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升:面對社會不正義的貧窮經濟

《窮人的經濟學》推薦序

我接觸到《窮人的經濟學》這本書是由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一位政治系教授引介的,他剛好帶著學生到台灣進行調查,研究的是鄉村社區應用軟體來進行微型貸款、遠距醫療等社會創新的實作方案。這本書探討在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地區將廣義經濟學知識和實作連結在一起的實例,對於這位加拿大朋友的思考突破有很高的參考價值,職是之故,他強力推薦對社會創新、解決重大社會問題有興趣的學界同仁閱讀。我自己閱讀這本書也得到許多啟發,特別是它讓我見識到,知識竟然可以用這種操作模式來解決社會上的實際問題,更難能可貴的,這樣的經驗可以透過學術研究有系統地累積下來,作為未來進一步突破的基礎。

《窮人的經濟學》兩位作者 Abhijit V. Banerjee(印度裔)與 Esther Duflo(法裔)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教授,他們在這本非常入世的經濟學大作提醒我們,許多人面對結構性的問題時會顯得無助、沮喪,因而逃避,但這也正是知識可以發揮力量的地方。當我們擁有了知識,我們可以分析問題,找到透過常識無法理解的面向,摸索新的解決方案,並規劃解決問題需要的時間。這本書對於解決重大社會問題比較正面樂觀,帶有一些社會工程學的色彩,有時會過度強調學院專業知識的主導性,但是相較於當代學術研究孤立於真實世界的現況,仍然是一本理論與實作結合的代表性作品,它告訴我們,知識的累積對於生活世界的變革是可以有所貢獻的。

Banerjee 與 Duflo 融合過去在亞洲、拉丁美洲與非洲貧窮地區實作的案例記錄和理論分析,寫成這本大眾易讀易懂的作品。其中許多內容、教材和研究方法都已透過麻省理工學院「貧窮實驗室」的網頁和全球的社會行動者分享。這本書顯現出經濟學者走到最前線瞭解貧窮地區所遭遇到的衛生、教育、經濟、家庭制度、微型貸款制度、政策評估等議題,透過嚴謹的資料蒐集、研究設計和理論分析,探討一個社會創新的做法要怎麼做?為什麼有些做法會成功?為什麼有些會失敗?失敗的做法又要如何改進才能成功地解決問題?Banerjee 與 Duflo 和傳統的經濟學者不同之處是他們以解決現實生活的問題為導向,應用經濟學知識來找出解決方案,並且評估這些方案為什麼會成功或失敗,如果失敗又要如何改善。但是他們和 J.K. Gibson-Graham1兩位女性主義學者不同,他們並沒有邀請在地公眾參與行動,共同發展出社會創新的實作方案,還是站在學者的優勢與專業地位主導並規劃改變的方案。不過他們和 J. K Gibson-Graham 相同的地方是非常的實用主義取向,主張知識要能夠用來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則可以協助累積知識,進而發展理論。所以對他們來說,是否為社會公眾帶來福祉,是知識成立的判準之一。

Banerjee 與 Duflo 的實用主義有什麼特殊之處呢?這就要對照一般在討論第三世界貧窮問題的經濟觀點才會顯現出來。如何解決貧窮問題?過去的焦點是:國際組織的外來經濟援助是不是讓貧窮國家脫貧的充分必要手段呢?這個大哉問使得發展經濟學家分為兩個陣營。第一種立場是以世界銀行與聯合國的相關單位為主,他們認為外來援助是解決第三世界國家的貧窮問題所必須的,因為這些貧窮國家缺乏起始的財務資源,無法建立基礎設施以及發展產業所需的設備,培養人力資本的國民教育制度與社會支持制度等部分,也無法提供。沒有這些種子資源,第三世界貧窮國家是不可能脫貧的。這個立場如果要找到成功案例,那麼台灣在韓戰爆發後接受美國資金、物資、軍事和專業諮詢的外來協助就是經典。顯然的,我們可以注意到,貧窮問題並非外來資源進到台灣就自然解決了,重點在於:援助什麼?怎麼執行這些援助?同時,台灣本地的社會組織型態、政府的行政規劃能力等等也都是影響外來援助會不會成功的因素,不過這就不只是經濟學的問題了,而是社會學、政治經濟學的問題。因此,並沒有一個普同的、可以完全回答外援能不能解決第三世界貧窮問題的發展經濟學定理或理論觀點。反而是,普同的理論要考量每個社會特殊的條件,進而尋找可以解決問題的方向。在此,作者們結合歷史制度論的立場,並且相當清楚的展現出來。

第二種發展經濟學的立場則是絕對自由市場的守護者,例如,來自紐約大學經濟學系的教授及其支持者,他們指出外來的援助只是增加貧窮國家民眾的資源依賴,並且讓政府容易取得資源而變得腐敗,結果是破壞市場的機制;因為補助是反誘因機制的作法,給了補助,貧窮民眾會認為不需要做任何改變就可以得到資源,甚至也不會認真使用他們得到的資源(例如,補助金、免費食物、義務教育等等),政府官員也是如此。外國援助的分配都是透過政府部門或是非營利組織,這些過程都會增加交易成本,讓外援大部分消耗在這些流程中。如果其間又出現貪污的問題,那麼外援就更沒有意義、更沒有貢獻。真正要解決第三世界的貧窮問題是不需要外援的,只有更加開放市場,透過競爭、資訊透明、誘因清楚,民眾才會願意透過自己的努力一點一滴累積資產,改善貧窮狀態,這才是正途。只是我們很容易找到反例,市場開放了,但是國內貧富差距卻更顯著地擴大,而且國內經濟整體狀況也沒有改善,絕對自由市場似乎仍不是解方。
根據作者的討論,這兩種立場對於經濟世界的基本預設完全不同,前者假設經濟世界存在著貧窮陷阱(poverty trap),需要透過外援跳脫出這個陷阱,才有辦法自主地發展經濟,而後者則不認為有貧窮陷阱存在。Banerjee 與 Duflo 對這種普遍理論誰是誰非不加斷定,而是從每一個案例實際運作方式的比較分析來回答這個問題。他們提出隨機控制實驗(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CT),蒐集有無關鍵干預作為的案例資料進行成效的比較研究,在方法上他們採取高規格的學術標準,這一點很經濟學。

