模及投資,如今成為製程技術世界最領先,持續專注在晶圓代工的分工領域創造價值。

本書分享台積電的發展過程,值得我們學習及思索,如何在所處的產業扮演典範轉移的啟動者角色。例如在網際網路的發展,過去都是由美、中等大巿場的業者來主導,在全球化的過程中,沒有太大的分工空間。因此年輕朋友看到美、中成功的案例,要思考在彼此客觀環境不同下,如何才能有所突破,雖然並不容易。

也期待藉由本書,從護國神山台積電一步一腳印的努力過程,能帶給讀者更多的啟發,在觀察產業發展的過程可以看到全貌,並在AIoT的產業大趨勢下,進一步掌握台灣可以扮演的重要角色,以王道思維出發,建構一個可以共創價值且利益平衡的產業生態。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本文作者施振榮,宏碁集團創辦人。摘自王百祿著《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台積電的執行力為何超強?從團隊的共振效應談起

台積電公司治理有何不同?去家族化一定好?

買台積電零股還是銅板股?從台灣50、中型100指數撈肥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