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湘:自我不設限 才能超越性別的框架

不知道是基數太少,還是社會上對於性別還是存在一些刻板印象,所以當女性在事業上有成就,或是成為一名領導者,外界總會以「女性力量」來解讀成功。我時常猜想,是不是當我們不再談論性別,才能超越性別的定見之框,迎向真正的平等?

身為妻子、母親、企業領導者,我知道要同時扮演好這些角色並不簡單,但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讓外界見證,懷孕育兒並不會造成工作的阻礙,她說:「我並不是全世界第一個又工作、又生孩子的女性,在我之前已經有許多女性把工作和家庭拿捏得很好了。」我認為阿爾登關注的,並不只是這個時代女性的覺醒,或是觀念的革新,她的突破,並不是要和外界對女性刻板印象的抗衡,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向前推進,讓自已成為一個自由完整的人。

阿爾登的童年在窮困、暴力與富裕的環境中長大,卻沒有讓她陷入二元價值的選擇,而是以一個兒童的眼光思索著「公平」的定義。也許是這樣的成長經歷,讓阿爾登不論是在擔任議員、總理,處理政治上、社會上的價值觀衝突時,並沒有因為任何一個角色、身分,限制自己的視野,她總能回到對人的關懷,去思考最合適的方向。

2020年10月,當「始終不想擔任總理」的阿爾登再度獲得民眾的支持,我們彷彿看到一股嶄新的力量,在這個比臺灣大七倍的海島之國發酵,一個新的世界逐漸誕生。

我突然想起年輕時閱讀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在《德米安:徬徨少年時》(Demian: Die Geschichte von Emil Sinclairs Jugend)這本書裡寫的一句話:「一隻鳥出生前,蛋就是牠的全世界,牠得先摧毀那個世界,才能成為一隻鳥。」阿爾登讓我們看見,想要突破現實的侷限與不平,倚靠的不是尖銳的衝撞,而是理解後睿智的圓融。

這本書,述說的是一位平凡的女孩如何成為一國的領袖,這不是一本女性的勵志書,也不是從政指南,而是一股柔軟的力量,獻給所有追求思想自由的讀者。

圖/大是文化提供

(本文作者為媒體教母余湘。摘自瑪德琳‧查普曼著《我可以當母親,同時當國家總理: 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爾登的故事。如何成為備受愛戴的領導者,同時保有快刀斬亂麻的柔性果敢。》,大是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反全球化抗爭 川普主義只是開始

選拜登當副手 歐巴馬:我沒有看走眼

破解流言 菲律賓沒有人叫瑪莉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