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除了台積電 還有芬

書讀者大概都知道張淑芬是一個慈善家、一個出色的畫家,也是我的愛妻;讀者大概也都知道我創辦、經營台積電三十餘年後,在一年多前退休。提起張忠謀,讀者大概會說:「他的成就就是台積電。」

讀者大概不知道,至少在我的心目中,除了台積電外,最近十幾年我還有別的成就:我啟發了芬的畫畫天才;我鼓勵了她的慈善事業,而且「引路」(就用這書書名吧)使她發展她的特長;更巧合地,她創始的「慈善平台」理念正與台積電「創新平台」理念吻合——也許這就是所謂「心有靈犀一點通」吧?

芬的慈善事業自台積電志工社開始。這在本書第一部第一章就有相當詳細的敘述,我也不重複了。一開始,我就對她說:「不要碰錢」。

為什麼「不要碰錢」? 因為管錢不是芬的長處。芬的最大長處,也可以說是任何慈善事業家必須條件(sine qua non),就是她那一顆熱烘烘的幫助弱者(老、病、貧、經過災難的人)的慈善心。西諺有云:「狐狸知道許多事;刺蝟只知道一件大事」。在慈善事業上,「大事」就是要幫助弱者,而芬正是那刺蝟。

至於「慈善平台」呢? 就是聚集多家公司、個人以及台積電慈善基金會、志工社的資源,來做慈善事業。台積電「創新平台」成立多年,它聚集台積電的製程技術、客戶的設計,以及第三者的智慧財產,做出有用的半導體產品——相似的理念。

再講芬的畫。

芬在二○○六年開始學畫,起初畫些水果、盆景之類,我並不覺得怎麼特別,芬的興趣也不很高,一直到二○一○年,有一次我們去阿姆斯特丹旅遊,參觀當地的博物院,看到一幅「戴黑帽的女士」,覺得這畫裡的女士很有氣質,兩人佇視甚久,離開博物院時芬買了一張此畫的照片。回到台灣後,她開始創造她自己的「戴黑帽的女士」,她把女士的服裝改成中國式,把女士的面容畫成年輕的自己。「戴黑帽的年輕張淑芬」的氣質,絕對不輸原作。這畫我一直掛在我書房正對書桌的牆上,一抬頭就看到。看到的不只是美麗的芬,也是畫家一絲「似水流年」的惆悵——不是遺憾,沒有遺憾,只是細細一絲的惆悵。

在我心目中,「戴黑帽的年輕張淑芬」是芬的創作的開始,此後她的畫就步入新的境界。但是,五年前,她忽然說不畫了。我追問為什麼? 她說畫室太小了,她不能畫大幅的畫。的確,那時她的畫室面積很小,而且我的跑步機也在裡面。我說,那麼我們再去找一個畫室吧。

我沒有想到的,倒是芬在台北幾乎最貴的公寓大廈裡買了一所公寓,就把它當做她的畫室。這畫室位在大樓二十幾樓,俯視台北,廣闊落地的玻璃窗外的景觀極好。芬的創作——我現在稱她的每幅畫都為創作——也步入更新的境界。芬常說我不懂她的畫,我的回答總是:「喜歡就是懂」。我幾乎每幅都喜歡。

這幾年芬的畫好幾次在蘇富比與佳士得拍賣;當然,賣畫不是一個賺錢的行業,因為要賣許多畫才抵得上她畫室的折舊。但我很高興有許多人喜歡(懂)芬的畫。

現在天下文化要出這本《引路》,我很高興天下文化為芬的慈善事業以及她的畫家生涯留下這個紀錄;我也很高興天下文化邀我作序,讓我有這個機會誇誇我對芬的慈善事業以及畫作的小小貢獻——雖然對我,這小小的貢獻是大大的成就。

林靜宜特著《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作者為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摘自林靜宜著《引路:張淑芬與台積電用智慧行善的公益足跡》,天下文化提供 )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