以貧窮和營養的關聯為例。家庭支出和取得必要的營養(卡路里)之間的關係至關重要,Banerjee 與 Duflo 利用跨國資料(總計十八個國家)的研究顯示,生活在每日支出平均一美元以下的家庭,食物支出比率介於 45%∼77%。然而當他們的收入增加,所有支出卻不是用來購買食物,食物支出的增加率沒有比其他項目更多更快。通常的情況是貧窮家庭增加 1%支出,只有 0.67%是用來購買食物。最後,當他們有錢可以購買食物,他們不會有效的花用在取得最需要的卡路里而是花在那些比較好吃的、比較昂貴的食物,但可能含有的卡路里不多。

本書也引用 Jensen 與 Miller 兩位經濟學家在中國廣東與湖南的比較研究。該研究顯示,廣東提供米而湖南提供小麥的價格補貼補助,也就是讓主食的價格下降,這些貧窮家庭可以購買更多主食,以取得足夠的營養和熱量。但是研究結果顯示,這些家庭並沒有購買更多主食,反而在經濟狀況稍微改善的時候(亦即可支配所得增加的情況下),買了比較多的蝦子和肉品,也就是卡路里的攝取在主食補貼的狀況下並沒有增加。本書作者提出來的理由是,當貧窮家庭經濟變好一點,感覺比較富有一些,就不會去購買那些和貧窮地位或是主觀感受連結在一起的主食,而是會去買一些平常吃不到、品質好一點、感受上好一點的食物。根據本書作者的論點,如果大家不挑剔內容只在意取得的卡路里,食物是足夠來防止全球貧窮人口的饑餓問題,然而人並不是單純求取飽足感的動物。

行為經濟學的研究發現,當個人資源越有限,同時對於現況沮喪不滿也沒有辦法改變的話,他會更專注在如何讓自己的生活比較不無聊,所以像是印度、墨西哥這些地方,消費性電子用品購買容易,他們對於當下的滿足或是享受就更為重視(短視而非理性的),對於未來的收穫就越加低估,更不願意投資在子女教育、購買足夠營養的食物等事情上面。這些例子充分說明了,建立在行為經濟學對於貧窮者的分析,可以幫助我們了解貧窮者的行為模式,這是學理探究的重要貢獻。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我們無法透過設計思考所強調的使用者經驗訪查就瞭解行動者的行為方式;而且這樣的研究如果沒有仔細的思考,很容易落入指責貧窮者的陷阱,認為貧窮者是不負責任的,應該要為自己這樣的行為承擔後果。我們需要了解貧窮者之所以處於這種不利的狀態,是因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平均、穩固的傳統階層結構、區域不平等發展等結構因素所造成的,認命與即時享樂只是一個對於結構無奈的回應罷了!
短視的行動者不願意投資未來,有些父母親不願意投入額外的費用讓胎兒更健康、讓出生的嬰兒得到更好的營養或是衛生照顧。取得充分營養的胎兒在未來可以長得更高、更聰明,完成基本教育的可能性以及未來的薪資收入都比較高。在南非與中非地區的研究顯示,母親只要在懷孕時攝取碘劑,子女的教育成就增加 7.5%。在肯亞,如果小孩服用驅寄生蟲藥,避免貧血及營養不良的問題,學習表現相對較佳(增加 20%),未來的工作收入也會變高。但是大部分家長不願意多付一兩塊錢買驅蟲藥。根據這些研究,要解決貧窮與饑餓的問題,首要之務是針對懷孕的母親和小孩,提供必要的營養素,讓他們從出生前就得到基本照顧,但如何讓母親和家長願意使用是一個大問題。本書兩位作者透過觀察社會行動者的行為模式,提出一些簡約設計的解決方案,例如,專門供應孕婦的免費簡便營養包。這種做法和經濟學家 Thaler 與法學家 Sunstein 在《推力:決定你的健康、財富與快樂》(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一書所倡議的社會創新方案頗為相似。

這本書的出版,放在台灣學術發展的脈絡來看,特別有意義。從二○一○年開始,台灣學術社群有部分的人希望發展不同的人文社會科學典範,其中「人文實踐與社會創新」即是一種跳脫窠臼的嘗試,參酌全球不同領域的前例,期能走出台灣自己的路。這些前例當中,最著名的二個是(1)美國社會學界在二○○四年就已經開始倡議的公共社會學,強調理論與實作的結合,以及(2)在二○一二年馬克思主義學者 E. O. Wright 出版的《真實烏托邦》一書,開啟了當代資本主義各種可能替代方案的探討。在經濟學方面,雖然屢有普及佳作出現,但是觸及解決社會問題的著作則相當的少,《窮人的經濟學》就是其中之一,它發展了一套應用學科知識解決問題的模式,頗為獨特,而且這種長期跨國的操作模式,對台灣以解決問題為出發點的研究,具有相當的啟發性,我們可以參考與修正,發展出適合台灣學。(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東升,摘自《窮人的經濟學》,群學出版提供)

參考資料
1 Gibson-Graham, J. K. 2006. A Postcapitalist Politics. Minneapolis:U of Minnesota Press.


延伸閱讀

《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第一章 再想想

保住工作 不如保住收入

明星優先?還是團隊優先?

你可能還喜歡