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世界的律師》為年輕法律人提供一盞明燈

身為理工背景出身的律師倫理研究者,我長期關注科技發展對於律師業以及律師倫理的衝擊。五年前在國際研討會的書籍展示區發現Richard Susskind的大作 The End of Lawyers?Transforming the LawThe Future of Law 等書後,對這位頻有創見、能從宏觀角度分析律師業前景的英國學者十分欣賞,很榮幸能為這位作者第一本譯為中文的新作撰寫序言。

對目前就讀法學院的學生們,以及年輕律師們而言,未來執業環境看似充滿荊棘與困難。由於超低的律師考試錄取率以及同期間強勁的經濟成長,律師曾是令人羨慕的行業。一九九○年代,在報載某位律師的年度所得稅額高居全國個人納稅額的第一名,以及某位三級貧戶出身的律師當選首都市長後,法律系更逐漸成為高中畢業生選擇大學時第一類組科系的首選。曾幾何時,雖然每年律師考試錄取人數已提升到近一千人,換算人口比例不輸給近年大規模進行法學教育改革的日本與韓國,讓更多年輕學子免於多年準備國考之苦,但代價是律師業競爭激烈,業務拓展不易。不僅許多通過考試者難找實習機會,據聞甚至有句正式執業資格者成為「流浪律師」,亦即無法負擔事務所辦公室的人物力成本,只能與當事人約在餐廳會面,由當事人請客的窮律師。二○○八年以來的經濟低迷衝擊,更影響律師業的基盤,以及律師事務所培訓新進律師的意願。這對剛剛起步的年輕律師們,更是雪上加霜。

此時此刻,Richard Susskind 的大作,正為有企圖心的年輕律師們提供了暮鼓晨鐘的一盞明燈,指出突破現況的可行之道。誠如本書在一開始引用Alexander Graham Bell的話:「當一扇門闔上,另一扇門便開啟;但我們常常無盡哀傷地看著關上的門,卻沒有看到為我們打開的那些機會。」本書所要討論的,並非短期內就會完全實現,而是目前已在進行中、未來二、三十年勢必出現的律師業新風貌,幫助有心的年輕律師們儘早認清,以抓緊時代機會、成就一番新事業。

國內讀者對 Richard Susskind 或許有些陌生,我在此作些簡介。他是蘇格蘭人,在Glasgow大學完成大學部法律系學位,並在牛津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他的博士研究主題是法與電腦,但並非一般所指的網路法律,而是指電腦科技對法律體系的影響。雖然他多次從事學術職位,但主要工作是為許多世界上最成功的專業服務團體提供策略與科技的諮詢,尤其會計師界更認為他是不可替代的可靠顧問。但律師業對他的言論卻有些感冒,因為他對未來的分析預測多半後來成真,他的言論很可能加速了這些趨勢的發展,而這些發展卻是既有主流勢力所不樂見的。

Richard Susskind 在本書一開始指出,律師業正受到三種力量的衝擊而有重大改變。這三種力量首先是「錢多事少」的挑戰。傳統大型律師事務所的主要收費方式是「以時計費」,這套制度在二十世紀後期曾成功地打造了跨國大型律師事務所的基礎。據統計,在一九七○年代美國律師事務所紛紛改採以時計費制後的十年內,美國前一百大企業的營收只成長了 140%,而同時段美國律師業的營業額卻成長了 500%。在二十一世紀初期,雖然企業對法律服務的需求仍有增無減,但因為經濟吃緊的關係,企業願意支付法律服務的費用降低,卻期望律師能提供相同、甚至更高品質的服務。因此律師業必須在業務管理及組織方面推陳出新,才能以更低的成本,產生更高品質的法律服務。

