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希均:更多政府治理挽救美國

批評總統的白宮經濟顧問

十九年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得獎前與得獎後從不自限於象牙塔裡自我感覺良好;所討論的經濟專題,都希望能引起社會大眾的共鳴。

這位極富盛名也有爭議性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所著述的大論述是不局限於美國,不局限於這一代,更不局限於經濟。他從大學時代,就決定從主修物理改讀經濟,因為正值年輕的他在印第安那家鄉蓋瑞城的衰落中,看到社會貧富懸殊、歧視普遍、教育不均、政治權力腐化等的現象。

MIT的博士學位,名校的教職,率直及切中時弊的言論,使他在柯林頓總統任內,受聘為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他身為白宮重要幕僚,卻直言柯林頓不惜犧牲社會福利等重要政策,用以刪減赤字,迎合在野黨所做出的政治妥協,辜負了選民當初的託付。他位居世界銀行要職,也直斥國際貨幣基金成為美式資本主義的宣傳工具,並對它在因應全球金融危機時的僵化與麻木提出抨擊。

他在學府、白宮及國際機構所累積的第一手觀察,親身目擊權力官僚的左右逢源,「市場經濟」太多的限制性,及內在腐化的種子。他愈來愈相信:只有政府可以變成真正解決問題的關鍵之手。

這位自由派大師,去年四月發表的著作:People, Power and Profit是他對全球化時代以來,資本主義(或泛稱市場經濟)所帶來的人民增加的憂鬱、剝削行為的持續、全球化中的利益衝突、金融危機中的貪婪、新技術創造的新財富及失業等提出了強烈批判(詳見第二到第六章)。他再以全書一半的篇幅提出政治與經濟所需的改革,可說是「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因此中文版以此稱之。

去年九月,以《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聞名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也出版了他另一本巨著《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and Ideology),在長達一千一百餘頁中,他控訴「超級資本主義」帶來了「世界經濟的不平等」。他的對策也是更多的政府參與,從教育正義、工人權益到高所得稅。大西洋兩岸的大學者都在鼓吹要有大政府。看來,「大政府」與「大市場」的世紀辯論,在柏林圍牆倒塌後,又將掀起另一波高潮;可惜海耶克和密爾頓‧傅利曼兩位市場派大師已去世。

不能容忍川普製造對立

「天下文化」已先後出版過史迪格里茲前三本著作:
⑴《狂飆的十年》,二○○五年十二月
⑵《世界的另一種可能》,二○○七年六月
⑶《失控的未來》,二○一○年六月

在這些著作中,我們看到一位洞悉經濟理論與實際參與政府高層決策的學者,他要呈現的不是「理論凌駕現實」,或者「妥協超越理想」;而是要想出政策,使某一政策優點極大化,缺點極小化;並以這個態度來診斷當前美國及世界經濟的爭議。更具體地說,他心中的理想世界是四大元素的追求與平衡:經濟效率、社會正義、個人責任與自由價值。

這些題材也正是自己在一九七○至一九九○年代於美國教述經濟政策時的重要課題。

  • 我對美國社會曾有過這樣的描述:
  • 人人有成功的機會,人人有失敗的自由,這就是公平的美國。
  • 大家向前看,大家向錢看,這就是公平的美國。
  • 有眾多的百萬富翁,有眾多的貧窮家庭,這就是殘缺的美國。
  • 處處有大愛,時時有搶劫,這就是迷惑的美國。
  • 右手拿木棒,左手拿胡蘿蔔,這就是官方的美國。

可惜執政快四年的美國總統川普,喪失了美國的立國精神與優良的民主傳統;也違反了市場經濟的法則,及國際道義的承諾,進而破壞了人類與國家之間的互信與尊重。

這是美國立國二百五十餘年歷史上不光彩的一頁。作者在書中不斷出現他對川普的強烈批判。在前言中,就出現這幾則:

  • 「川普仗著掌握權力而為所欲為。這種藐視真理、科學、知識和民主精神的行徑,是川普政府及世界各地『類川普』領袖級人物,不同於雷根及過去保守派人士的根本差異。川普代表的其實是革命的一派,而非保守的一派。」
  • 「他大肆製造對立,並擴大對立來獲取個人利益。身為文明人所應有的素養被他拋在一邊,就連冠冕堂皇的言行也被他徹底揚棄。」
  • 「川普並沒有提出一個能幫助美國走出困局的腹案;他有的只是放任社會頂層人口繼續掠奪絕大多數民眾的計畫。」
  • 「我也將釐清為何川普經濟學(詭異的結合低富人稅、放鬆金融與環境管制、本土主義與保護主義等政策路線)也終將失敗。」

書中對川普施政撥亂反正的行動綱領,特別包括下面幾個重點:

  1. 不能對「市場」放任,尤其當社會報酬(Social Return)與私人報酬(Private Return)出現落差懸殊時(如碳排放收費)。當「市場資訊不對稱」時,政府也必要採取行動,減少壟斷獨佔。
  2. 國家財富取決於二個支柱:國家生產力的提升與技術的升級,二者都需要政府大量投資。
  3. 在國家整體財富增加過程中,要用有效的政策阻止企業剝削消費者及勞工,亦即要大量減少尋租(rent-seeking)的不當行為。
  4. 社會中的彼此「對立」如果比較不嚴重,經濟體系的表現就會較好。因此,設法減少貧富差距,趨向所得接近,可以變成雙贏。
  5. 所得分配的稅率必須要調整。教育不平等的問題也要處理,遺產稅目前也過低。
  6. 美式民主已從「一人一票」逐漸變成「一元一票」,美國必須要有更平等分配的經濟體系。
  7. 一九九七金融危機所呈現的華爾街貪婪、自私、道德敗壞需要嚴格防範,它傷害了社會的信任與人民的凝聚,不能重蹈覆轍。
  8. 川普的孤立主義絕不是選項,必須要努力改善美國的國際關係。
  9. 在推動經濟改革時,漸進主義與微幅調整,不足以解決各種難題。因此先要有政治改革,才能推動經濟改革。

從這些討論中,史迪格里茲教授是意含白宮需要換人。這本去年出版的著作,正可以做為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各方辯論的題材。

一個距離天堂最近的美國,在一個無誠信、缺正義、少公平的川普,不到四年的主政下,竟會受到國內外如此的奚落及譴責!各國政治領袖可不慎乎?

我們隔洋觀戰,完全沒有絲毫幸災樂禍的心理。這是一個相互依賴的世界,美國好,世界才會好,台灣與大陸也才會好。天佑美國!

(本文摘自史迪格里茲著《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作者為高希均,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教授 。摘自史迪格里茲著《史迪格里茲改革宣言:回應不滿世代的新資本主義》,天下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Jenny Wang:AI 發展對投資人的啟示

張忠謀:除了台積電 還有芬

楊應超:你活著不是為了工作─財務獨立後,人生始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