其次是市場自由化的衝擊。傳統律師業的霸主是如金字塔結構的大型律師事務所,通常以合夥制的方式存在。在頂端是資深和執行業務合夥人,「只有律師才能主持律師事務所」是這套系統的核心要素。當一位受雇律師努力工作而為事務所帶來收入時,此收入會分為三部分:一是用於支付這位律師的薪水,一是用於支付執行業務的成本,例如辦公室的開支,而第三部分就流向合夥人的口袋。在目前的律師法制下,唯有律師可以擔任合夥人,獲得這第三部分的收入。二○○七年英國通過 the Legal Service Act of 2007,打破此項規則,讓非律師可以經營另類法律服務機構,也允許外部投資者投資法律產業獲利,甚至允許非律師人士擔任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不只在英國,澳洲也有類似的立法。由於預估這種市場自由化的改變將產生資金人力更為充裕、運作更為靈活的巨型律師服務機構,因此連世界上律師最多的美國律師業也感到威脅。主要原因是:在WTO自由貿易架構下,美國未來可能必須開放市場,讓英國、澳洲的這些新型法律服務機構進入美國市場。對於長期被排除於國際政經場合,急於與各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的我國而言,由於正在與重視專業服務業輸出的澳洲洽談,未來也可能必須要在談判桌上面臨開放律師市場的要求。雖然國內已有數次阻止了律師業的對外開放,包括對中國的服務貿易協議原本有討論是否開放中國律師業進入的可能性,但如果未來有更多國家採取這種市場自由化的律師法制改革,我國對外開放律師業進入,對內開放非律師者參與法律服務業經營的改革壓力會與日俱增。

Richard Susskind 提出的第三項改革趨力,是持續進步的資訊科技。由英特爾、微軟和蘋果等公司引領的資訊革命,使許多舊產業被新科技淘汰或改變,影響所及幾乎使每一種產業都受衝擊。例如,蘋果公司的 iTune 線上音樂平台使唱片業式微,Amazon 等線上書店使傳統書局紛紛倒閉,Netflix 線上租片業迫使 Blockbuster 傳統影片光碟出租業進行轉型,而蘋果的 iPhone 及 iPad 更一舉消滅了許多傳統手機大廠及重創其他電腦公司。目前的趨勢之一是,穿載式器材等資訊產品將使醫療科技更普及化,使一般人能輕易獲得過去只有到醫療機構才能獲得的醫療診斷。那麼,資訊科技對法律業的影響是如何呢?

許多台灣法律人對資訊科技的想像,大概停留在法律判決檢索、法院卷宗電子化等等。但律師、醫師等專業人士與一般人的最大差別,就在於資訊不對等,而資訊科技正是擅長於平衡資訊對等的技術。Richard Susskind 強調摩爾定律(微處理器的運算速度每十八個月就會提高一倍)將使電腦的人工智慧超越想像,足以和人腦相比美。正如IBM的超級電腦 Watson 在二○一一年公開賽中打敗世界棋王,該公司希望用超級電腦搜尋海量醫學論文,為醫師提供最新的精確診斷知識一樣,電腦也將能逐步接手許多過去由律師以手工藝方式提供的法律服務。事實上這在美、日等國已是現在進行式,例如在美國民事的證據開示(Discovery)過程中,由於常需檢視巨量資料,因此已有多家軟體業者開發出 e-discovery 系統,用人工智慧方式大量減少檢視證據的所需的人力。人工智慧運作的法律文件系統,為使用者提供量身訂作的契約條款。虚擬線上事務所,在網路上為民眾提供法律服務。線上糾紛解決機制,在網路而非實體的法院為人民解決糾紛。可以利用資訊科技而產生的新型態法律服務,可說是無窮無盡。

面對這三大力量的衝擊,未來的法律服務產業會是何等面貌呢? Richard Susskind 在書中作了許多分析,但對台灣的讀者而言,或許更容易理解的方式是竹科的分級代工模式。簡言之,正如同組裝一台電腦,可以由不同的公司來設計處理器、記憶體、硬碟、機殼、鍵盤與螢幕等一樣,法律服務的內容也可以拆解成許多元素,由不同的企業體來提供,而透過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ement)來統整運作。在這個生態系下,法律服務不再是一對一(律師對當事人)的手工藝行業,而是一對多,甚至多對多的運作方式。每一種元素及多種元素的組合都可以產生一個新市場,由不同的企業體競逐。而這樣的法律服務產業不僅不會減少對律師人力的需求,反而可能創造新的需求,而使律師數量供不應求。這就是 Richard Susskind 所指的「另一扇窗」。有這樣的知識技能打開這扇新窗的法律人,就可以進入新的世界,開創新的天地。

看完 Richard Susskind 對未來的分析,那麼台灣的現狀又是如何?當新型態的律師執業方式出現時,往往與律師法令和律師倫理產生衝擊,因而出現相關法規是否應調整修改的問題。例如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為因應科技對律師執業環境的衝擊,由 20/20 commission 委員會在二○一二年(本書英文版出版後)作成調查報告書,建議修改律師倫理規範,並已修改完畢。在我國,與科技和新興律師執業型態有關的爭議,首推「法易通」案。

法易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由非律師(部分員工有法律學位,但無執照)組成的公司,其早期業務是模仿美國著名的法律服務媒合網站 LegalMatch.com,幫助有法律服務需求的民眾,找到符合其需求的律師。其作法為先由民眾在網站中以限制閱覽方式撰寫需求內容,再由有意承接的律師回信給民眾,最後由民眾從眾多回信的律師中選擇對象,自行在網站之外進行委任協商。此種強化民眾選擇律師能力的作法,曾引起部分律師的不滿,並向法務部檢舉違反律師法,經法務部研議後認為不違反律師法。後來法易通推出一種獨創的制度,與電信公司合作推出電話諮詢專線。民眾遇到有法律諮詢(非訴訟)需求時,只要撥此專線,系統會自動連接到當時有時間及意願回答民眾問題的律師,為民眾提供平價、即時的律師服務。此服務一推出後大受歡迎,國內頂尖的商管雜誌《商業周刊》也曾有報導。截至該平台下線前,法易通的服務吸引八萬多人使用,點閱逾二十萬人次。這套系統引發許多律師的反彈,因為法易通所訂的通話費率遠低於一般律師事務所以時計費的談話費率。後來,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認為,參與法易通平台的律師和法易通依一定比例分配消費者支付的服務費,亦即雙方以拆帳的方式分享報酬,是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第十二條「律師不得以支付介紹人報酬之方式招攬業務」,因此函請各地方律師公會轉知其律師會員,加入法易通者,「有違反律師倫理之虞」,應儘速退出。其後,公平交易委員會認定,全聯會之行為違反公平交易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事業不得為聯合行為」之規定。全聯會提出訴願,行政院訴願審議委員會認為此案涉及公平交易法與律師倫理之交互影響問題,決定將原處分撤銷,發回重議。公平交易委員會並未再重作處分。由於許多律師紛紛退出法易通,法易通因此結束營業。

關於律師服務媒合行為是否構成「以支付介紹人報酬之方式招攬業務」,其實美國各州有爭議,而且仲介行為在美國一些州是有條件開放,並非如我國一般完全禁止。最主要原因在於:「人民選擇律師的權力」,是律師倫理學極為重視的價值,是實踐人民憲法上訴訟權的重要條件。此議題在資訊科技產生新型態媒合方式時,問題更趨複雜,值得詳細討論。可惜的是,此案中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對於已加入法易通的律師們,並未進行任何懲戒處分,也沒有用任何函釋等文書正式宣告加入法易通係違反律師倫理規範。而是用前所未見的警告信方式,警告律師們及早退出法易通,事後也未對任何曾參加過法易通的律師進行懲戒,故法院未能審查此案。因此嚴格而言,法易通究竟是否違反現行律師倫理規範,以及因應資訊科技擴充民眾選擇律師權力的趨勢,律師倫理規範應否調整以為因應,在我國尚無正式權威決定,法界也未進行深入討論。

除了律師法規是否應朝向市場自由化鬆綁,法學教育能否為法律學子做好進入律師業的準備,也是律師執業型態能否多元化的關鍵。德、美等國的法學院,通常都有提供執業法學(law practice management)的相關課程,這點在我國似為罕見。Richard Susskind 在書中語重心長地表示,現行的主流法律服務產業領導人及法學教育機構,之所以心態上不容易重視這些改變趨勢而調整執業策略和教育訓練方針,主要原因是不同世代距離「退休」的時間不同,而領導人的考慮常常只及於他退休前所會發生的事。但對於年輕世代而言,書中的描述是他們退休之前很可能會發生的改變。他引用頂尖冰上曲棍球選手 Wayne Gretzky 的著名廣告詞:「要滑向冰球『即將去』的地方,而不是冰球『曾經出現』的地方。」期盼讀者能從本書中獲得啟發,參與共創法律服務產業的新未來。

明日世界的律師

( 本文作者陳鋕雄,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摘自理查.薩斯金著《明日世界的律師》,商周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創意老是被抄襲 該營業秘密法上場啦!

著作權侵害?合理使用的兩大原則

世界最早專利是它! 英國彩色玻璃製造法 壟斷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